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了一個月的智邦網摘師。


承蒙 艾瑪凱洛學姐 錯愛,在我一疏二懶三打混的苟且態度下,居然也賴著當一個月的網摘師了。
而這一篇,由於有朋 ( 不是小虎隊的蘇有朋 ) 自澳洲來,所以拖了快一個月才寫完。

首先要感謝智邦myshare不完善功能,讓小弟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收到任何網友要求下台以謝國人的批評函。
我想最可能的理由是,本站在兩年前,並不是靠子彈的奇蹟(或是假摔 頭槌等)誕生的吧?

來說說一些當了網摘師後的感想。

一、本屆德國世界盃很鳥。
儘管跟主題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這真的這一個月來的感想。
足球是很難一眼看出勝負的運動之一,但是本屆世界杯越到後面給我的感覺越貧弱。
我並不會很討厭看歐洲名門對決,但是場場靠PK 就讓我感覺不是這麼爽了。
我也不會太介意假摔,但是當假摔成了主秀的時候,那就感覺很虛了。

如果你問我席丹的頭槌,我的看法是,

難道自己的家人老婆也要靠FIFA 來保護嗎?

我很喜歡Aqery 的老爸說過的一句話:

也許這樣不完美的告別,才是真正的完美;世人永遠會記住而且討論席丹會什麼會在生涯的最後十分鐘用頭槌 + 紅牌告別世人?

二、 這是一個淫獸當道的年代。
用誇張一點的說法,就是: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頭淫獸。
當然這個跟主題也是沒啥關係,只是我開始網摘後,這個感覺又讓我重回心頭。
最早發現這個現象,是我之前在幹譙搜尋向來不太凖的鴨呼一起摸

同樣的,芳鄰AQERY 也曾因為不慎打入幹譙鴨呼一起摸把拉克斯 +內褲亂index 在一起的文章(已關閉) 而遭到台灣淫獸群的搜尋spam 攻擊導致流量爆表。( 簡稱ses )
史稱:拉克斯的內褲事件。
當然我對鴨呼一起摸意見蠻多的,但是不是今天要講的重點。

近一個月的網摘經驗,我明顯發現帶有任何性暗示聯想的標題就可以吸引大量的點閱。
我曾經推過一篇算是交差的kuso 文:國際名人被顏射, 表情超爽:天下無雙轟天炮 (偽),點閱率平均大約是其他文章的15 倍以上。
我自己覺得,kuso 區有一堆比這更好笑的文章;那麼唯一能說服我又不太傷人的解釋,就是:

看看我!看看我!我身體內的淫獸變得這麼大了!*

網路只是讓大家都變的沒有那麼假仙,這是我給大家的安慰。

三、什麼公民媒體,草根新聞都是屁話;blog 是讓自己快樂的工具。
雖然說當了網摘師,看的blog 也沒有比以前多,但是我真的這樣覺得。

我覺得一個好的寫手不管用什麼平台,他寫的文章就是會發光。
凱洛學姐,除非今天她大掌一拍說:『老娘不寫了』,不然我相信不管他轉用什麼鬼平台寫,她還是會紅。
還有像是彎彎,在我的認識裡他是因為很有創意的msn 大頭貼紅的,而不是因為部落格紅的。

我不否認blog 的rss / 回應 / trackback 與 pingback 造就一個讓我們平常百姓不用靠內線也不用拜訪官邸就能更容易嶄露頭角的機會。
但是,真正能夠引請共鳴的文章,和過去任何平台所出現的都一樣,就是讓讀者覺得有趣的文章。

在網摘的過程中,我感覺有趣的文章的背後動機往往是單純而真摯的;而別有目的的文章往往給人像加了人工色素的過黏麥芽糖沾到身上的感覺,令人不舒服。
如果你問我,我會告訴你blog 是用來讓自己快樂的,不是拿來趕流行或是盲從一些別人給的定義的。
就像你的興趣是關懷公民媒體,像龜趣來嘻的portnoy,你才會一直有熱情寫出這個領域的好文章;如果你只是因為大家都寫你也跟著瞎起鬨,我保證你不出一個月就進入荒廢模式了。

當然,抄襲並不好,這個我之後會繼續譙。

最後,我的生活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這是當然的。當了網摘師又不是當了美國總統,世界不會因此繞著你旋轉;不過可能有很多網友因為你的網摘團團轉。所以請大家依照自己的喜好繼續支持一群整天吃飽沒事就在分享資訊的好人們,請給他們多一點掌聲。

在奧克蘭發現的兩張奇妙告示牌。

其一: 限速三百公里的 灣岸 馬路

限速300公里?! 那該脆不要限好了…..
不知道是哪個無聊小鬼搞的搞笑惡作劇….

其二: 東邊很簡單,西邊就很濕? ( EASY EAST, WET WEST? )

當我發現的時候,我完全不曉得這是市政府員工拼錯字還是在搞笑。
就它所指的方向,確實是東邊沒錯,但是我絲毫看不出東邊有啥簡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