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話與不髒的話。

全世界唯一不會讓人會錯意的話大概只剩髒話。

試想,如果你今天聽到「幹你娘 / 老師」或是「他媽的」我不知道還能有什麼多餘的聯想?

但是一般的話,就沒有辦法這麼清楚的表現了。
有時候客套的話,甚至太客氣的話反而讓人覺得虛偽或虛假。

我今天就在想,為什麼人類自己創造的語言就沒有辦法每個都像髒話那樣簡潔有力又能準確無誤的表達出自己的感覺而不會被誤會?

是人類語言本身的問題還是人類連自己創造的語言都用不好?
還是說人類自己正在破壞語言的遊戲規則?

有沒有一種語言,就算三歲小孩或是衝動的人也能夠一說就讓人心情就很好而不會有別的聯想?
有沒有一種語言,不用作家級的運用能力,大家也可以把自己想說的話,心理想的事能夠正確而完整的表達出來而不會有後遺症?

後記:

看到台灣某碩士的『援交,一夜情勿擾』/『援交、一夜情勿擾』一個標點符號躲過一場官司,心中感觸很深。

從小自己就會講錯話替自己惹來麻煩,最後學會了一套油嘴滑舌 + 謙卑有理的說話方式,雖然麻煩遠了,人情也遠了。

如今想想對曾經因為我說錯話而辱罵我國文老師的人,

不是我國文老師敎不好,是我自己有辱師諄。

真的,對所有曾經因為我說錯話而被傷害到的,不管還是不是朋友,

對不起。真的沒有那意思。

自殺與安樂死。

NZASIAN 線上剛剛在吵自殺的問題。 我把我的回映與想法寫在這裡。
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那真非常抱歉,因為尊重智慧財產權,我沒辦法轉載他人文章。
( 如有興趣想看全部討論串,歡迎加入NZASAIN http://www.nzasian.com )

以下是我目前的回應與整理,如果有新的回應會持續更新。

繼續閱讀 “自殺與安樂死。"

我愛世界杯

為什麼足球這麼吸引人?
為什麼足球進一球大家快樂的跟什麼一樣?

看了這麼多比賽,我才明白最讓人興奮的是當足球入網的那一瞬間。

那一瞬間,那一球代表著場上所有球員的期盼,和背後所有球迷的希望。

就像籃球從三分線外應聲入網,棒球飛過全壘打牆一樣。

當球員突破防守後衛衝入對方禁區時時,那種生死一瞬間的氣氛是沒有一種球類能比擬的。

尤其是足球不管任何天氣都照常舉行,看著雙方球員在大雨拼鬥那更是熱血啊。

不懂足球的有機會要保握機會看看今年以攻擊為主軸的世界杯。 相信你會喜歡上最需要團隊合作的球類運動。

客棧版:世界杯之外….

這是我到今天都還是很喜歡的一篇文章。原本寫於2001年6月11號。發表於PCHOME 新聞台。
四年後,我們的政府還是很WWE。
四年後的雅典奧運,我們連棒球都沒了。

原文如下。

世界杯日俄大戰結束後,我在PUB和一票日本人莫名其妙的一起慶祝亞洲第二場世界杯勝利。

舉杯之餘,一個日本人問我:「你們台灣除了棒球還有什麼啊?」

我當場楞在那。

對啊,除了棒球還像點樣,我們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很驕傲的在世界上抬起頭?

你應該沒看過大家守在電視機旁看著世界杯主機板大賽,當台灣代表隊率先達到里程碑時 — 全國都歡欣鼓舞到瘋狂了。

你應該也沒看過大家在可以容納六萬人的晶圓場為台灣隊的製程決賽加油吶喊吧?

再回頭來看看台灣"所謂的"足球年" 在世界杯進行到一半的期間,我們的政府在做什麼呢?

翻來翻去跟足球有關的大概就是官員相互指責的另類踢足球吧?

還有呢?我看最像世界盃的只有國親期待張昭雄—蠻像法國人期待席丹出場的景象。

在台灣,你永遠不要期待「上面」能為你做什麼。
你不希望被讓人火大五洲最有良心的廣告影響,那就去裝衛星天線的地方看球。
你希望政府推廣足球運動,不如和有心推廣的人事結合,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絕對比期待政府快太多了。

我們「廉潔」「有效率」「戰鬥內閣」的政府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大型的美式摔角。
巨星在絢爛的聲光下出場接受崇拜者的歡呼。巨星之間彼此看不順眼,用XXX 彼此叫囂 — 最後憤怒的雙方在擂臺上火拼起來… 到最後1、2、3勝利者站起來接受冠軍腰帶和全場歡呼。
說的好聽,這是為了冠軍腰帶的榮譽;說的難聽,這是要你掏錢來看一場SHOW。

請問我們的選舉跟政治和一場美式摔角有何不同?

世界杯之前你聽過厄瓜多、奈及利亞、突尼西亞、喀麥隆嗎? 你能在地圖上指出來嗎?
你又聽過塞內加爾嗎?如今他們要闖進世界杯16強,報紙連番介紹下你開始有印象了吧?
你能把石油大亨的沙烏地阿拉伯跟在世界杯如同廢材的沙烏地阿拉伯聯想在一起嗎?
不管怎麼說,沙烏地阿拉伯的名字最少在世界所有報紙的體育版免費宣傳半個月。
你去哪裡找一個省錢有效的推銷機會可以讓全世界的眼睛都可以看著你最少半個月?如果我們的上面想的通,我們的國家才不只是這樣吧?

為什麼台灣人被看不起?因為台灣人除了還剩一點錢,什麼都沒有。
護照上寫了台灣,國家或是航空公司改了名就會讓我們有尊嚴嗎?
我們為什麼老是在做一些很阿Q的事情?
如果台灣無法在錢與經濟之外的事物中找到一項至少能讓世界都豎起大拇指的「東西」,那就永遠不要談「尊嚴的走出去」。

當立委激辯「國家認同」時;如果你跟我一樣在PUB 看到日本在世界杯取得歷史首勝時,所有日本人激動的抱在一起高呼「日本萬歲」時,你就會覺得我們的立委都是廢柴談廢物。

想想去年的棒球世界杯吧!你不期待再一次和幾萬人一起在場上歡呼分享勝利的那一剎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