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HA

今天去了PIHA 的海灘。PIHA 有名的地方有三個,獅子岩,黑色的細沙灘跟死了不少人。

黑沙灘的浪很大,沙很細,被海浪沖到的地方都平整的像一面鏡子一般,真的,似乎真的可以看到自己了。
總覺得這片海灘好像就是你。
遠遠的看很美。平整的沙灘,美麗的浪花;
可是走近沙灘才知道,其實沙灘上不如遠看的平整,沙灘上的石塊、貝殼陷在沙中,海浪拼命的沖刷之下不是把石塊帶走,而是把石頭儘可能地往紗子裡埋。
我看的出來,因為那些或是完全埋住或是埋住一半的地方,附近沙灘的紋理都是不一樣的。
走在沙灘上,說不出的感覺。
走起來竟然是比想像中堅硬,可是真的這麼堅硬嗎? 其實也不盡然,雖然硬,但是很水的感覺,稍微用一點力就是一個腳印了;淺一點的腳印會被飽含水分的沙灘”吸”回去;深一點的,海浪一沖,又是了無痕跡了。
有沒有玩過一個遊戲?
在海邊的沙灘上選好站在一個定點,看誰能離海浪最近而不會被淹到腳。
今天我自己站在沙灘上,我完全輸給海浪了。

PS.本人的背影,玩遊戲中 =_=||
第一次,我站在安全範圍內,結果沒想到浪來的奇大,我還以為漲潮了,急急往後退。
第二次,我站在上一次浪停止的地方,結果這次的浪奇小,根本離我站的位置遠遠的就退了。
第三次,我站在前兩次浪花的中間點,結果這次的浪停在四分之三的位置。
就這樣,我站遠,浪花遠遠就退了;我站近,浪花遠遠超過我。
就這樣,一直這樣的循環,我有點惱了。
於是我站得很近很近,我覺得很近而有希望安全過關的地方… 於是浪來的時候淹過了我的腳,鞋子都濕了。
鞋子濕了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呀。我真的覺得我輸了這個遊戲。
只是看看旁邊的人都玩的很開心呀,不管是戲水的,衝浪的,玩沙子的,甚至是小狗都很盡興在這海灘。

PS.很盡興的人們(?) XD
是我太鑽牛角尖? 還是我太有自信我可以預測海浪玩這個遊戲?
我答不上來。也許你看到這片海灘,你遠遠就看遍了整個海灘,甚至連遠方的海洋都瞧見了,只是你走近了,弄濕全身了,你才知道海的深不可測。
我不知道,也許我該考慮爬上旁邊的岩石,在旁邊高高的,靜靜的,遠遠的看著聽著潮起潮落,等退潮時在走下來拿個樹枝啥的在沙灘上寫個筆記。
也許寫的夠深,潮起朝落後還能留下一些印記,也許就跟我隨後網海裡丟的石頭一般,對我,起了一股浪花消逝無影無蹤,對海,就永遠沉在海底。
誰知道呢? 海是變幻莫測的。

PS.有名的獅子岩
後來爬上獅子岩,大概頂多只能走到脖子的地方,那邊山壁上有一塊岩石,遠看就像一個婦女的臉在凝視PIHA。
如果她就和獅子一樣,獅子凝視著外海,女神 ( 姑且就這麼說吧 ) 騎在獅背上凝視著內地, 一同守護這PIHA。
我不知道千百年來,守護一個這麼平靜的地方,會不會疲倦? 感覺無聊? 累了?
當人們把苦難的恐懼託付給守護神時,他們壓力大吧?
只是當人們得以安居樂業時? 又有多少人想到他們千萬年的付出?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沒有辦法這麼偉大與犧牲? 你的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