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眼鏡,我如盲人,是殘障。

昨天出門前,眼鏡居然不見了。
找了半天都找不着。
實在沒辦法,只好戴著平常看書用的眼鏡出門。
那一副度數根本不夠,最少有著兩百度的視差。
開車時勉強能清楚看到紅綠燈,其他的就毫無辦法了。
回家以後,翻箱倒櫃地找。一如慣例,在最不可能發現的地方找到了。
戴上符合視力的眼鏡,心裡想著,要不是靠著這兩片凹透鏡,我根本就是一個半瞎子。
一個完全眼盲的人,因為看不到外表,只能靠心靈去認識事物的內在。
而我,因為還看的到,只是永遠看不清事物的本質;而我的心靈還再依靠一雙半瞎的眼睛在逞強。
曾經戴過一段時間的隱形眼鏡,忽然才驚訝原來正常的眼球的世界是這麼透明而清澈。
什麼時候我的心靈才能透明而清澈地連善惡都不存在?
沒有眼鏡,我如盲人,是殘障。透過兩片凹透鏡,獨自欣賞自以為是的世界。
有些事,看到了也沒用;有些事,看不到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