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懷感恩心。

當一個人在一個國家腐爛多年以後,就會開始對這國家有所怨言。

不求進步、高油價、幹你娘我的稅金不是拿來養你們這些連小偷都抓不到的警察,諸如此類。

今天去幫我的車子加油,結帳時看到冷凍櫃裡在賣的東西,我才不禁笑出來。

我不是耍機掰,只是像我這種一年都不見得會喝到10 公升牛奶的人,處在一個可口可樂比什麼飲料都便宜的城市裡,
這600cc 所帶來的安心的幸福,只有在這個時候能夠體會。

我不是在開玩笑。


語言,尤其是中文,是非常可怕的東西。常常一個斷句錯位就會引發大風暴。

上個星期天,我逛去一個「明明中秋已經過了一個禮拜」的中秋節園遊會。
我到的時候台上是一批年輕人在表演歌唱與音樂方面的演出吧。 ( 要我形容,這是一個主唱致詞時都問『請問大家都知道我們在表演什麼嗎』的節目 )

結束時一位主唱致詞,除了介紹他們的表演,不能免俗的感謝外,最後提了一句:

最後我要特別感謝在天上的父。

我當場大吃一驚( 因為最近我對這方面的事情會比較敏感 ),想說她父親都不在世上了還能這麼努力,心中滿是同情與佩服。
只是等到我要回家的時候,我才忽然發覺我是不是會錯意了?
可能他指的父是上帝,我所想的「在天上的父」此時是在家裡看報喝茶。

所以,我想說說我的幾點感想。

一,語言與文字真的很奇妙 — 尤其是中文。有人說念文言文有啥屁用,但是多念了也不會完全沒用。

二,真的是要看場合講話。面對什麼場合,就說他們懂的語言。

三,自己習以為常的,人家不一定會覺得理所當然。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