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春」。

從我爸離開到他剛剛到這90 幾天,我才知道我房東週遭的事情不會比我少。
有房東的朋友得了癌症,也有房東的朋友的親戚家人朋友得了癌症急急忙忙回台灣。
有房東的朋友的家人過去了,急急忙忙回台灣去幫忙作 X七 ( X = 頭 ~ 七 )。
有房東的朋友因為家裡的問題每個月都得回台灣兩地奔波。
我房東自己也是許許多多的問題。
身為房客的我,也是遭遇了不少的事情,有自己捲入其中的,也有自己是主角的。只是我都無暇他顧了。
這近一百來天的時間,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我難得一點都不知道。
只能說在南半球的這裡,對這裡的一群人來說,真的是多事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