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Nike Kero180說起。


( 從 L’imagination au pouvoir 的這篇盜圖來的 )

以下對話全文照登。

我: 這玩意比技嘉那個狗屁手機好多了。
某A: 為什麼沒有Tamama 的鞋款?
我: 那你乾脆說整個小隊都出好了。
某A: 那也不行呀,Dororo 的穿起來應該很沒有存在感
我: 不過這鞋子少了一個很重要的功能。
某A: 啥??
我: 就是不能共鳴呀!!
某A: ……. 不能理解…..

情境模擬。

哥哥: 妹妹,我們一起去玩吧~
妹妹: 好啊,哥哥,我們一起走吧!
兩人同時跑向遊樂場。
此時,兩人的鞋子發出
KEROKEROKEROKEROKEROKEROKERO
TAMATAMATAMATAMATAMATAMATAMA 的共鳴

某A: 這….這種東西應該叫做學步鞋吧!!
我: 可是這保證比那長的像金龜子的手機好賣多了!
某A: 說的也是。

只有看過勇者王(GaoGaiGar )的Otaku 才懂的笑話 ( 限制級 )

以下對話沒有真的發生。

A: 你平安夜過的怎樣?
B: 還可以,就跟女朋友在一起吧。
A: 聽來不錯嘛,說說看怎麼過的。
B: 就跟勇者王差不多吧。
A: ……啥?
B: 就Final Funsion 承認 -> 然後用ディヴィディン ドライバ 把分裂空間打出來 -> 然後就發動 Hell and Heaven -> 然後兩個人就變成光了…..

A: =0= 我輸了…..
B: 請叫我勇者…

[輔導級] 那到底是幾點呀…?

以下貼出昨天「婉整」的MSN對話紀錄 (僅稍微整理加註解):

萬歲!: 66~你那裡還有沒有SD GGeneration的GBA遊戲?
我 : 有
萬歲!: 借我行媽?
我 : 我等等拿過來給你
萬歲!: 你等下要來我們家?
我 : 嗯
我 : 等等來東區
萬歲!: 喔喔
萬歲!: 多謝啦~
萬歲!: 我哥問你幾點
我 : 七掰點 ( @0@||| 我在打什麼呀!!! )
我 : 七八點 ( @0@||| 還是像在罵髒話呀‧‧‧ )
我 : 七點到八點左右 = =|| ( Orz….)
萬歲!: 喔喔
萬歲!: = =

‧‧‧‧‧

你是劉墉嗎… ( 大概只有七年級的看得懂 )

現在念一綱多本的小朋友們大概沒辦法體會這種大家都讀過共同課本的樂趣。
以下MSN對話一字不改全文刊出。

某甲: 還要講話嗎 ==
某B: 隨你
某B: 要不然我要讀書…
某甲: 你選
某B: 我不要
某B: 你累就去睡覺
某甲: 我還好
某B: 你自己決定吧
某甲: 你是劉墉嗎…
某B: >&<
某B: 你是我兒子嗎?
某甲: :|
某B: 把這放到部落格吧XD

所以是誰被鎖在車庫裡 T_T

這段真實簡訊只能用無言來形容。雖然我承認我打簡訊是很懶得多打幾個字。

事件發生於星期六早晨。

某R: 今天天氣不錯,去海邊走走吧?
我: 今天沒辦法了。我車子被人砸玻璃現在鎖在車庫裡

某R: (以下原文照抄) 是你被鎖在車庫裡還是車子啊==a?

我:  ̄▽ ̄||| 為求安全起見,我把車子鎖在車庫裡….

[是這樣嗎] 母雞有乳頭?!

以下對話未經當事人同意,不過我還是照登。

這件事情發生在我房東家,吃晚飯時。

某E拿了一片五花肉放到嘴裡去嚼,嚼了半天都沒嚥下去。

某A: 妳不會吃到豬乳頭吧?
某E: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不要那麼噁心好不好?
房東: 有喔! 以前在台灣餐廳吃飯時我們就有吃過喔。
房東太太 ( 對某E 說): 那你吃點雞肉好了,絕對不會吃到乳頭。

只看到房東大人很不屑的冷笑一聲。

哼,雞沒乳頭? ( 這時全餐桌的人都瞪大眼睛了 )

雞要是沒乳頭是要怎麼幫小雞…..哺乳……啊……..Orz

房東大人,我懂的。那種講大話煞車不及的糗樣,我也經歷過的……

[我跟我妹]談把餅做大的附中蛋餅伯。

昨天晚上與舍妹的MSN 對話。

我: 跟你說個壞消息
我妹: 嗯
我: http://blog.ijliao.info/archives/2005/06/15/1534/
我妹: -0-
我妹: Q________________Q
我: 唉
我妹: 不過其實也差不多了啦||||||
我: 大概沒有吃蛋餅就不是附中人吧………
我妹: 那現在很多都不能算啦
我: 退休後的不能算啦 -0-
我妹: 喔 那約莫都吃過吧
我妹 對喔
我: 嗯
我: 我怎麼覺得附中的小人物比大人物還出鋒頭……..
我妹: ?
我: 我覺得蛋餅伯已經可以算是台灣校園史跟台灣攤販史上的傳奇了
我: 還有妳的學長幫他立傳…
我妹: 這也是啦
我妹: 以前還有鑰匙
我: 代‧工友嗎
我妹: 真‧校長吧
我妹: 50週年校慶上台歡呼聲比連戰大xd
我: 我覺得大概他算是把餅做大的實踐家吧…….

附註:
我跟附中關係大概只有從福華停車場到芙蓉大樓巷子尾這一段,其他的是從讀過國中部的妹妹那間接聽來的。
我還是對於那時聽到我妹畢業典禮時,蛋餅伯對全體畢業生的致詞的故事感到訝異不已-有時在想,要是台灣能有更多的學校發展出類似像這種「附中的文化」的話,台灣的教育或許還有點希望吧?
( 不過大概很難吧? 現在都是升學萬歲的年代了,如果不是學校本身就有這樣的傳統精神,我看要發展起來應該會受到很多阻力吧?)

[什麼對話]一盞不省油的燈 = 地球的公敵?

以下對話發生在MSN 的接龍對戰時。

( 前略 )

某甲: 別再逞強了,你已經大勢已去了。
我: 別小看我喔,說不定讓我翻牌成功。

(最後本人奇蹟似的逆轉勝利。)

我: 哼~別小看我。我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呢!
某甲: 對阿,你是一盞很浪費油的燈
某甲: 所以超不環保的。
某甲: 浪費資源的元兇。
某甲: 環境的破壞者。
某甲: 地球的公敵。
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