豔遇,晚安。

臨走前,她看者我,眼眶裡閃過幾絲哀怨。
「為什麼你要走?」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輕輕地推開她,轉過頭去。
「這段時間,你在我身邊的日子不是很快樂嗎? 外面的日子就這麼讓你忘情? 難道我的條件不夠吸引你?」
我沒有回答她。我顧自裝作瀟灑地往前踏出步伐。只是,我自己也感覺,這幾步路,每一步路都是沉重。

「難道我們相處這麼久,你已經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了嗎?」
我停下了腳步。

我多麼想告訴她,我喜歡她,我對她很有感覺,我很想留下來和她在一起。只是,這回我真的不得不離開,而我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所回答她的,是我快步向前,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吻了下去。
我知道,她的眼神從哀怨變成了驚懼,最後變成了怒意。但是彼此的舌尖卻仍在激烈的攪動著,沒有停下來。

就這樣過了許久,四片唇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她的眼睛凝望著我。
「這次離開,多久後才會回來。」
「也許很快,也許很多年後。但是希望我再回來看妳時,妳我都過得很好,好嗎?」
「嗯。」
我緊緊抱著她,忍住眼淚,在她耳邊輕輕地說:

再見,台灣,等我回來。

最近的一點感想。

幾個月沒更新,來簡單地說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或是感想好了。

● 其實也不用瞞了。
是的。因為一些私事,我回台北好幾天了。
在這幾天之間,我見到許多網路上鼎鼎大名但是卻又從來不曾相識的前輩,儘管帳號人臉都兜不攏,可見我非常失於禮數。
由於這次回來太匆忙,不要說沒帶伴手禮,連名片都沒準備。所以,以下是我的聯絡方式:
email 和GTalk: axiomania (圈圈裡有a) gmail.com
twitter: axiomania
msn: 我打算換帳號,所以過一陣子會公布。

如果您有見到我本人,而我對您卻是有失遠迎的態度,歡迎您來給予指教。

● 沒有甚麼事情是白費工的。
這句話是我妹說的,可是我聽得很受用。
有的時候你無心吐了一顆西瓜子,過一陣子搞不好就地長出一顆西瓜。
米勒在成名前曾經畫過一系列的裸女畫,儘管沒有讓他獲得地位,但是卻讓他在後期的田園派的作品中,有著細膩而精準的人體描繪。
這次回來,我很訝異於一個從去年此時就放慢腳步的部落格,居然還有這麼多前輩認識這個部落格或是班大佐,這讓我有點驚喜到。
所以,這告訴我們,凡是沒有大小是非,但有因緣果報;不要小看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沒有甚麼事情會是白做的。

● 中華棒球隊啊…
不是我要說啊,日本中國這兩場,投手們真的很不爭氣啊。
曹錦輝被釋出也不是沒道理啊,要是真的有大聯盟的身手,怎麼會投得這麼飄啊,你是啊飄上身嗎?
我有點替洪總感覺委屈,雖然他說是他調度失靈,但是我覺得更大的問題是我們的選手辜負他的期待了。
如果奇蹟只有一次,希望奇蹟在這次能夠降臨;因為我們的職棒真的應該好好檢討了。我不希望像這樣的爛職棒聯盟撐到最後得讓彭政閔這樣的選手最後得去全家便利商店當店長。

● 一點奧運感想。
坦白說,我覺得能夠為台灣爭光的選手,不是只有發個獎金加碼樂透就解決了。
我覺得,對於這些為國爭光的選手,政府應該給予他們最起碼的生活保障,如果短時間做不到,至少可以考慮給予他們終身俸或是18% 存款利息或是免稅額之類的獎勵,至少,他們對國家的貢獻,絕對不亞於那些打仗的軍人。

畢竟國家少一個貪官汙吏,就可以讓幾個讓國家有臉面的運動選手後半生不愁吃穿,我不覺得這是一筆壞交易。

以上是一點感想,至於這次在台灣的其他心得感想,我們先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