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上線與下線的雜感。

我猜,一定有很多人會覺得這是給小孩看的卡通片而忽略了料理鼠王。
在這部電影中,食神Gusteau 一直有一個信念,人人可料理 ( Anyone Can Cook ),而戲裡終極嘴砲王美食評論家

Anton EGO則是公開對此嗤之以鼻。

雖然在最後,EGO 在他的評論中寫了這段話,節錄如下:

過去我公開對食神古斯多的著名格言「人人可料理」表示不屑
但是我發覺現在我才真正瞭解他的意思
並非任何人都能成為偉大的藝術家
但是偉大的藝術家可能來自任何地方

如果你把最後兩句話倒過來看,你也可以這樣說

雖然偉大的藝術家可能來自任何地方,但並非任何人都能成為偉大的藝術家。

每一個人都有他們的夢想,當廚師啦、當明星啦、當創作家啦、娶個蘿莉當老婆成為人生的贏家 等等,
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實現夢想。
有些人可能努力不夠或是努力方向稍有偏差,
有些人可能就是沒有這方面的天份,
有些人可能萬事俱備,就是差了那麼一點點運氣,

但是無論如何,只有聽說苦練十年偶然得到大師指引 / 絕世秘笈而威震武林的;還沒聽說想當俠客的百姓去上四天大師發功課就能練成曠世絕招的。

會扯到這些,主要還是因為這一陣子鬧得很大的數字下線事件,我自己有一些感想。

1. 上完密集駕訓班不等於你就會山道甩尾。
在我的膚淺認識中,HTML / PHP / CSS,還是photoshop 或 flash — 這些都不是「快速訓練」就能隨心所欲操控的東西,也不是「有時間來做做」就可以窺其堂奧的東西。

去年我參觀了一間頗有名氣的設計學校,在介紹中,他們一直非常強調: 36周的課程裡,你最好辭去正職工作,最好連病都不要生,每周至少40小時(課程 / 實作各20小時),100% 投入課程中。
儘管如此,這也不表示上完這些課你就可以成為妙手生花的創作者。你只是熟稔了這些工具了,想要做出爆紅的作品則是需要更長期的藝術細胞培養與瞬間的靈感。

當然,世上沒有甚麼事情是沒用或是浪費時間的,學習越多,視野變能更開闊。

2. 不會沒關係。
你不得不承認這世上就是有天才,有些人就是天生會燒出一道道好菜,有些人則沒有這樣的天份。
在餐廳裡,除了會燒菜的廚師,還有一些服務專業的服務生,他們用妙語生花的言談與細心機智的反應,讓每位客戶得到最好的用餐享受。
這些服務生不一定會做菜,饕客們也不會因為這些服務生不會做菜就懷疑他們的專業。
我們甚至可以說,要是沒有這些服務生,大廚再好的美味都不容易送到饕客的嘴邊,大廚也可能要因為親自面對食客無法專心料理了。

只是如果這些服務生打算開班授課,『四堂課專業服務生教你學做菜,配合理論與實作,你也能當廚師』時,自然會有人質疑了。
因為大家都知道燒菜燒得好不是一天兩天的功夫,
只是當這些人帶著高度期待而來,卻發現和自己期待的落差很大時,失望的批評就出現了。

賈伯斯並不需要想成立Pixar Studio前先去學3D 動畫,賈柏斯也不需要為了推廣iphone 親自開班授課教大家怎麼寫iphone 軟體。我相信只要廣結善緣,他自然能找到他需要的一切資源來實現他的夢想。

總之,術業有專攻,不會並沒甚麼了不起,尤其現在汰舊換新的速度這麼快;只是拿術業不太專攻的領域來開班授徒,自然會有人不樂意了。

3. 對付批評
就如同我先前舉的例子,若是有人真能用四堂課教出一群從不會料理到可以燒出一些不錯的小菜的學生,大家怎麼還會批評呢? 歌頌都來不及了。
以踢館界來說,大概以米其林美食評鑑是最狠的吧?
看過一篇報導,凡是被列為三顆星的餐廳,只要隨時被匿名評鑑員發現一絲失誤,抱歉,一顆星就被拔掉了。
聽說這一顆星的價值,是至少數萬歐元之譜啊。

以我自己的感受,我覺得在網路上快速走紅的幾個捷徑中,批評與被批評都是很快能累積眼球的撇步。
然而,就如同料理鼠王中,嚴苛的評論家EGO所說的

就很多方面來說評論家的工作很輕鬆
我們冒的風險小卻位高權重,人們必須奉上自己和作品供我們評論
我們以負面評論見稱,因為讀寫皆饒富趣味
可是,我們評論家必須面對一個難堪的事實 :以價值而言, 被評論家批評為平庸之物的同時我們的評論也許比他更為平庸

想當一個批評家或是名嘴也不簡單啊。他們也是有家要養的人 — 也並不是只會講『我操你媽,我肛暴你全家』十個字就能稱為一個批評家。
一篇文章之所以為批評而非流於謾罵,我想應該至少要言之有物 ( 不論你是否認同這個"物" ),文筆流暢言詞生動 ( 無論篇幅或長或短,用詞是尖酸刻薄或是明褒暗貶 ),才能長期吸引大家去閱讀。

對於面對批評,至少我希望我能做到「無論是甚麼批評,都能歡喜接受」
我不是想說什麼崇高理論,至少好歹是有點名氣的人才會 ( 也才能 )被批評 — 至少,這些批評是在提醒我,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 是不是不知不覺地走偏了?
當然最重要的,真金不怕火煉,真有本事就不怕被人背後中傷;要是沒這本事,謝謝前輩指導,回去練成本事了希望前輩還要繼續鞭策。

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拿來應付批評也是不錯的吧?

對於批評,儘管人人看了不開心,但是少還是要感謝他們願意花時間批評了 — 好歹你也賺到點閱率了。

● 堅持一件「對的事」嗎?
我覺得事情是沒有絕對的對錯的。一件好事很可能因為自己的想法或行為,而把一件好事搞砸了。
之前偶然聽到師父開示,

人應該都希望放棄執著偏見而擇善固執,然而多半的人都是執著偏見而不自知。
如何分辨自己是執著偏見呢? 要是你的堅持讓大家都感覺很痛苦,那肯定是偏見了。

有時候在築夢的過程中,如果你周遭的敵人甚至朋友都對其有所質疑時,或許就應該想一想,
我的夢想是不是正確的?
如果是正確的為什麼大家都不樂意? 是觀念錯了還是方法錯了?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 — 如果心都不轉地固執下去,那大概遲早也要撞山了。

● 結語
我的想法是,

今天的整個事件我會用以下比喻作為註腳。
比方成功是指河的對岸,那麼網際網路就像在我們與成功兩岸之間開了一條渡輪,很多人爭相想擠上這條船發財成名。
通往成功的渡河方法很多,並不會因為你沒有自己的船就沒辦法到達成功的彼岸。
如果我們只是去研究「那些成功者研發出這艘船可以開過那條河,所以我們創業家也要靠自己學著做條船來發財」,這事給我一種太執著工具的本末倒置。

也許是因為我的射手座性格,我一直以為這個世界上還有「可以更好」的機會,並不只是區區縮限在網路在這世界裡;當然人人都喜歡財源廣進,只是為什麼我有點懷疑追求一夕爆紅和火箭發射般成長就真的是對大部分而言,所謂的成功嗎?

雖然這樣說有點大不敬,但是我肯定相信有很多事情絕對不是像『聖嚴法師提倡心靈環保一夕爆紅,成功引領政商名人加入的十大撇步』可以用方法論分析的。

我自己在猜想,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如果當初沒有那篇回應,或許也不會有這麼多敵人與煩惱了吧?

● Anton EGO 的評論與師父的開示。
我想,就以這些作為本篇的結束吧? 我也在努力,希望我也能堅持讓大家都歡喜的原則,做出讓批評者感動的作品。

Anton EGO 的評論:
In many ways, the work of a critic is easy.
就很多方面來說評論家的工作很輕鬆
We risk very little, yet enjoy a position over those who offer up their work and their selves to our judgment.
我們冒的風險小卻位高權重,人們必須奉上自己和作品供我們評論
We thrive on negative criticism, which is fun to write and to read.
我們以負面評論見稱,因為讀寫皆饒富趣味
But the bitter truth we critics must face is that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the average piece of junk is probably more meaningful than our criticism designating it so.
可是,我們評論家必須面對一個難堪的事實 :以價值而言, 被評論家批評為平庸之物的同時我們的評論也許比他更為平庸
But there are times when a critic truly risks something and that is in the discovery and defense of the new.
可是有時候評論家真的得冒險去發現並且捍衛新的事物
The world is often unkind to new talent, new creations.
這個世界對待新秀、新的創作非常苛刻,
The new needs friends.
新人及新作需要朋友
Last night, I experienced something new, an extraordinary meal from a singularly unexpected source.
昨晚我有個全新的經驗,奇妙的一餐來自令人意想不到的出處
To say that both the meal and its maker have challenged my preconceptions about fine cooking is a gross understatement.
如果說那一餐和它的創造者挑戰了我對精緻美食先入為主的觀念, 這仍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法
They have rocked me to my core.
他們徹底震撼了我
In the past, I have made no secret of my disdain for Chef Gusteau’s famous motto,"Anyone can cook."
過去我公開對食神古斯多的著名格言「料理非難事」表示不屑
But I realize only now do I truly understand what he meant.
但是我發覺現在我才真正瞭解他的意思
Not everyone can become a great artist,
並非任何人都能成為偉大的藝術家
but a great artist can come from anywhere.
但是偉大的藝術家可能來自任何地方
It is difficult to imagine more humble origins than those of the genius now cooking at Gusteau’s, who is, in this critic’s opinion, nothing less than the finest chef in France.
現今在食神餐廳掌廚的天才出身之低微令人難以想像,依在下之見, 他是法國最好的廚師
I will be returning to Gusteau’s soon, hungry for more.
我很快會再光顧食神餐廳,滿足我的口腹之慾
It was a great night. The happiest of my life.
那是美好的一晚,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一夜

師父的開示。

數字上線與下線的雜感。 有 “ 6 則迴響 ”

  1. 現在數字先生還死心不息的再開班…這種固執和偏聽真的不是一般的啊 (搬椅子看戲中)

  2. 我想他根本不知道這樣的做法是錯的、有問題的,而且他也沒有雅量去聽別人的勸告。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