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點感想。

幾個月沒更新,來簡單地說一些最近發生的事或是感想好了。

● 其實也不用瞞了。
是的。因為一些私事,我回台北好幾天了。
在這幾天之間,我見到許多網路上鼎鼎大名但是卻又從來不曾相識的前輩,儘管帳號人臉都兜不攏,可見我非常失於禮數。
由於這次回來太匆忙,不要說沒帶伴手禮,連名片都沒準備。所以,以下是我的聯絡方式:
email 和GTalk: axiomania (圈圈裡有a) gmail.com
twitter: axiomania
msn: 我打算換帳號,所以過一陣子會公布。

如果您有見到我本人,而我對您卻是有失遠迎的態度,歡迎您來給予指教。

● 沒有甚麼事情是白費工的。
這句話是我妹說的,可是我聽得很受用。
有的時候你無心吐了一顆西瓜子,過一陣子搞不好就地長出一顆西瓜。
米勒在成名前曾經畫過一系列的裸女畫,儘管沒有讓他獲得地位,但是卻讓他在後期的田園派的作品中,有著細膩而精準的人體描繪。
這次回來,我很訝異於一個從去年此時就放慢腳步的部落格,居然還有這麼多前輩認識這個部落格或是班大佐,這讓我有點驚喜到。
所以,這告訴我們,凡是沒有大小是非,但有因緣果報;不要小看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沒有甚麼事情會是白做的。

● 中華棒球隊啊…
不是我要說啊,日本中國這兩場,投手們真的很不爭氣啊。
曹錦輝被釋出也不是沒道理啊,要是真的有大聯盟的身手,怎麼會投得這麼飄啊,你是啊飄上身嗎?
我有點替洪總感覺委屈,雖然他說是他調度失靈,但是我覺得更大的問題是我們的選手辜負他的期待了。
如果奇蹟只有一次,希望奇蹟在這次能夠降臨;因為我們的職棒真的應該好好檢討了。我不希望像這樣的爛職棒聯盟撐到最後得讓彭政閔這樣的選手最後得去全家便利商店當店長。

● 一點奧運感想。
坦白說,我覺得能夠為台灣爭光的選手,不是只有發個獎金加碼樂透就解決了。
我覺得,對於這些為國爭光的選手,政府應該給予他們最起碼的生活保障,如果短時間做不到,至少可以考慮給予他們終身俸或是18% 存款利息或是免稅額之類的獎勵,至少,他們對國家的貢獻,絕對不亞於那些打仗的軍人。

畢竟國家少一個貪官汙吏,就可以讓幾個讓國家有臉面的運動選手後半生不愁吃穿,我不覺得這是一筆壞交易。

以上是一點感想,至於這次在台灣的其他心得感想,我們先休息一下。

Pokarekare ana

MP3 在這。 *

這首歌,廣為人知的程度幾乎快成為紐西蘭的非官方國歌了。 哪天要是紐西蘭獨立了 ( 紐西蘭也有愛紐西蘭的本土派 ),這首歌大概八成會成為國歌或是國旗歌一類的歌曲。

這個版本是 整天在想怎麼從乘客身上撈錢Air New Zealand 的廣告版本。
歌詞的翻譯請自己上這裡看,毛利文的部分,你就把它用羅馬拼音念出來,八九不離十。

為什麼要放這首歌,最近幾天學校學生會在辦Pacaifc Fair,

當照片裡的薩摩亞老兄彈出Pokarekare ana 時,回想到這幾天新聞上的大災大難,唉
鬧出人禍的都是政府官僚,倒楣的都是老百姓啊,
希望家人能團聚,大家都能平安。

P.S: 看了一堆嘴砲文,我還是那句話。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此乃為人之道,簡稱人道。
憑良心,做自己應該做,可以做的事。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這是劉備死在四川時留下的千古名遺言。

P.S.1: 不是說不想幫助緬甸風災的難民,有個王八軍政府擋在那不希望你幫忙又能幫個屁。

P.S.2: 我沒有用Hayley Westenra 的版本,因為我覺得配樂太RPG 了。

良知。

這一年來,我的發文量驟減。除了人懶腦殘手犯賤以外,在 Twitter 上這個大世界很多人在我一覺醒來之際已經幫我把我想說的說完了。

除非出現了一些讓我一覺醒來還是會想讓我不顧一切地想說的話題。

有一位(自認)虔誠的(自稱)基督徒,發表了一篇文章叫 “人道“。

看完之後,我真的覺得 我真他媽的好險沒有去受洗信仰這個邪教。

文章裡的主旨其實也不難懂,說穿了,就是:

中國人欺負我們台灣,
中國人欺負我們台灣人很多次,

台灣有危難的時候中國人趁機落井下石,
中國有危難的時候台灣人卻伸出了援手,

所以,幫助中國人就是害了台灣人。
所以,我們愛台灣的台灣派不應該出手幫助中國人。

最後再補上一句沒有明說的話: 中國人死好,(你們當中如果真的有) 好人,上帝會照看你們。

我覺得這篇寫得真是發聾震聵啊。早知道我就投胎當以色列人,搞不好我現在就可以在紐約炒原油、炒原物料、炒糧食,在耶和華的領導下,賺進大筆的鈔票,坐在80吋的電視螢幕前向耶穌祈禱世界和平。

好了,我不開玩笑了,我把我的想法很嚴肅的表達一下:

1. 我從來不信「天罰」這種事。
在我的觀念裡,會用災難威脅「不信我就會倒大楣」的神,基本上就不值得去信。好吧,就算是神,也是一個咖小。

2. 沒有天災是報應而來。
我絕對不信「因為中國人打壓善良的台灣人,所以( 神用 ) 大地震來懲罰,這是他們的報應。」
我相信的是各人造業各人擔。
我就不懂,一顆隕石砸下來搞得全人類滅亡對耶穌有啥好處? 沒人信的宗教就跟壞掉的麥克風一樣,沒啥用。

3.以德報怨? 以直報怨?
以德報怨是一種理想。但是第一個問題是:
你真的有這樣的德行去以德報怨嗎?
所以在我膚淺的觀念裡,孔子說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直的意思就是正直,用另一種說法就是「憑良心」。
一個人有多少良心,就看這個人會說甚麼話,做甚麼事。

4. 你該不該伸出援手?
很多人都會被問到一個矛盾 : 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個奄奄一息的大惡棍,你該不該救?
由於篇幅的問題 (?) 我直接說我的想法。
我的想法是 : 如果你有能力,你就該救 — 當然這包括了自救與救人的能力。
我也曾經被這問題迷惑很久,但是至少我知道一點,
我不是審判者,我也無權定人的罪,所以,如果我有能力救,我還是會救。

我想一定會有人拿浦澤直樹的《MONSTER》來挑戰,但是不管怎麼說,天馬不管在當醫師或是當一個追殺的人,他都盡了本分。

5. 誰該救誰不該救?
有人說

比起中國,緬甸災民需要更多的關心才是吧!

問題是,緬甸風災不是拿來跟四川地震比較誰比較可憐,誰更應該被救的參考。

另外,我想說的是,救災的經驗,是靠實際災難中的狀況反應裡累積出來的。
這種東西不是靠你用電腦模擬,搞很逼真的演習就能取代的。
坦白說,中國政府的救災反應慢一步,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經驗不夠,第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我們過去罵慈濟,別人家地震救啥屁災;結果921 大地震後,第一批能快速進入災區救災的反而是慈濟。
所以我們應該派人去救災,不但是幫助別人,也是替自己未來可能遇到的災害作保險。

說句實話,那些被壓在瓦礫堆裡的學生,有幾個真的見過台灣人啊?!

6. 任何天災,都比不上人禍!
這是我最恨的一點。
緬甸軍政府是王八。
中國政府的死腦筋是王八。
那些承包學校建築的建商是敗類。
那些放政治嘴砲的是缺德。

少掉這些人渣,真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不用冤死,有多少人不用面對家破人亡….

總統選戰選到今天…

我覺得總統選戰選到今天,對台灣人民最大的貢獻是:

大家對美國的移民法規越來越清楚了。

相信這對想要辦理美國移民的家庭來說,這真的是省下了一些顧問費。

接下來最後幾天,我們也應該可以更深入了解大不列顛與聯合王國的移民相關知識。

只是各種平台上的討論見多了,我開始好奇台灣其實很多人都很懂嘛,只是這群人的熱情能不能維持到大選後為國家的未來說一些有建設性的嘴砲就不得而知了。

我看九把刀 VS 陳生。


要不是我們家敬愛的妹妹來要感想,又嫌我的感想沒梗沒cue點,我才沒必要寫這篇。

首先我想說的是,我並不喜歡九把刀的文章。
這種不喜歡的感覺就像女生會發好人卡一樣 – 不是你不好,只是我不愛。

而這一次九把刀 vs 陳漢寧,坦白說,
當我非常勉強自己想要試著把都市恐怖病‧語言看完時,抱歉,我還是沒耐性看完。
不過當我兩邊都翻完後,再回頭看都市恐怖病‧前言時,我笑了。
真的是笑了整整一分鐘。

呀呀呀呀呀,前言裡說了什麼呢?

什麼是真正的恐怖?
驚聲尖叫的血肉橫飛?不。
七夜怪談式的沉重氣氛?未必。
希區考克式的詭異?有一點味道,但還不夠。

面對一個殘忍的兇手或躲在角落中的鬼魅,是大家都會害怕的。但是我們知道別人也一樣害怕,我們也可以逃。有退路,有依靠,就不見得恐怖。

只有當一個人孤獨地面對未知時,恐怖才真正存在。

什麼是未知?
人被剝奪了什麼或被附加了什麼時,會陷入未知?
秩序,在這裡是串聯每個故事的概念。

在我眼裡,九把刀跟陳生都真的掉入了筆下所描繪的,恐怖而無知的世界中,而這一切的導火線,就是抄襲兩個字。

用力的看看這篇對比文,用力的去看看九把刀的自述,看看陳生的自白
你看出了多少抄襲以外的資訊?

用力去回想你所看到、聽到、想到一切有關這個事件的評論,
你、我、週遭的反應、媒體、相關人士的言行反應?
跟他們筆下的主角,眼中所見到的那些語言錯亂而邏輯崩壞的人們有什麼差別呢?
難道你還沒發現你也被迫身陷在這個故事裡,荒唐、瘋狂、無知、恐怖世界嗎?

大家都瘋了。

把整個事件攪得像一池深淵,讓大家身陷其中無法自拔,難道是一個知名作家跟一個高中生的合體攻擊就能辦到的嗎?

寫作者與瘋子最大的不同就是,當寫作者真的陷進自己筆下的恐怖世界時,在恐懼與無知的壓迫下,他不一定逃的出來;
但是一個瘋子,就會自得其樂,泡一杯血水,靜待這個世界崩壞毀滅。

如果毀滅的速度不夠快,那麼他就會再次掄起大刀,砍下另一個熱血白痴的靈魂,希望他軀殼裡的血夠喝到世界毀滅的那一刻。

你想知道我對這事情認真的看法嗎?
是抄襲是仿作是原創還是同人本 ( 啥?)
我沒興趣。 天下文章一大抄,只是看人各憑本事罷了。我只知道天才的作品不是一般人能仿冒的出來的。

至於誰抄誰誰告誰誰對誰錯誰該相信誰誰該投票給誰,
關我屁事。 這事情最後是那些把錢當食物吃的大人說的算的。我只知道我不會抄襲九把刀,因為我看都看不完。

看不爽的話,殺光它們就好了。

今天是希拉蕊的告別式。

紐西蘭人心目中,20世紀最偉大的國家傳奇英雄,

艾德蒙·珀西瓦爾·希拉里爵士 ,KG,ONZ,KBE(Sir Edmund Percival Hillary,1919年7月20日-2008年1月11日),在今天早上走完了他的最後一程。
點這裡看國葬影像紀錄。

你也許不認識他,不過他做過的事情可能比騎摩托車橫越澳洲大陸還要瘋狂。
在1953年5月29日,34 歲的希拉蕊爵士與他的嚮導丹增·諾蓋,成為人類歷史歷史紀錄上第一組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的探險家。
( 以下文字引用自wikipedia )

1953年4月,英國登山隊在珠峰南坡5356米處建立了大本營,經過40多天的努力,在8500米處建立了突擊營地。希拉蕊與丹增·諾蓋被分為第二組出發。5月26日由於風雪大作,第一組隊員受挫。5月29日,氣候轉好,上午6:30,希拉蕊和丹增·諾蓋出發沖頂。經過5個小時的努力,於11:30登頂成功,這是人類首次攀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峰頂。二人在峰頂展示了聯合國、印度、尼泊爾和英國國旗。丹增還舉行了簡短的佛教儀式。


這個消息,在1953年6月2日,現任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加冕式當天傳到了倫敦,對當時整個英聯邦來說,是相當驕傲的一件事。而這份成就,也可以說是20 世紀人類探險史上最偉大的驕傲之一。

1953年7月16日,希拉蕊爵士受封大英帝國爵士勳章 ( KBE),1987年他獲頒紐西蘭最高榮譽的紐西蘭勳章(Order of New Zealand ),1995 年則獲頒英格蘭最高榮譽騎士勳章 : 嘉德勳章。 ( P.S: 除僅限於英國國君、威爾斯親王和最多24名活著的成員,以及少數特例成員。 )
( 當時紐西蘭電視台的新聞畫面 )

而1992 年,紐西蘭政府則早已把他的肖像,放進了五元鈔票裡。

完成登頂之後,希拉蕊爵士的生平事蹟還有:
● 1958年1月4日,率英國南極探險隊首次到達南極點。
● 1960—1965年,屢次在珠峰地區探險。
● 1966年,首次在聖母峰地區建立醫院。
● 20世紀70年代,長期旅居尼泊爾,為尼泊爾培訓登山嚮導。
● 1985年,出任紐西蘭駐印度高級代表。
● 2007 年1月,再次踏上南極,參加發現Scott Base 50周年活動。

2008年1月11日,希拉蕊爵士因心臟病病逝於奧克蘭,享年88歲。
當天中午,總理向全國宣布希拉蕊爵士的消息,全國降半旗至告別式當天以示哀悼。

對於紐西蘭人來說,希拉蕊爵士是他們心目中最出名,最偉大的傳奇英雄。謹以此文表達對他的懷念。

相關的影音: ( 需要看完廣告 )
Tribute of Sir Edmund Hillary

再批台北市議員李文英。

最懂文化的李文英議員在部落格也用強調奶大的日式情色公仔。
沒有什麼理由,只是因為看了這篇我想寫。

批評一: 心態可議,自私無恥。
整個事件到今天已經很明顯了。就是李議員效法陳水扁的成名三部曲 : 衝突、對抗、妥協。
李議員藉由社會大眾對於動漫次文化的誤解挑起戰火,剛好又有一群蠢動漫迷很容易被煽動火上加油,剛好被你利用成了你搶佔媒體的最好幫手。

有長官說話就開記者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腰說「我這麼愛台北市,難道我錯了嗎?」,然後鞠躬一下把事情壓下來。
沒長官批評就發新聞稿眼睛鼻子抬得老高大聲嗆「我這麼愛台北市,難道我錯了嗎?」,把事情炒更熱才好開記者會。

怎麼樣都是你最占便宜。這種爛梗可不可以不要再用啦!

批評二: 說話沒邊,言論錯亂。
質疑一: 到底是誰的資料?
聲明稿中一再強調:

依據台北市立美術館提供的資料,每一年申請展覽的藝術家多達80位以上,但能入圍展覽的只有5位。很多藝術家長期以來就詬病,台北市立美術館的黑箱作業,且常常以不夠水準的理由刷掉藝術家的作品。

可是在之前新聞稿中又是不同的說法:

李文英議員表示,有多位藝術家跟他陳情,台北市立美術館宣稱鼓勵多元文化藝術創作,但每年有80位左右優秀藝術家申請展覽,但僅有5位能通過審查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

有圖有真相 ( 只是檔案非常大 )

什麼時候藝術家陳情變成北美館提供的資料了?

好,就算是藝術家陳情時提供的北美館資料,聯考沒考嗎? 老師上課沒教嗎?
算數學要寫證明,寫論文要有引用,揭發黑幕要證據,既然你覺得有黑幕,妳不會開公聽會公開這些資料讓妳的頭家台北市民評斷嗎?! 台北市民市民都是只會投票的傻瓜,只有你跟你那票藝術家懂藝術嗎?!

質疑二: 妳愛宮崎駿,收藏拿出來證明。

二、我再次聲明,我從來沒有反對動漫畫,我也跟大家一樣很喜歡動漫畫,而且還收藏了一整套日本宮崎駿的動漫畫系列。

為了證明你愛台灣,你就要公開嗆國民黨、罵共產黨;
請你為了證明你跟大家一樣很喜歡動漫畫請把你收藏的一整套宮崎駿的動漫畫捐贈給台北市立圖書館,以正視聽。
為了避免你作弊,維基百科很清楚的列表,看看議員所謂的一整套裡,有幾套正版動畫,又有幾本正版漫畫。

質疑三: 你真的不反對嗎? 你真的沒打壓嗎?
聲明稿中第五點全文照抄:

五、其實台北市還有「當代藝術館」可以展覽,所以並不是反對這次海洋堂的展出,而是應該選擇其他較適合場所展出。本人再次提出聲明,我們從未打壓動漫文化,也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更希望台灣的動漫文化能蓬勃發展。

可是在聲明稿中中第三點就說:

但這次卻是美術館主動策展,花費人民納稅錢770萬邀請日本海洋堂來台展出,所以讓很多藝術家覺得不公平,到底藝術的標準何在!?

到底藝術的標準何在!?

妳同一篇文章又質疑花費人民納稅錢770萬讓很多藝術家覺得不公平,到底藝術的標準何在!?

同時又說並不是反對這次海洋堂的展出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

我們到底要相信你哪一點? 為什麼美術館不能主動策展? 難道商業裡就沒有文化嗎? 情色裡就沒有文化嗎? 只有台灣有文化? 還是只有你最有文化? 你是北美館館長嗎?

質疑四: 換了場地你就不會去鬧場嗎?

五、其實台北市還有「當代藝術館」可以展覽,所以並不是反對這次海洋堂的展出,而是應該選擇其他較適合場所展出。本人再次提出聲明,我們從未打壓動漫文化,也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更希望台灣的動漫文化能蓬勃發展。

可是新聞稿的標題就很清楚了:

是商業? 還是藝術? 台北市立美術館淪為暴力的、色情的商業櫥窗?

如果是聯考世代的同學看到這篇作文題目,應該會明白命題者是希望我們申論商業、暴力、與色情(主詞)充斥北市立美術館;換句話說,商業、暴力、與色情才是文章的主題,至於是在哪個美術館,只是一個名詞問題。

對於新聞稿的質疑,我前一篇就說很多了。
如果說,新聞稿的重點是質疑美術館的黑箱作業,那整篇不及格。因為文不對題。
如果說,新聞稿的重點是質疑美術館的情色充斥,那就是議員口是心非,因為不管搬到哪裡展,你就是會去質疑人家胸大奶大。

批評三: 強詞奪理,強渡關山,土匪行為。
聲明稿中第四點提到:

我在12月初接獲檢舉,主要也是針對「情色區」有10尊露兩點、姿態猥褻的少女娃娃,家長希望不要在具有教育功能的台北市立美術館裡展出,或者是分級展出。我本著民意代表的職責,來反映家長的意見,有錯嗎?

同時在新聞稿裡也提到:

現場更有參觀的學生家長反映,北美館暗藏春色,其中更有一區情色區展示多支爆乳、露點、姿勢猥褻的公仔娃娃,將商業的、暴力的、色情的玩具展放在美術館中,等於是對主要參觀群的青少年倡導「雛妓情色文化」。

可是就在聲明稿中的下方轉貼了中國時報的新聞,其中就明說:

北美館館長謝小韞表示,此次展覽確實引進露點公仔,為日本知名模型家BOME的創作系列,作品清一色是「性感美少女」。但她指出,目前因外界對此系列作品是否開放參觀,頗有爭議,故館方尚未決定展出,尚在考慮是否進行分級參觀。

針對外界控訴北美館展出情色公仔,謝小韞澄清,BOME的創作不宜冠上「情色」標籤,BOME在公仔、模型界耕耘多年,有日本「御宅族之父」的尊稱,「其創作的風格就是如此」。


館方根本沒有展出的東西,是哪位家長帶著小孩硬闖「情色區」看到的? 硬闖沒有展出的「情色區」就可以檢舉? 你硬要說人家沒有做到分級,這真的是你所說的

本人再次提出聲明,我們從未打壓動漫文化,也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

這不是打壓是什麼?! 這就是你口中的尊重?!
這是館方渾蛋失職? 但是你跟那群家長帶頭沒教養?

我媽跟你檢舉故宮博物院裡有收藏明清兩代的春宮圖,你要不要也去故宮的倉庫會勘、順便來個新聞稿說故宮暗藏春色?

難道你還敢說沒有錯嗎?!

批評四: 只許自己貼情色,不許人家關門展。

你真的不是衛道人士。你只許自己部落格貼情色娃娃讓大家欣賞,不准美術館收門票去展覽。好一個市民服務啊!

批評五:小人一個,狂妄自大,愧對師長選民。
聲明稿中最後一段提到:

七、從政以來我ㄧ向是清廉自持,全心投入、專業認真,

清廉自持?
哈! 魯迅在評老殘遊記時就說了

摘發所謂清官之可恨,或尤甚於贓官,言人所未嘗言,雖作者亦甚自喜」。

清官之所以比貪官還可怕,就是因為覺得自己不貪就了不起了,魯莽行事闖下的大禍比貪官還慘烈。

全心投入、專業認真?
新聞稿聲明稿中之間的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同一個水準寫出來的文章。
從排版來說,新聞稿是沒有排版貼上去的;聲明稿中則是在Microsoft Word 縮排過後再貼上去的。

因為我在引用時就發現句子在很莫名奇妙的地方會斷行:

從文章來說,新聞稿的文筆之爛,語焉不詳、矛盾一大堆,根本不像一個聯考歷經北一女、台大出來的人寫出來的文章。
比較起來,儘管還是在硬撐,但是聲明稿中的講話比較有條理,官威也大的多。

到這邊我就想問了,
為什麼可以容許自己的助理寫這麼爛的文章,自己不親自寫也不在發布前審稿潤稿,就讓一塌糊塗的新聞稿給人會錯意、捅大簍子?
這能怪媒體模糊焦點嗎? 這能怪看的人心生誤會嗎?
製造衝突與誤會就是你所謂的全心投入?
發布不知所云的新聞爛稿就是專業認真?

是誰打壓誰? 是誰誤會誰? 是誰比較弱勢? 又是誰比較兇?

乾脆讓你助理來當議員好了。你去三立演摩天輪,天天有鏡頭。這樣的議員水準沒選上真的是台北市民的損失嗎?

結論以上幾點,我個人認為李文英議員並不需要道歉。李議員所該做的是立刻退出民主進步黨,並立刻加入國民黨,從此效法先總統 蔣公的精神。
像你這種強詞奪理,愛作秀,屠殺台灣2 千3 百萬人心靈的文化屠婦,你的功勳媲美蔣公啊! 要不要你死後請憲兵幫你守靈,我們也幫你蓋個文英廟來紀念妳呢?

真是後人有詩贊曰:

只准學生當街露鳥
不讓模型衣著曝露

橫批 : 進步誠實

李文英還是回老家種田吧。

( LV 櫻花包的設計師: 村上隆的作品: My Lonesome cowboy )
這種爭議在台灣要解決起來太簡單了,只要請海洋堂在展館門口做一尊像上圖的「英九好娘打手槍」,我就不信議員大人你他媽的還敢放一個屁。

雖然這樣說很失禮,但是我真意外台灣大學、北一女可以教出這種村婦,而我們的選民更是有水準,選了這麼純樸的村婦當我們的民意代表上電視作秀。

我想一條一條的列出李文英議員的無知、無恥、無理與無聊。

請問李議員:
1. 請問李議員真的認識海洋堂嗎?
我知道李議員很忙只會作秀,所以我幫李議員介紹一下。
株式会社 海洋堂
成立於昭和39年4月1日 ( 西元1964 年 )
資本額 : 日幣2,000萬円 ( 約585 萬台幣 )
營業額 : 2004 年總營業額: 27億円 ( 約合新台幣7.8 億 ) , 2005 年總營業額: 30億円 ( 約合新台幣8.76 億 )
營業實績 :

■ 博物館展示品の製作,例如: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 ( wiki 連結) 收藏的「特異龍 VS 梁龍」( サウルスvsバロサウルス google 上找來的圖,不一定是博物館裡那份。 )
■SFX用造形,例如: 電影版逆襲的哥斯拉(1984)影像模型的製作。
■為各企業製作各種精緻商品。
■製作各種媒体的立體物品: 例如, 替日本NHK 節目製作始祖鳥復原模型。

■2005 年開始,籌劃美術展覧会「造形集団・海洋堂の軌跡」巡迴展覽,在日本11個美術館展出。台灣北美館是海外巡迴第一站。

( 資料來源: 株式会社海洋堂 )
我就不懂李議員在那邊叫啥屁洨。以海洋堂的成績,這麼多年所累積的商譽與銷售量,要是海洋堂是台灣人開的,說他是台灣之光都不太過份。不知道為什麼海洋堂不能作為「現代藝術」的代表之一?

2. 李議員用什麼標準斷言動漫遊戲相關產品就等於玩具?
在北美館《欲望與消費-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的介紹中

本館舉辦「欲望與消費-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展,以日本造形集團「海洋堂」40年來的發展歷程為主軸,展出三千件大中小型模型,在回顧其歷史的同時,對現代日本御宅族文化和次文化的特質、內涵與根源,以及模型文化與美學涉及的當代藝術、慾望與消費文化領域進行更進一步的探究。

從頭到尾,北美館就沒有說這是一個玩具展,就連很多市售海洋堂商品包裝有寫明對象年齡,公司自己都沒把它當玩具在賣。認為這是一個玩具展的,只有一群以李議員為首,「所謂的大人」,一邊罵別人心中都有大中至正拆不下來,一邊奉承「玩具是小朋友玩的,動畫是給小朋友看的,漫畫是閒雜書」這種威權教育的遺毒。
有空去北美館會勘,怎麼沒空去自由廣場面壁思過啊?

3. 李議員,您的中文怎麼這麼爛?
我們從李文英議員的文章中,可以看到這段話。

日本的次文化藝術竟然大而堂之的進駐北美館展出,硬把單純的玩具展,拼湊為跟藝術結合,

李議員,我的解讀是: 您已經說了 日本的次文化是一種藝術,那為什麼後面又說 這是玩具展,拼湊為跟藝術結合 呢?

另外莫名奇妙的一段:

李文英表示如果這些展出的公仔娃娃是藝術,北美館更應主動規劃,展出有百年歷史的台灣文化史艷文、藏鏡人、黑白郎君等知名布袋戲偶。而不是一味追求流行、趕時髦。

在這段文章中,李文英議員提到兩點:

台北市立美術館為台北市的首要教育藝術機構,應當謹慎選擇適合的、藝術性高的作品展出。非主流的次文化展出應該由其他藝術場所展出,例如:當代藝術館。

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展出應當是藝術品而非商品

總合整段文章的邏輯,我的解讀如下:
●北美館與當代藝術館。
我查了一下,位於台北舊市府的台北當代藝術館定位:

當代館的發展定位與規劃方向
當代文化的生發激撞
全球性與跨文化的發展視野
當代城市的創意行銷

北美館定位則是:

將美術館朝向「現代化、國際化、本土化、精緻化」的方向發展

維基百科北美館的解說:

台北市立美術館,是一家位於台灣台北市的美術館,成立於1983年12月24日,典藏的作品類型相當廣泛,但主要以台灣的當代藝術為主。常簡稱為「北美館」。

而北美館館方的解釋是:

館方表示,1980年代後出現於日本的「御宅族」文化,包含大量的電視動漫畫元素,其結合模型、公仔玩具產業,深深影響台灣的流行文化,也足以讓台灣近年崛起的創意產業文化作為借鏡。

我個人認為,以兩館的定位而言,這次海洋堂的展覽放在任一展館都不會偏移自己的主題與定位。

●北美館更應主動規劃,展出有百年歷史的台灣文化。
所以我說那些排不到展期的藝術家永遠排不到隊,因為他們笨到找錯議員做選民服務了。
按照李議員的說法,沒有百年以上、知名度不夠的展品,北美館永遠不應該主動洽展。

●北美館能展公仔,就能展出布袋戲偶。
以議員您的本事,幫北美館接洽還有什麼問題嗎? 相信很多人都很期待的。

● 商品不應該出現在藝術館。
商品的定義很籠統,如果說李議員覺得這麼公仔是商品,那麼我們試著稍做衍伸,
那些拍賣場上的畫作、雕刻,和他們在藝術管理販賣的複製品就可以不算是商品嗎?

那麼紐約曼哈頓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IBM 於1995 年發表的Thinkpad 701 TrackWrite,照李議員的邏輯,這間博物館已經淪為IBM的附庸了。

● 博物館不應該展列次文化藝術。
根據維基百科次文化的解釋:

次文化在社會學中,是指在某個較大的母文化中,擁有不同行為和信仰的較小的文化或一群人,亦稱亞文化。次文化和其他社會團體之間的差別,在於他們有意識自己的服裝、音樂或其他興趣是與眾不同的。

一個文化通常包含了很多個次文化。次文化和其母文化有很大一部分是結合在一起的,然而在某些特別的面向上,兩者之間就會有極端的差別。某些次文化的差異在到達了某個程度以後,會擁有自己的名字。

按照以上的邏輯,從現在起,李文英議員就應該嚴厲監督北美館,舉凡原住民文化藝術、二二八時期相關藝術作品、新銳作家的作品、北市青少年藝術創作這些展覽一輩子都不該出現在北美館。因為他們不是「非主流」「不夠老」「沒代表性」就是「藝術不夠高」

我就覺得他媽的奇怪,憑什麼北美館不能邀展非主流文化? 就某個角度來說,整個台獨運動文化也是從「非主流」、「次文化」逐漸變成主流的呢?

3. 李議員,妳的情色的定義在哪?
李議員的文章中有以下這段:

北美館暗藏春色,其中更有一區情色區展示多支爆乳、露點、姿勢猥褻的公仔娃娃,將商業的、暴力的、色情的玩具展放在美術館中,等於是對主要參觀群的青少年倡導「雛妓情色文化」。

 

首先感謝小掰同學Wesly 同學這裡提供了一段很有趣的資料,我們先來看看李文英議員在2006年02月17日 環保裸男V.S.首都風化 寫的幾段話。

首都在一個國家裡通常扮演的是進步火車頭的角色,也是蘊育革新議題的溫床。

只是,一場社運的訴求卻招來台北市中正一分局打算以「妨害風化」來處理,那就令人啼笑皆非了。

首先,依照刑法對「妨害風化」的描述,幾乎都脫離不了「猥褻」或「性交」的字眼。而情慾的流動恰巧又完全是自由心證,有的人看到街上辣妹的股溝或星光大道上明星走光就性趣盎然,但一般人,包括警方並不會因此指稱其「猥褻」。

何況,嚴格說來,這幾位學生的重要部位皆以字報遮蓋,至多只能說是「擬裸體」,一場訴求「乾淨」、「原生」的環保活動被警方視為「猥褻」,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馬市府放著市街巷弄裡和網路世界裡的無限春光不管,卻單挑環保團體,顯露的其實只是其保守的管制思維和對社會運動一貫的陌生疏離。這樣的首都,真令人搖頭汗顏。

警察大人們,何妨以開放包容的態度面對社運的創意,切勿將焦點導向「色情風化」,方能讓社會大眾更精確地來理解此一事件。

我不想說李議員是換了場景就換了腦袋,或是批評他只是為了政治做秀讓郝龍斌難看。
我只想請李議員向市民回答,您的情色定義標準在哪?

● 是依照素材嗎? 大理石頭雕的裸男是藝術,塑膠成型的比基尼少女是情色?
● 是依照年代嗎? 作者死掉的作品才是藝術,活在當下的現代作品就是情色?
● 是依照價錢嗎? 富士比拍賣百萬才是藝術,網路限定販售的商品就是情色?
● 是依照得獎嗎? 色戒有得獎情色也是藝術,模型沒得過獎藝術也要變情色?
● 是看愛台灣嗎? 李安台灣出生所以是藝術,海洋堂商品大陸製造所以情色?
● 是看誰當政嗎? 國民黨當政所以都是情色,民進黨當政海洋堂展覽有創意?

您不是說首都是一個國家裡通常扮演的是進步火車頭的角色,也是蘊育革新議題的溫床嗎? 怎麼展覽不合你意就翻臉了?
您為什麼可以罵市長放著市街巷弄裡和網路世界裡的無限春光不管,自己卻單挑美術館一個小角落數說春色無邊?
您可以罵警察,自己卻不能開放包容的態度面對塑膠模型的創意,切勿將焦點導向「色情風化」,方能讓社會大眾更精確地來理解此一事件,這不是兩套標準嗎?
您不是說而情慾的流動恰巧又完全是自由心證有的人看到街上辣妹的股溝或星光大道上明星走光就性趣盎然,但一般人,包括警方並不會因此指稱其「猥褻」? 看到塑膠模型會有情色的感覺,難道您是戀物癖?
BOME 村上隆合作的作品被您說是對主要參觀群的青少年倡導「雛妓情色文化」。那麼有買村上隆設計的LV 限量櫻花包的女生都是認同雛妓文化的嗎? 那畫Psyché et l’Amour 的畫家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就是在暗示小學生們可以脫光衣服搞親親囉?

台北市有這樣的議員,真令人搖頭汗顏。

我非常期待您能拿出您作秀時的氣魄,在電視上好好回答這些問題,不要被逼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在攝影機前哭腰。

最後要來說說我的批評。
李文英議員女士,
妳當然不是衛道人士,因為妳根本沒道理可言。
你當然沒有反日情結,因為妳根本不敢惹日本。

妳可以不認錯,但是妳應該對我們的日本朋友道歉。不知道從你嘴裡一句話,可以讓日本國民們對我們台灣的形象有多少負面印象。只因為妳愛上電視出風頭,粗暴地強姦日本人的智慧與文化。ACG 文化逐漸流傳到世界,美國、歐洲都逐漸認同的時候,你卻敢胡亂批評,難道嫌我們邦交國太多,得罪幾個沒關係?在阿扁每次努力拼外交的同時,你在後面忙著扯後腿,黨裡有妳這種同志,還不如養條狗有用。

喔,對了。TVBS 的新聞記者跟主管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雖然其他新聞媒體也是渾蛋,不過比起來,TVBS 更欠幹。

不負責的: 北美館歐洲雕塑展 議員:太色情

( PS: Psyché et l’Amour, 1879 )

台北市立美術館花了70億,重金禮聘歐洲經典雕塑來台展出,不過有台北市議員很生氣的說,有家長反應,其中一些女性雕塑有穿等於沒穿,身材曲線太明顯,讓參觀的人很尷尬,而我們現場訪問一些參觀的小學生,似懂非懂年紀的他們則是覺得看的很不好意思。

真的很難得,歐洲經典雕塑作品漂洋過海來北美館展覽,但其中一些穿著少少的藝術作品,卻讓台北市議員很不滿。民進黨台北市議員艾柞秀:「花了人民的70億,用一樓整個大廳在幫歐洲,歐盟這樣的組織做一個所謂藝術品的推展,是不是台北市立美術館,已經淪為一個歐洲的奴才,這沒手的女人你不要以為殘障就可以隨便露奶。」
( PS: 斷臂的維納斯 )
可能是因為早就預料到有爭議,北美館將其中一些情色系列的展覽品暫時收起來,
(PS: 強暴薩賓婦人 )
但部分姿勢怪異的雕塑作品,還是成了話題。
( PS. 小便少女 )
台北美術館館長謝小韞:「能夠把這麼多經典作品集合起來,第一次在海外展出的城市,我們接洽了10年多才成功,至於是色情與否的,這樣一個定義的問題,我們其實是,這是一個平台,我們交給社會大眾來做一個公評。」
記者:「你會不會覺得他穿太少?」參觀小學生:「會。」
( PS: 米開朗基羅大衛像 )
記者:「你一直看人家雞雞你會不好意思嗎?你幹嘛臉都紅了?」參觀小學生:「…。」大人看來見怪不怪,但似懂非懂的小學生卻覺得尷尬,歐洲藝術展覽進了北美館,又引發藝術跟色情那一線之間的敏感。

( 備註: 本篇全文改寫自本篇。)

延伸閱讀 :
名畫當不雅影視處鬧笑話 神話書封面用裸露作品 一度勸書商停賣 ( 明報 )
露點?不雅?孌童?請你投訴我。
情色Blog之二:色情與視力

本日三連發第三蛋:繼往開來,惡靈退散。

為了慶祝本站三週年 + 本人N 周年 ( N > 1),特選打混三篇以資慶祝。

因為沒看過這部的,六十成也沒有Nico 帳號,所以提供youtube 連結。

這大概是Nico Video 成立時與陰莖王子網球王子舞台劇的兩大齊名左右護法影片。

會選出這部作為三連蛋的最後一發,當然是有理由的。

第一,這首歌莫名奇妙地紅,紅到被邀請在今年夏天,日本武道館舉辦 Animelo Summer Live 2007 演唱會中面對現場上萬名歌迷做現場演出。

現場實況,真難想像全場1 萬多人跟著一起喊 惡靈退散~ 惡靈退散~

第二,本站不能跟這麼偉大的作品相提並論,不過莫名奇妙的精神我會努力傳承下去?

第三,個人一點小小的希望。就是大悲咒也可以編成Eurobeat,Hard house,Death Metal,至少讓沉迷的人有機會得到救贖?

第四,我真的覺得現在台灣是魖魅魍魎惡佔生活;池淺王八多,屎尿三大坨。
如同歌詞說的:

面對這些科學力量束手無力的怪異之輩,就只能靠陰陽師了。

所以,親愛的朋友們。困難的時候總會過去的。只要有一片葉子,我們就可以一起來
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

相信我們的生活一定會更美好。

有人說留德的人講話就是很直。我只是想說,像我這種留宅的人講話也蠻難聽的。

感謝大家這三年來的支持,僅以這打諢的三篇和大家一起分享,再次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