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中正紀念堂。

真的是不知道多少年沒去了。

因為我是光復國小的畢業生,所以我小時後的記憶裡,國父紀念館的回憶遠遠多於中正紀念堂。

如今回想起來,如果要用小時後的記憶將兩個紀念建築拿來比較的話,我會這樣說:

● 國父紀念館離我家比較近,所以中正紀念堂離我家比較遠 ( 廢話 )。
● 國父的銅像兇 ( 因為鐵拳無敵的關係 ? ),蔣公的銅像有笑比較可愛。
● 中正紀念堂的水池比較好玩,因為吊橋比較陡 ( 小朋友都愛溜滑梯的意思 ),而且有超大條的錦鯉可以餵 ( 我也算是看著他們長大的 );國父紀念館的水池只有九曲橋,水池裡只有一堆難得探頭的大烏龜,整個就遜掉了。
● 衛兵整點交接。可能因為「別人的老婆比較漂亮」的心態問題,感覺上中正紀念堂的儀隊衛兵交接比國父紀念館的平均來的時間長、花招多。
● 中正紀念堂有大圍牆( 有時會看到小孩子會想爬窗子 → 不是我),還有一個很KUSO 的"大笑門"( 事實上是大孝門,也有小孩子會想爬柱子基座部分 → 不是我 ),跟旋轉門出入口 ( 很多小孩都會把旋轉門當成離心力實驗機來玩 → 絕對跟我無關 ),這些都是國父紀念館沒有的娛樂功能
● 國父紀念館比較涼爽。因為腹地比較小,館址位置在偏中央部份離樹蔭比較多,中正紀念堂比較熱,因為樹蔭集中在兩旁圍牆邊,所以除了圍牆下的迴廊很涼爽外,其他地方我都覺得很曬。
● 國父紀念館每天早上傍晚就是一堆人在跳土風舞、打太極;中正紀念堂圍牆下的迴廊常常會看到一群老票友帶著胡琴在唱京戲、唱歌仔戲、唱我哪知道那是什麼戲,還有些老人唱到心坎處,會表演下腰 =0=!!
● 對我來說,國父紀念館並不能算是校外教學的場地;但是中正紀念堂就可以算了。

● 不可否認,我對中正紀念堂的印象比較差。
因為民進黨創早年在台北走上街頭衝撞體制的時候,多半以中正紀念堂為集合點。
姑且不論流血衝突在小孩子的觀感是很差的 ( 因為民進黨當年並不知道利用合體機器人去衝撞拒馬來爭取小朋友的認同 )。
而且我覺得要說轉型正義,民進黨政府應該補償我因為你們當年流血衝撞體制,導致年幼的我原本預計要去中正紀念堂玩,或是原本預計去西門町或火車站買玩具的計畫泡湯的「期待幻滅」童年精神損失,那種陰影一直影響到今天。

所以結論是什麼?
● 心中畏懼那道牆的人,多半是沒有勇氣的人;就算拆了那道牆,他有一天還是會築起另外一道高牆。
● 我是覺得只要政府不去管,老百姓自然會替公共設施找到它的利用方式。
● 中正紀念堂圍牆拆了,那會變的更曬,躲雨的地方都更少了。
● 還有中正紀念堂圍牆拆了,我真懷疑那些唱戲的老人在沒有迴廊回音效果的加持下唱的戲還能聽嗎。
● 對喔!泡美眉的時候帶對方去走那個圍牆下的迴廊…..然後就…嘿嘿嘿….
這也是轉型正義!總之民進黨政府應該要賠償他們當年因為衝撞體制導致我童年沒買到玩具,長年下來所遭受的的心靈創傷 — 最少要賠償我兩台Perfect Grade鋼彈模型 — 等我選上立委時我一定會追討這筆債。

說到中正紀念堂。 有 “ 11 則迴響 ”

  1. 哈,真巧,我也是光復國小畢業的
    (其實也沒有畢業,六年級就跑來美國,轉眼現在也大學了)
    我反而覺得中正紀念堂比較好玩,可以餵貪吃鯉魚,有許多大樹。中正紀念堂也不像國父紀念館只有一大片空地。

    國父紀念館對我來說還是個校外教學的地點,每每老師懶的教說話課就帶全班去國父紀念館,叫我們自己逛、一個小時後集合。學生們就跑來跑去,累了就到地下展覽室吹冷氣。

    好懷念小學的生活啊!

  2. >對喔!泡美眉的時候帶對方去走那個圍牆下的迴廊…..然後就…嘿嘿嘿….
    覺得是…男生嘿嘿嘿…女生休休休…想!XD

  3. 我是北市光復國小27屆的 說到國父紀念館 我覺得外觀很舊了 該改建了 廣場還是柏油路 中正紀念堂廣場還是石塊鋪的

    同樣是牆 國父紀念館也有細欄杆圍繞

    我覺得中正紀念堂沒必要拆 有牆還比較好 問問那附近居民的意見 問問金甌女中的 他們搭捷運天天走過中正紀念堂廣場

    可能不久之後成為民主紀念館 中正紀念堂牆命運類似柏林牆 民眾敲幾塊做紀念

    就怕民進黨下一步要拆什麼要改什麼-_- 搞不好全台北市只有類似市民大道基隆路羅斯福路艋舺大道不太會面臨改路名的命運
    (反正反對民進黨的 反對拆牆的都是不愛台灣啦 都是中國同路人啦)

  4. 中正紀念堂有大圍牆( 有時會看到小孩子會想爬窗子 → 不是我),還有一個很KUSO 的”大笑門”( 事實上是大孝門,也有小孩子會想爬柱子基座部分 → 不是我 ),跟旋轉門出入口 ( 很多小孩都會把旋轉門當成離心力實驗機來玩 → 絕對跟我無關 ),
    ==========================================

    全部跟我有關…orz

  5. 國父紀念館有鯉魚,因為我抓過一條…且背後有個可歌可泣的真實故事
    故事回到十幾年前

    由於翠湖的鯉魚總是搶食到白肚外翻,同學與我認為翠湖的鯉魚已經超過池子
    的負荷量
    當時流行解剖外星人的節目,而自小我們便被教育為未來的主人翁,國家的明日之星.為了將來引領人類順利進入太空時代,於是決定為鯉魚試行殖民計畫

    但同學家水族缸養的是食人魚
    只好養在洗手台

    好景不常…畢竟洗手台是給人拿來洗手用的,很快的這件事就被他家人發現.
    當然他被臭幹一頓,而我就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樣

    最後鯉魚進入垃圾筒,殖民計畫告終….

    我們於是放棄成為一名科學家了.

  6. 上面是胡說八道的話
    其實後來我們都很後悔沒事去抓條鯉魚害死他

    調皮的小孩都很不尊重生命的.長大就會想那時候自己到底在幹嘛.唉唉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