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罪了方丈還想走?! 我看城邦的囧rz 新聞稿。


永遠的真田幸村 那看到了 代轉城邦文化關於「去死去死團」衍生好人卡商標權爭議之澄清信函後,心裡感觸很深。
儘管商標局已經宣佈囧rz,好人卡兩案不可能通過,我還是來發表一下我的感想好了。

我不是學法律的,我也從來不相信法律是保護正義的,法律是保護權勢者利益的工具。
我先來講一個2000 年的大事,就是Konami 與 Jeleco 的 商標註冊大戰
我現在已經找不到當時的新聞了,如果有網友有印象,或許可以找出當年Konami 註冊的,相當爭議商標列表,只能說是五花八門,舉凡食衣住行育樂,流行古典日常熱門無一不包,
換句話說,嚴重程度到只要你走在路上與朋友的日常對話中,其中好幾個關鍵字都有可能侵犯到konami 的版權。

這個案例告訴我們什麼? 商標權多麼誘人呀! 只要你把雞毛成功註冊為商標,路邊賣雞毛撣子的小販,市場裡殺雞拔雞毛的屠戶,你都可以告他侵犯你的權益,告他賠個幾百萬都不是啥問題。

所以,在城邦澄清新聞稿中的第三條,尤其是以下這一段:

(前略) 在現行商標法體制下,亦無法排除其他第三人將此些網路集體創意文字註冊為商標之可能,唯有續行申請並立案,方能確定被網友認定為普遍公共財之創意文字,有無被註冊成商標而獨占使用之可能性。無論如何,本公司謹於此重申,嚴循一向尊重網路集體創作之立場,即使日後取得該等商標,亦不對任何第三人主張商標獨占專用權而進行任何法律追溯。

這完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說法。從頭到尾城邦都沒有說取得商標後將以什麼方式授權給眾網友使用,況且一紙沒有法律效力的新聞稿能保證什麼呢? 誰能保證未來某人用了囧rz,好人卡一定不會被城邦告? 被奪去帥印的將軍還不如能帶兵的排長呀。

再者,在城邦澄清新聞稿中的第二條中提到,

2、本公司2005年初,出版「數獨」系列圖書時,發生第三人先行將該名稱申請註冊為同類商品商標之情事,當時為避免發生侵權問題,故編輯同仁多有就商標文字進行預先防護之觀念。2005年11月初,轄下商周出版事業部著手計劃,集結網路群體創意出版《去死去死吧》一書,本書出版前編輯部門已預計製作產品做為促銷本書之贈品,包括附有「好人卡」、「orz」、「囧rz」等文字圖樣之旗幟、卡片、馬克杯、CD、徽章及「好人國身分證」等。為避免商品可能侵害已註冊存在之商標,經本公司查詢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網站,確認「orz」等商標確係已遭部分公司註冊,為免侵權故取消所有「orz」產品之製作。並決議申請「好人卡」及「囧rz」等商標,以確保日後製造該贈品時,不致生侵害他人商標之結果。

這部份當然是合情合理,理所當然的事情。只是深入看看,給我的感覺卻又不太像這麼一回事。
我找了一下澄清稿中有關Orz 的商標申請,

( 點圖看申請細節 )
這三件中,目前只有第三個是通過商標申請的,而且申請類別僅限於服飾類的專利商標,回頭再看看城邦所申請的,

這兩個圖樣,既不閃也不亮,用Windows 版的Word 2003 預設字體打出來放大就是這德性,既無識別性,使用範圍也看不出什麼專用性。
你能分出差別在哪嗎?
要是真給通過了,大概用Word 打出來印在紙上貼在路邊就有侵權嫌疑了。
如果說把幾個用微軟新細明體的字樣印成jpg 檔案交上去就想拿到商標權,然後就可以鋪天蓋地的使用,這怎麼不會引發眾怒與懷疑呢?

從Konami 的商標流氓事件,從別家公司申請商標的案例,從城邦文化不清不楚的巧言態度來看,網路鄉民的對城邦的誤解與動怒並非毫無根據的。
如果今天這事情沒有被爆出來,大家也不會開始關心自身的權益;假如今天有總統府高層收到圖書禮劵後指示讓智財局不小心通過囧rz,好人卡的話,我們可以合理的懷疑,將來喊出「是可忍孰不可忍」,「捍衛『制裁』權」,拿起官司大刀砍向眾網路鄉民的,就是城邦集團。

至於企業方面,請更注重法律之外,社會大眾的觀感。經過這一次,我對城邦的危機處理印象真的是到極點了。

去妳的囧rz城邦,乾脆改名叫XD 集團好了。

在還沒踏入21 世紀,第一次親密接觸正紅時,偶然間與一位堪稱台灣的長門有希,我的一個朋友在咖啡廳裡聊起詹宏志與城邦。
跟他聊過以後,我發現,我對詹宏志,PCHome,與城邦集團一整個改觀。從景仰佩服,到開始懷疑起來,只是沒像今天這麼氣憤。

我永遠忘不掉幾句話,

「他所說的趨勢,很多不是他想到的,大部分都是他聽來的;而那些聽來的東西,我們已經講了很久了。」

「為什麼出版所謂的『網路小說』就要橫式排版?」

今天看到這篇,囧rz 想註冊成商標?
好吧,現在城邦集團在詹宏志脫手後,開始變成土匪了。

大家知道這商標通過以後影響層面有多大嗎?
就申請頁上的的專利商標範圍,總共有以下的商品,包括

獎牌、勳章、獎杯、獎章、紀念杯、紀念盾牌、紀念牌、貴重金屬徽章、紀念章(珠寶飾品)、貴重金屬製胸章、貴重金屬製証章、貴重金屬製帽徽。
貼紙、塑膠貼紙、轉印貼紙、連環圖畫冊、簿本、圖畫簿、書籤卡片簿、書籍、雜誌、圖書、貼紙簿、印刷出版品、月曆、桌曆、海報、圖片、卡片、信封、信紙、書籤。
杯、碗、筷、碟、盤、壺、茶杯盤、杯架、非紙製非紡織品製杯墊、保溫杯、咖啡杯、馬克杯、保溫水壺、非貴金屬製杯子、飲水玻璃杯、非貴金屬製馬克杯。
背心、毛衣、襯衫、T恤、褲子、裙子、休閒服、大衣、外套、夾克、女裝、袖套、成衣、男裝、圍巾、領巾、禦寒用耳罩、帽子、服飾用手套、禦寒用手套。
徽章、證章、綬帶、臂章、肩章、布製徽章、皮製胸針、木製胸針、景泰藍胸針、非貴重金屬胸針、領針。

我們是不是還要感激城邦集團多慈悲,你寫在紙上應該不會被告了。

我真的想說,你真的那麼愛網路用語,真的那麼想竊為己有,你乾脆改名叫 XD 集團嘛!
難道XD 不紅嗎? XD 不能散撥快樂散撥愛嗎?
啥? 沒有中文名稱? 簡單嘛! 就直接翻 插屄 就好啦,多麼地KUSO,多麼地貼近年輕人呀!
( XD 十大好書推薦? 插屄十大好書推薦? )
你連 囧rz、好人卡 這些次文化都敢無恥的拿去竊為己有當商標,
多一個XD 有什麼不行的? 你們不是錢多嗎? 有李嘉誠父子給你們當靠山讓你們當文化土匪,你們還有什麼好怕的?

好,氣話也說夠了。我們現在還是要平心靜氣下來,
前幾年,日本娛樂大廠 Konami因為過分申請商標,被日本產業界冠上「商標流氓」的標籤,
最後東京法院與主管機關甚至撤銷十多件已經申請通過的商標案件。

我希望我們台灣智慧財產局能夠好好看清楚日本的例子,把這種蠢到極點的申請案儘早否決掉吧!!

對了, 不太一樣,我們還有一絲希望。
下次發明什麼網路流行語,乾脆都用自由文檔許可證 (FDL) 發布算了。

今天Spancer 結婚的日子。

不是五一勞動節喔,是我的很要好的朋友 – Spancer 的結婚日。

( 去年在蘭桂坊的爆料照片。為了避免他的新婚老婆看到照片會吃醋,我們只好加馬賽克,不過隱約可以看到那位穿黑衣服的醉鬼是男的…)

Spancer 是我到紐西蘭後,算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了。儘管我們分別來自港台,但是我們的思維,興趣,理想都差不多偉大;
而Spancer 比我更細心,更樂於助人,人品也更好。
也許沒有他,我在紐西蘭的時光會非常黯淡吧!!

我甚至可以說,如果今天我是女的,或許我會愛上他。

今天看到兄長結婚,心中真是替他開心,也替香港的未婚女生可惜,更替自己不能親自到場祝賀遺憾。

只能以這一篇讓所有港台的朋友一起分享,希望我最好的朋友,人生的下一個階段會走的一樣美好。
如果香港的朋友你認識他,請你把這一篇轉告給他。

下次經過香港,我一定會把我遲來的祝福親手奉上給你。
Spancer,新婚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