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您回來了… 爺爺,您怎麼了?!

在國外資訊真的比較落後,直到今天我偶然間看到 Kyoga@blog這篇才知道 Gea-Suan Lin’s BLOG爺爺您回來了 究竟是啥玩意。
唉呦,這有什麼好笑的。像我們這些六年級尾的,演講比賽啦,朗誦比賽啦什麼的幾乎都是用這種近乎白爛的方式在表達。
( 雖然那真的是很好笑,我總覺得連戰不只是一張哭笑不得的臉,看得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而且我覺得連戰跟方瑀悄悄話是在澄清自己跟台上那六位「孫子孫女」沒有任何血緣或是親屬關係…)
重點是,現場收音收得好爛,六個小朋友動作太大了,位置一移動聲音就跑掉了。
( 以前演講比賽有說過喔,在操場上演講,動作跟表情都要夠大,大家才看得清楚。)
猶記我們小學,甚至國中演講比賽,朗誦比賽都要用這種怪腔怪調 ( 所謂的抑揚頓挫 ),配合著只要是小孩子都不會用的虛偽手勢「輔佐,並加強所要表達的辭句」
最重要的是,老師說,用這種怪法表達,是要把感情放在裡面…
可能大家都覺得這很白爛,很噁心,有啥屁用,
這樣我想起 《這一夜,誰來說相聲》,語言的藝術 ( 上 ) 說的,
多少大官都是受過這種廢話訓練呀!
其實仔細看看現在的選舉場子,那些人用的助講方式,其實就是那些「所謂的演講方法」的變化與應用罷了。
喔! 說到這裡,我們臺灣同胞也不要笑他們太過分。
現在我們的怪腔怪調訓練,轉移到美語上了。
好吧,這是我的偏見。我覺得有些台灣所謂的「純正美語教學」教出來的就是刻意讓他們去加強學習國外小孩的講話語氣。
國外的小孩講話沒有這麼刻意做作啦 !!
時代再怎麼進步,人類的心態永遠就是那德性…
P.S: 剛剛我試著把Kyoga@blog轉貼自PTT 的翻譯 自己再唸過一次。
說真的, 我蠻佩服那群小朋友唱作俱佳的表演,
因為,我自己笑場都不知道多少次了…
為啥沒有提到 奶奶呀? 我想要是提到奶奶,連方瑀大概會起來打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