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上個週末。


星期三:
在上威下能 ( 以下敬稱略三百字 ) 妹妹桑瑪的勸敗下,花了來回40 公里的的油錢跟時間果然還是沒吃到懷念已久的上海式(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只知道有一家上海飯館做的跟一般茶餐廳不同的 )雪菜肉絲麵。

星期四:
○ 我接到一整個下午的印度人電話,我覺得我被一群無聊的印度人騷擾,增加了我的種族歧視的等級。
○ 傍晚時間,我朋友打我手機跟我說: 他打我家電話時,都是印度人接聽電話…
○ 打到電信公司詢問,服務人員還是印度人……
○ 服務人員像老師帶小學生上課般再三確認後( 這我會另外寫文章 ),會派工程師來維修。

星期五:
○ 下午時分,工程師確認我的電話修好了。
○ 結果我網路掛了。
○ 打給網路公司,服務人員像老師帶小學生上課般再三確認後,幫我填了報修單。
○ 晚上九點,確認網路還沒恢復。

星期六:
○ 一個早上,我在網路公司的客服專線上等待了一個半小時而無人回應。
○ 下午,我的手機開始出現自動斷電的問題。
○ 晚上,過著完全都市隱居的生活。

星期日:
○ 下午,手機開啟不能。
○ 出門參加Auckland Festival 的街頭藝人表演週。

星期一:
○ 早上,驚人的電費帳單,電力公司趁著冬天用電最兇時偷偷地漲價。
○ 手機公司的帳單。由於上個月有一串連續未滿一分鐘卻給我收費的帳單紀錄,讓我不得不親自跑一趟去了解狀況。
○ 再次打給網路公司申請維修。
○ 下午,好友JameJames 來訪,送來的驚人的 渣古II 夏亞專用機‧改 EX。究竟有多威呢?

這些神威的武器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 傍晚,網路恢復了。
○ 利用暴力法讓舊手機能開機,開始手動備分手機裡的資料。
○ 晚飯後,ADSL 路由器故障。設法維修中。

星期二:
○ 於是現在我的手機根ADSL 路由器都是借來的。

這其間還有一些瑣碎的小事,比方胃痛時發現胃藥給我吃光了,腹瀉完發現表飛鳴過期了,頭痛才想到沒有普拿疼等等的小事就盡量減短結束它吧。

寫這篇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讓人有機會打電話來說一些『倒楣的人永遠覺得自己很倒楣』或是『好極了! 這根本是老天爺都要你趕快搬家』的風涼話,
我只是想藉此感謝我不在線上就傳簡訊來慰問的娘娘,還有珍妮花 ( 阿姨? 姐姐? ) 傳來的安慰

還有烏魚子小姐,你的skype 餘額我會改天幫你補上。

明天我一定要去剪頭髮。

這是我的上個週末。 有 “ 2 則迴響 ”

  1. 在此送我最深切的慰問.

    我也試過有一星期沒法上網的苦況, 剛好清一下積壓的影片庫存.

    祝你新年路路通!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