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 ‧ 我愛黑澀棒棒堂的開頭是抄來的? ( Ctrl [V] 事件 )

這是我愛黑澀棒棒堂首播第一集的畫面。只是被當成歡呼聲的YUI 消失了。

各節預告用的CM,音樂還是同一首,Cagayake!GIRLS
我是覺得消息爆開到正式撥出中間不到5 個小時的時間,就算想臨時再抄一個送到電視台替換都是來不及的。所以沒有甚麼好批評的。

如果你問我的看法。畢竟長鬍子的會有禮貌約砲,幼稚園的會喜歡黑棒升堂,當版主的會希望理性討論,每個人本來就有選擇自己喜歡的自由。

音樂的部分,我前一篇有說,就算是沒拿到授權,也頂多是不犯法的程度的借用。
如果有授權的話,不管是本次事件事發前還是事發後,當然沒有問題。嘛,就我個人感覺,這首歌的歌詞 ( 點連結看中翻歌詞 ) 被黑棒堂拿去用勉強也算切題吧….

但是不管K-ON!動畫在今年多麼熱門,歌曲如何攻占日本公信榜前十名,
台灣還是屬於冷門品除非你時常注意日本音樂或動漫;或是你有管道可以知道這些訊息

而且讓我在意的是。
動畫『設計』?
( 有流言爆料他們是星空傳媒下的員工? )
如果把兩段影片放在一起逐格比對,
all in one
finger.jpg
真的是動 ‧ 畫 ‧ 設 ‧ 計嗎? 真的只 ‧ 是 ‧ 巧 ‧ 合嗎?

《懺·絕望先生(懺・さよなら絶望先生)》動畫在台灣的能見度新房昭之作品的高辨識度而言,
恕我愚昧,我很難找到說服我這只是巧合的理由,也更難找到比「山寨」更好聽的形容詞。

就一個愛好和平前部落客而言,我當然希望金星娛樂星空傳媒能讓事件盡快壓下圓滿落幕。

只是萬一不幸火越燒越大,我相信星空傳媒與金星娛樂都不會讓火燒到自己,

● 設計這個開頭動畫的只是一群無知天真的高中生,請動漫迷們高抬貴手…
● 針對疑似抄襲的部分,本公司將進行「處理」…

到時候替死鬼就是「應該也是對動漫有所了解與喜愛的」開頭動畫製作群,跟一群動漫同好一起被媒體的嘴巴拉著陪葬。( 擋人財路沒好下場? )

或許,可以希望這三位開頭動畫『設計』師趁早出來主動解釋溝通一下;也或許,這也是隨風而逝的另一個永邦事件。

台灣有許多很強的創意人才。只是當老闆的心態或許要改一改。

向前閱讀 : 我愛黑澀棒棒堂的開頭是抄來的? ( Ctrl [V] 事件* )

我愛黑澀棒棒堂的開頭是抄來的? ( Ctrl [V] 事件* )

不知道製作單位要怎麼搪塞?
● 純粹巧合啦

● 其實做這OP 的是群宅男,

還是打算當不知道,沒這回事啊?

不多說廢話,先來看香港商亞太星空傳媒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行銷企劃部 在YOUTUBE 上自行放出的我愛黑澀棒棒堂搶先看

影像抄襲部分。 ( 更新 )
明顯抄襲懺.絕望先生第三季OP

怎麼會有人蠢到去抄新房昭之*的作品?!。
*( 在日本,新房昭之可是稱為KUSO大王「原作粉碎機」天才型的動畫導演,日本一年近百部新作動畫,幾乎沒有一部跟新房昭之的風格類似 )
左邊是我愛黑澀棒棒堂的開頭 ↓ ( 點圖放大 ) 右邊是懺.絕望先生第三季OP ↓ ( 點圖放大 )
Untitled-4.jpg
Untitled-5.jpg
Untitled-6.jpg
Untitled-7.jpg
( 更新 )有一點一定要強調的。
以上三張手指圖,都是連續的CUT SCENES 。
finger.jpg
( sourced and modified from http://nyontaka.net/archives/5845 )
另外日本語的網友提出對眼睛開合時序近乎相同的質疑,
eye.jpg
大家可以討論。
這些真的都只是巧合嗎?

音樂抄襲部分。

看完節目開頭以後請注意聽一下前十秒, K-ON! 的開頭動畫。

( 感謝網友補充 )

請注意2:38 – 2:39 的部分。
怎麼可以有製作公司懶惰成這個程度,不懂YUI (唯)是人名直接剪來當歡呼聲就算了

這個製作單位培養一堆黑澀會美眉是沒有一個能叫的嗎….

同樣的,附上伴奏版讓你再聽一次。

如果你問我的意見。
我覺得連這種頂多不犯法的借用人家的音樂+連改都懶得改(只是後面加個有液的女叫聲),

台灣是沒音樂人才了? 連個節目開頭的音樂都生不出來? 還是

這個製作單位這麼糟蹋人? 連自己的節目的開頭音樂錢都想摳下來省? 還是覺得會看到這個節目的觀眾都是無知的白痴?

在維基百科上 CHANNEL [V] 的條目裡,有討論V的含意。如果你問我,我會說那是他們想用F 不敢用,用V 取其諧音。

只能說這個製作單位無知又無恥。

相關回顧 : 黑澀會美眉之宅男不該活在世界上事件
後續感想 : 俗 ‧ 我愛黑澀棒棒堂的開頭是抄來的? ( Ctrl [V] 事件 )
P.S. PTT 的 kevin31a2 網友,您的創意就被我很有禮貌地借用了。我會很理性的。
P.S. 想轉貼轉錄的皆請自便,留個出處網址即可。

綾波零(綾波レイ) 的微笑補完計畫。

隨著新劇場版: 序的發售,綾波零 的微笑再次有了比較的舞台。

以下就是目前我所收集到的各動畫版本綾波零的微笑,雖然不算齊全,也算是一點心意。

1996 最初的版本 (TV,此版本為某字幕組的DVDRIP )

1997 劇場版 / 2003 重製版

貞本義行漫畫版 ( 感謝MI 網友提供 )

果然還是這張最棒….

2007 新劇場版

時代的進步,讓我看到了越來越內斂的微笑….

無敵星星真的就是無敵嗎?

會寫這篇,只是因為偶然間又看到這段視頻。

這樣我想起之前我很想談的一篇文章。
有二就有三,你今天吃到「無敵星星」了嗎?

會想談,就是因為文章的第一段。

玩過超級瑪麗兄弟的朋友們,就會知道「無敵星星」的妙用。只要操縱你的超級瑪麗去吃到那顆跳動的黃色星星,馬上就全身閃啊閃,輕快的配樂響起,你碰到魔菇魔菇就倒,碰到飛龜飛龜就飛掉,整個人呈現無敵的狀態,衝啊!跑啊!跳啊!快的話,靠一顆無敵星星就可以跑個大半關,直接衝到終點。可惜這段無敵的期間,只能持續15秒,15秒過後音樂又恢復了平常,你的腳步又回到了小心翼翼。

第一個: 無敵星星名字對嗎?
「無敵星星」這個名字就跟「安全氣囊」一樣詭異。

在任天堂的官方網站上,就已經明白的說這是 STARMAN既沒說他是premium 也沒說他是ultimate 更沒說他是how thin is it invincible,那個「無敵」是我們自己加上去的。

對不起,我眼瞎了。(跪)
在日文裡星星的名字是 スーパースター ( 超級星星 ),馬力歐吃到他以後會變成 無敵マリオ ( 無敵馬力歐,畢竟吃到香菇以後都叫超級馬力歐了 )。
網友的提醒,讓我翻了官網一下沒找到,倒是wiki 上有說的很白。

無敵マリオ (スーパーマリオブラザーズ他)
マリオがスーパースターを取ることで一時的に得ることができる能力。敵にぶつかってもやられなくなる。

( 簡單亂翻譯就是 : 馬力歐拿到超級星星後可以在一定時間內取得最大能力,這段期間內不會遭遇任何敵人。)

這裡也把第一代超級星星的用法說明了。

スーパースター
光る星の形をしたアイテム。ブロックを叩くと高く跳ねながら移動する。取ると一定時間無敵になり、触れるだけで敵を倒せる(但し、画面外に落ちたりタイムオーバーになってのミスは防げない)。1個1000点。

( 簡單亂翻譯就是: 閃亮的星形道具。取得道具後一定時間內無敵,敵人在觸碰後就會掛 ,但是跌落至畫面外則失效。每吃ㄧ顆可得1000分 )
所以星星可以超級,馬力歐可以一定時間無敵,但是無敵的能力還是有限制的。

第二個: 無敵星星真的無敵嗎?
無敵星星真的能

整個人呈現無敵的狀態,衝啊!跑啊!跳啊!快的話,靠一顆無敵星星就可以跑個大半關,直接衝到終點。

嗎?
看完最上面這段蠢視頻以後,你真的覺得只靠無敵星星就能輕鬆過關? 還是乖乖去磨練技術比較可靠?

第三點: 無敵星星 = 能力爆增?
無敵星星發動的時間內,可以避開所有的攻擊,但是,
○ 在沒有吃香菇變大的情形下,你還是撞不破磚塊。
○ 如果你在無敵星星狀態下不小心踩空,一樣還是死。
○ 你會錯失很多隱藏的秘密通道。例如必須踩著烏龜往上跳才能摸到的天空水管,或是靠龜殼打破磚塊出現的密道。
○ 你會永遠得不到這樣無限加命的好事。

連最新的 new super mario 也可以

第四點: 每個人身體裡都應該有一顆無敵星星嗎?
就遊戲而言,從mario 4 代開始,馬力歐都可以存一顆道具以防萬一。
問問你身邊的玩家,『如果你可以存一顆任何的道具,你會存什麼?』
我相信他們會告訴你會存 三代的葉子 ( 變狐狸後可以飛 ) ,四代的羽毛 ( 穿了披風可以飛也可以轉飛敵人 ) ,
新超級馬力的話,可能答案就多了,存龜殼 ( 游泳速度加快,撞破橫向磚塊 ) ,存迷你香菇 ( 可以跳的比較高,空中停留時間變長 ),
當然還有mr6 應該會很推崇的巨大化香菇:

威力比無敵星星還要威吧? 難道我們都應該隨時準備一顆巨大化香菇嗎?

商業分析我不懂,我不是碩士畢業,我也沒有創業經驗,我更不是職業玩家,我只知道玩馬力歐時,面對不同的關卡時,我要準備適合的道具,並且知道它們的優勢才能事半功倍,比在那邊等無敵星星有用多了。

第五點: 你該等待身體中的無敵星星嗎?
我覺得現代人的工作都很辛苦,也許壓力不像王建民這麼大,但是你的老闆都會希望員工個個是王牌投手兼第四棒,順便可以蹲捕手。
在這麼壓力下的環境,把握自己的黃金時間做最有效的發揮自然是這一篇的主題。
但是橫向冒險系列的馬力歐遊戲,目標是『在有限的時間內摸到旗竿過關』,運用你的技巧,善用不同的道具來降低過關的困難度。
你說馬力歐有蒐集星星的遊戲,當然有。 Mario64 / Mario Sunshine / Mario Galaxy 都是以蒐集星星 ( mario sunshine 是以蒐集太陽取代星星 )為遊戲目地的遊戲
但是,
那些星星 / 太陽對你過關沒有任何加分效果。他們就像代幣一般的存在。

我真的無法想像在馬力歐的世界或是現實世界裡等待無敵星星的樣子,更無法想像那些深信無敵星星『有二就有三』的信徒們,發現有些關卡裡 / 現實生活中,可能連一都沒有的時候要怎麼辦?
遊戲可以關機不玩,日子不能關機不過吧?

結語: 這是比喻失當? 還是觀念有誤?

當我們還在拼聯考時,老師有強調比喻可以加分,但是比喻失當只會把分數都扣光。
簡單的說,拿馬力歐與無敵星星來比方一個人的黃金時間,如果這篇文章是出現在一個在參加指考的學生文章上,反而要大加稱讚他思路敏捷,說理生動,該拿滿分。
但是為什麼換人就換了態度?

第一: 分析粗糙
我的看法是,這篇文章對經典的馬力歐遊戲,認識不足,資料蒐集不全,作了很膚淺甚至是有錯誤印象的言論,不像是一個觀察家 / 分析師會寫出來的文章。
如果一位趨勢觀察家所做的某件分析跟study 是很粗糙,甚至全憑兒時的記憶
那麼我們這些叢爾小民們又要怎麼知道哪些是大師認真嚴肅的分析報告,或是深思熟慮的啟發,或是兒時的記憶隨口說說呢?
市場是很敏感的不是嗎?

第二: 錯誤迷信
當然這一點是建立在粗糙的分析之上。
粗糙的分析,自然就會覺得無敵星星很強,自然就會覺得馬力歐有他就出運了。

這是很糟糕的一件事。
如果一個觀察家 / 分析師做出這樣的結論,萬一又有投資者或經營者信以為真,全力加碼的結果,
你得到的市場反應不如預期,這樣的虧本與損失,又要怪誰呢?
嗯,比方這樣說好了,一個「目標邁向國際」的新創的遊戲軟體公司,分析出無敵星星是馬力歐遊戲的甜蜜點,
於是著重在無敵星星的開發上。
你覺得一個蒐集無敵星星像蒐集金幣,馬力歐碰不到半點敵人,一路無風無浪散步終點線的遊戲會有趣嗎…

第三:觀念錯誤
如果剛才說的。過度迷信無敵星星威力,就像過度看待甜蜜點的威力。
我不懂商業經營,但是我活了這麼些年,我真的還沒看過只靠捧著一個甜蜜點就能撐起一片天的故事。

第四: 引喻失當
基本上在作文裡,拿錯誤的例子去證明一個道理,本來就是會失分的。
基於以上兩點,如果是出現在商業分析裡,我覺得這叫不倫不類,似是而非。

以上是一個沒有拿到碩士學位,沒有創過業,沒有趨勢眼光,沒當過觀察家的宅男寫的無聊文章,祝大家元宵快樂。

今天是情人節~~ ( 下午更新照片版 )

先祝大家:
( 原本 )
我也好想遇到這樣的事啊


( 原本 )
( 原本 )
從靈魂裡發出的吶喊啊!

傲嬌萬歲! 雙馬尾萬歲! 萌耶萬歲! 只要是巧克力就萬歲! 萬歲! 萬歲! 萬萬歲!

對不起我離題了。

總之祝福脫團的百年好合,沒脫團的有巧克力吃。

加映場!

可以的話從4 分50 秒看起吧,你就知道義理巧克力也可以拿的很感動的!!

三評台北市議員李文英。

我真的希望這是最後一篇,不然很有可能會繁殖成九評共產黨的規模。

既然名稱為"評",那就不能一味地批評,首先來說一些我覺得好的一面。

從好的一面來說,不管這是一個不長眼的鬧場,或是一個精心設計的局 ( 個人偏向這一點 )。 一個議員至少願意一再進行某種形式的解釋與溝通。至少在台灣,這已經很難得了。

接下來說不好的一堆。

問題一: 立場搖擺,說理立論令人糊塗。
我在前一篇所說的,從事件發生到現在,
坦白說我不能確定究竟是要質疑北美館的黑箱作業? 還是要質疑展出的內容是情色無關藝術? 還是兩個都要質疑呢?

我試著歸納出李文英議員的論點,我的理解是

質疑北美館黑箱作業,刷掉其他優秀藝術家展覽的機會,好讓海洋堂來北美館做「稱不上藝術」的情色商品展售。

問題是,從新聞稿聲明稿二次聲明稿,論點基礎其實一改再改。已經跟之前要大家關注的北美館審查過程黑箱作業越來越沒關係了。
要質疑黑箱作業,就應該提出一些黑箱審查的資料、案例,最好是有原本已經敲定的展覽被硬拔抽去展海洋堂的鐵証。
要質疑這是商品展、玩具展,就應該拿出一些令人信服力証,說明北美館這樣的展覽內容,跟台北世貿玩具展相比,只是裝潢比較好看。
要質疑展覽內容充滿情色,不應該由市議員說了算。況且市議員進入了一般市民都沒見到的展品,還要說滿城春色;這樣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現,不被批評才怪。

在我的觀念裡,所謂的代表,就是可以把一群人的意見,整理成大家都懂的建議。
如果說,有眼不識泰山會被罵白目,那批評一家世界公認的模型製造商是不是給自己也給對方難看呢?
如果說,連自己選區的選民都不能確定一份自己畫線標重點的新聞稿究竟是要質疑北美館的審查有問題,還是不爽展出內容藝術不夠高?
如果說,會勘過程充滿瑕疵,新聞稿上又對特定族群充滿偏見與打壓,
這樣的民意代表我就很難認同他的「專業」了。

問題二: 查證不足,有失公信。
今天另外一個相當大的問題是,
台北市議會已經鬧過一次腳尾飯的事件了。但是很顯然的沒有人真的記取教訓。
我可以理解公開檢舉信件時,隱去檢舉來源的作法。

但是,查證過程太草率了;用簡單一點的說法,就是明察有餘,暗訪不足。
大家都能明白議員大人親自參觀一定看不到什麼「好東西」;既然如此,不是有助理、有工讀生嗎? 花個新台幣30 元暗地去調查一下應該也不是很貴的投資吧?

再者,也是我對投訴資料最大的疑點:
第一: 一般民眾參觀時,內部根本不能拍照。


那麼檢舉資料一的圖像內容從何而來? 光是這一點就非常令人質疑。
檢舉函1

第二: 檢舉資料二的展區圖像很詭異。
  檢舉函2

為什麼圖上面有
類似藍圖的尺規線? 個人經驗不多,只是印象中還沒有看過哪一家的導覽地圖上還有附尺規的。

總結以上兩點,我就不禁要質疑?

為什麼在一般市民不得拍照的情形下,可以有現場學生家長能夠進入沒有開放的展區拍攝未開放展覽的作品?
為什麼現場學生家長為什麼會有拿到展區規劃圖?

除非說,現場學生家長只是一個吸引媒體的代名詞? 提供資料的是那些審查不通過的藝術家爆的料?

問題三: 會勘過程粗劣,真的像作秀。
看完TVBS 的新聞畫面後,

讓我想起小時候電視演的東廠太監。

小太監: 啟秉公公,小的發現京城裡的美術館竟然暗藏春色呀! ( 要用很驚訝的語氣 )
李公公: 什 ( 聲音要尖細 ) ? 有這等子奇事?
小太監: 回公公的話。小的派探子回報,裡面竟然有露點公仔啊?! ( 也要用很驚訝的語氣 )
李公公: 咱家聽說這美術館一年80個畫工都不一定能申請到展覽啊,那個咱家頗中意的誰誰誰跟誰誰誰 上回還給打了退票呢!
小太監: 況且小的已經查過了。這美術館館長是京兆尹好龍B的人馬,這個好龍B啊,經常跟皇上和公公您作對,上回還為了南門的牌匾頂撞皇上呢!
李公公: 好哇! ( 語氣要怒 ) 這好龍B 眼裡還有皇上? 還有王法嗎?! 來人啊! 給咱家備轎,我可要親自去看看這好龍B 要把這京城稿的什麼樣!
小太監: 小的遵命。

然後就請接上方的新聞畫面。

問題四: 不忘作秀,不思檢討。快刀手就切到手。
李文英議員被批判的很慘的,就是從頭到尾不忘作秀,犯錯忘記檢討。
我當然很生氣有民意代表做出這麼偏見的行為,更不高興事後可以這樣大刺刺的說「大家來北美館釘孤支」等著曝光。
明擺地拿一家外商公司和一群支持者當墊背,怎麼想都不會爽。

是人就不可能完全沒有偏見,也不可能完全不犯錯。只是現在的台灣很病態,每個民意代表大概都學會了「化犯錯為曝光,化曝光為選票」的伎倆。
只要就這次的海洋堂事件來說,從頭到尾賺最爽的就是李文英。
1. 跑到北美館鬧海洋堂展覽,做足了秀,賺到曝光。
2. 把事情炒大,讓大家都對這名字有印象。賺到知名度。
3. 事後來個沒誠意無所謂的鞠躬道歉,賺到曝光,還能貼金自己不怕抹黑打壓,專業問政。
4. 大家相約海洋堂,一票記者跟著來,又是賺到傾聽民意的曝光。
5. 等三年後大家都忘了,這就是一個大大大政績: 長期關注多元文化,關心雛妓問題,貼近青少年的聲音,順便曾經揭發北美館黑幕。

我們這群笨蛋就成了議員的墊腳石。
台灣的政客們從上到下都太會道歉,反正鞠個躬,口袋裡的錢也不會掉出來;卻從來沒有看過有人曾經真的很認真的檢討過,連檢討文都沒有。
二次聲明稿的語氣和內容,就讓我覺得

「我這個選出來的議員是不懂你們的東西啦。好啦,下禮拜我找記者一起去看看你們的文化啦,啊我這個議員都做到這樣了,你們還要怎樣?也不看看我是多少票選出來的」

的被迫無奈感。

坦白說,台灣的政治就是這樣無奈。

問題五: 觀念偏差,自討苦吃。
我先說我自己的觀點好了。
我自己算是一個不入流的動漫迷,頂多也只稱的上是一個NEET,御宅族的稱號自認我還不夠格。
但是我喜歡它。因為身處小眾文化還有一個好處,就是當你遇到同好時,有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
御宅族文化在我眼哩,真的不是什麼很高尚,很了不起的文化,甚至,我會很自私地希望御宅族文化永遠小眾下去,永遠也不要打進主流。
因為與其被誤解亂用 ( 例如PTT 的鄉民亂用宅男 )、被社會取笑 ( 例如吳宗憲、內射會美眉就覺得宅男就是淫獸 )、被拿來指責 ( 例如這次海洋堂事件 )、刻意迎合大眾 (例如Keroro 越做越難看 ),越來越「藝術」( 於是想買到精品得花更多錢 ),我看不出次文化打進主流真的有什麼好處。

可是這群怪人既不偷也不搶,努力拼經濟,既不崇拜名牌、也不崇尚皮包跑車,整天窩在家裡做自己喜歡的興趣,這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環保族群,我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夠被尊重呢?

這一次海洋堂展覽,真的只是單純的玩具展、色情展嗎?
Flickr 上,有人已經在11 月16日記者會上拍了200 多張圖片
我想,看過這組照片的朋友,一定也能理解李文英議員活該被批的原因。

這樣的成品,是能夠用玩具來形容嗎? 這樣的製作工藝水準,是學生勞作課也能做出來的東西嗎?
這樣的東西,是談不上藝術甚至是美術的塑膠製品嗎?
裡面大部分的作品都在宣揚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日本雛妓文化嗎?

我在前一篇說的,
難道商業裡就沒有文化嗎? 情色裡就沒有文化嗎?

為什麼英國名牌賣的環保袋每個人搶到翻天,而我們台灣卻是十元一個還不一定有人拿?
為什麼國外舞群的上空秀表演可以世界巡迴,而我們台灣鋼管辣妹秀卻還要常常躲警察?
為什麼日本出了一家不只是模型店的海洋堂,而我們台灣卻只有塑膠臉盆板凳的五金行?

難道台灣的環保袋比名牌的不耐用?
還是台灣鋼管辣妹天生比洋妞下賤?

既然要尊重人權,就請尊重他們的文化。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某些文化,但是我覺得最起碼的,你不喜歡它,就請不要去踢館,回來還說自己被打壓。

而李文英議員比藝人吳宗憲更為可惡的一點是,
吳宗憲說到底只是一個演藝人員,他再怎麼王八還是可以推給「做節目效果」。
身為一個民意代表,就是代表人民出來和政府對話,有面對選民、對社區、對社會負責的義務與使命。
一個議員言行失當的影響,後果是相當驚人的。

這就是我會連續三篇持續批評的最主要理由。

再批台北市議員李文英。

最懂文化的李文英議員在部落格也用強調奶大的日式情色公仔。
沒有什麼理由,只是因為看了這篇我想寫。

批評一: 心態可議,自私無恥。
整個事件到今天已經很明顯了。就是李議員效法陳水扁的成名三部曲 : 衝突、對抗、妥協。
李議員藉由社會大眾對於動漫次文化的誤解挑起戰火,剛好又有一群蠢動漫迷很容易被煽動火上加油,剛好被你利用成了你搶佔媒體的最好幫手。

有長官說話就開記者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腰說「我這麼愛台北市,難道我錯了嗎?」,然後鞠躬一下把事情壓下來。
沒長官批評就發新聞稿眼睛鼻子抬得老高大聲嗆「我這麼愛台北市,難道我錯了嗎?」,把事情炒更熱才好開記者會。

怎麼樣都是你最占便宜。這種爛梗可不可以不要再用啦!

批評二: 說話沒邊,言論錯亂。
質疑一: 到底是誰的資料?
聲明稿中一再強調:

依據台北市立美術館提供的資料,每一年申請展覽的藝術家多達80位以上,但能入圍展覽的只有5位。很多藝術家長期以來就詬病,台北市立美術館的黑箱作業,且常常以不夠水準的理由刷掉藝術家的作品。

可是在之前新聞稿中又是不同的說法:

李文英議員表示,有多位藝術家跟他陳情,台北市立美術館宣稱鼓勵多元文化藝術創作,但每年有80位左右優秀藝術家申請展覽,但僅有5位能通過審查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

有圖有真相 ( 只是檔案非常大 )

什麼時候藝術家陳情變成北美館提供的資料了?

好,就算是藝術家陳情時提供的北美館資料,聯考沒考嗎? 老師上課沒教嗎?
算數學要寫證明,寫論文要有引用,揭發黑幕要證據,既然你覺得有黑幕,妳不會開公聽會公開這些資料讓妳的頭家台北市民評斷嗎?! 台北市民市民都是只會投票的傻瓜,只有你跟你那票藝術家懂藝術嗎?!

質疑二: 妳愛宮崎駿,收藏拿出來證明。

二、我再次聲明,我從來沒有反對動漫畫,我也跟大家一樣很喜歡動漫畫,而且還收藏了一整套日本宮崎駿的動漫畫系列。

為了證明你愛台灣,你就要公開嗆國民黨、罵共產黨;
請你為了證明你跟大家一樣很喜歡動漫畫請把你收藏的一整套宮崎駿的動漫畫捐贈給台北市立圖書館,以正視聽。
為了避免你作弊,維基百科很清楚的列表,看看議員所謂的一整套裡,有幾套正版動畫,又有幾本正版漫畫。

質疑三: 你真的不反對嗎? 你真的沒打壓嗎?
聲明稿中第五點全文照抄:

五、其實台北市還有「當代藝術館」可以展覽,所以並不是反對這次海洋堂的展出,而是應該選擇其他較適合場所展出。本人再次提出聲明,我們從未打壓動漫文化,也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更希望台灣的動漫文化能蓬勃發展。

可是在聲明稿中中第三點就說:

但這次卻是美術館主動策展,花費人民納稅錢770萬邀請日本海洋堂來台展出,所以讓很多藝術家覺得不公平,到底藝術的標準何在!?

到底藝術的標準何在!?

妳同一篇文章又質疑花費人民納稅錢770萬讓很多藝術家覺得不公平,到底藝術的標準何在!?

同時又說並不是反對這次海洋堂的展出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

我們到底要相信你哪一點? 為什麼美術館不能主動策展? 難道商業裡就沒有文化嗎? 情色裡就沒有文化嗎? 只有台灣有文化? 還是只有你最有文化? 你是北美館館長嗎?

質疑四: 換了場地你就不會去鬧場嗎?

五、其實台北市還有「當代藝術館」可以展覽,所以並不是反對這次海洋堂的展出,而是應該選擇其他較適合場所展出。本人再次提出聲明,我們從未打壓動漫文化,也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更希望台灣的動漫文化能蓬勃發展。

可是新聞稿的標題就很清楚了:

是商業? 還是藝術? 台北市立美術館淪為暴力的、色情的商業櫥窗?

如果是聯考世代的同學看到這篇作文題目,應該會明白命題者是希望我們申論商業、暴力、與色情(主詞)充斥北市立美術館;換句話說,商業、暴力、與色情才是文章的主題,至於是在哪個美術館,只是一個名詞問題。

對於新聞稿的質疑,我前一篇就說很多了。
如果說,新聞稿的重點是質疑美術館的黑箱作業,那整篇不及格。因為文不對題。
如果說,新聞稿的重點是質疑美術館的情色充斥,那就是議員口是心非,因為不管搬到哪裡展,你就是會去質疑人家胸大奶大。

批評三: 強詞奪理,強渡關山,土匪行為。
聲明稿中第四點提到:

我在12月初接獲檢舉,主要也是針對「情色區」有10尊露兩點、姿態猥褻的少女娃娃,家長希望不要在具有教育功能的台北市立美術館裡展出,或者是分級展出。我本著民意代表的職責,來反映家長的意見,有錯嗎?

同時在新聞稿裡也提到:

現場更有參觀的學生家長反映,北美館暗藏春色,其中更有一區情色區展示多支爆乳、露點、姿勢猥褻的公仔娃娃,將商業的、暴力的、色情的玩具展放在美術館中,等於是對主要參觀群的青少年倡導「雛妓情色文化」。

可是就在聲明稿中的下方轉貼了中國時報的新聞,其中就明說:

北美館館長謝小韞表示,此次展覽確實引進露點公仔,為日本知名模型家BOME的創作系列,作品清一色是「性感美少女」。但她指出,目前因外界對此系列作品是否開放參觀,頗有爭議,故館方尚未決定展出,尚在考慮是否進行分級參觀。

針對外界控訴北美館展出情色公仔,謝小韞澄清,BOME的創作不宜冠上「情色」標籤,BOME在公仔、模型界耕耘多年,有日本「御宅族之父」的尊稱,「其創作的風格就是如此」。


館方根本沒有展出的東西,是哪位家長帶著小孩硬闖「情色區」看到的? 硬闖沒有展出的「情色區」就可以檢舉? 你硬要說人家沒有做到分級,這真的是你所說的

本人再次提出聲明,我們從未打壓動漫文化,也尊重多元的文化價值,

這不是打壓是什麼?! 這就是你口中的尊重?!
這是館方渾蛋失職? 但是你跟那群家長帶頭沒教養?

我媽跟你檢舉故宮博物院裡有收藏明清兩代的春宮圖,你要不要也去故宮的倉庫會勘、順便來個新聞稿說故宮暗藏春色?

難道你還敢說沒有錯嗎?!

批評四: 只許自己貼情色,不許人家關門展。

你真的不是衛道人士。你只許自己部落格貼情色娃娃讓大家欣賞,不准美術館收門票去展覽。好一個市民服務啊!

批評五:小人一個,狂妄自大,愧對師長選民。
聲明稿中最後一段提到:

七、從政以來我ㄧ向是清廉自持,全心投入、專業認真,

清廉自持?
哈! 魯迅在評老殘遊記時就說了

摘發所謂清官之可恨,或尤甚於贓官,言人所未嘗言,雖作者亦甚自喜」。

清官之所以比貪官還可怕,就是因為覺得自己不貪就了不起了,魯莽行事闖下的大禍比貪官還慘烈。

全心投入、專業認真?
新聞稿聲明稿中之間的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同一個水準寫出來的文章。
從排版來說,新聞稿是沒有排版貼上去的;聲明稿中則是在Microsoft Word 縮排過後再貼上去的。

因為我在引用時就發現句子在很莫名奇妙的地方會斷行:

從文章來說,新聞稿的文筆之爛,語焉不詳、矛盾一大堆,根本不像一個聯考歷經北一女、台大出來的人寫出來的文章。
比較起來,儘管還是在硬撐,但是聲明稿中的講話比較有條理,官威也大的多。

到這邊我就想問了,
為什麼可以容許自己的助理寫這麼爛的文章,自己不親自寫也不在發布前審稿潤稿,就讓一塌糊塗的新聞稿給人會錯意、捅大簍子?
這能怪媒體模糊焦點嗎? 這能怪看的人心生誤會嗎?
製造衝突與誤會就是你所謂的全心投入?
發布不知所云的新聞爛稿就是專業認真?

是誰打壓誰? 是誰誤會誰? 是誰比較弱勢? 又是誰比較兇?

乾脆讓你助理來當議員好了。你去三立演摩天輪,天天有鏡頭。這樣的議員水準沒選上真的是台北市民的損失嗎?

結論以上幾點,我個人認為李文英議員並不需要道歉。李議員所該做的是立刻退出民主進步黨,並立刻加入國民黨,從此效法先總統 蔣公的精神。
像你這種強詞奪理,愛作秀,屠殺台灣2 千3 百萬人心靈的文化屠婦,你的功勳媲美蔣公啊! 要不要你死後請憲兵幫你守靈,我們也幫你蓋個文英廟來紀念妳呢?

真是後人有詩贊曰:

只准學生當街露鳥
不讓模型衣著曝露

橫批 : 進步誠實

李文英還是回老家種田吧。

( LV 櫻花包的設計師: 村上隆的作品: My Lonesome cowboy )
這種爭議在台灣要解決起來太簡單了,只要請海洋堂在展館門口做一尊像上圖的「英九好娘打手槍」,我就不信議員大人你他媽的還敢放一個屁。

雖然這樣說很失禮,但是我真意外台灣大學、北一女可以教出這種村婦,而我們的選民更是有水準,選了這麼純樸的村婦當我們的民意代表上電視作秀。

我想一條一條的列出李文英議員的無知、無恥、無理與無聊。

請問李議員:
1. 請問李議員真的認識海洋堂嗎?
我知道李議員很忙只會作秀,所以我幫李議員介紹一下。
株式会社 海洋堂
成立於昭和39年4月1日 ( 西元1964 年 )
資本額 : 日幣2,000萬円 ( 約585 萬台幣 )
營業額 : 2004 年總營業額: 27億円 ( 約合新台幣7.8 億 ) , 2005 年總營業額: 30億円 ( 約合新台幣8.76 億 )
營業實績 :

■ 博物館展示品の製作,例如: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 ( wiki 連結) 收藏的「特異龍 VS 梁龍」( サウルスvsバロサウルス google 上找來的圖,不一定是博物館裡那份。 )
■SFX用造形,例如: 電影版逆襲的哥斯拉(1984)影像模型的製作。
■為各企業製作各種精緻商品。
■製作各種媒体的立體物品: 例如, 替日本NHK 節目製作始祖鳥復原模型。

■2005 年開始,籌劃美術展覧会「造形集団・海洋堂の軌跡」巡迴展覽,在日本11個美術館展出。台灣北美館是海外巡迴第一站。

( 資料來源: 株式会社海洋堂 )
我就不懂李議員在那邊叫啥屁洨。以海洋堂的成績,這麼多年所累積的商譽與銷售量,要是海洋堂是台灣人開的,說他是台灣之光都不太過份。不知道為什麼海洋堂不能作為「現代藝術」的代表之一?

2. 李議員用什麼標準斷言動漫遊戲相關產品就等於玩具?
在北美館《欲望與消費-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的介紹中

本館舉辦「欲望與消費-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展,以日本造形集團「海洋堂」40年來的發展歷程為主軸,展出三千件大中小型模型,在回顧其歷史的同時,對現代日本御宅族文化和次文化的特質、內涵與根源,以及模型文化與美學涉及的當代藝術、慾望與消費文化領域進行更進一步的探究。

從頭到尾,北美館就沒有說這是一個玩具展,就連很多市售海洋堂商品包裝有寫明對象年齡,公司自己都沒把它當玩具在賣。認為這是一個玩具展的,只有一群以李議員為首,「所謂的大人」,一邊罵別人心中都有大中至正拆不下來,一邊奉承「玩具是小朋友玩的,動畫是給小朋友看的,漫畫是閒雜書」這種威權教育的遺毒。
有空去北美館會勘,怎麼沒空去自由廣場面壁思過啊?

3. 李議員,您的中文怎麼這麼爛?
我們從李文英議員的文章中,可以看到這段話。

日本的次文化藝術竟然大而堂之的進駐北美館展出,硬把單純的玩具展,拼湊為跟藝術結合,

李議員,我的解讀是: 您已經說了 日本的次文化是一種藝術,那為什麼後面又說 這是玩具展,拼湊為跟藝術結合 呢?

另外莫名奇妙的一段:

李文英表示如果這些展出的公仔娃娃是藝術,北美館更應主動規劃,展出有百年歷史的台灣文化史艷文、藏鏡人、黑白郎君等知名布袋戲偶。而不是一味追求流行、趕時髦。

在這段文章中,李文英議員提到兩點:

台北市立美術館為台北市的首要教育藝術機構,應當謹慎選擇適合的、藝術性高的作品展出。非主流的次文化展出應該由其他藝術場所展出,例如:當代藝術館。

台北市立美術館的展出應當是藝術品而非商品

總合整段文章的邏輯,我的解讀如下:
●北美館與當代藝術館。
我查了一下,位於台北舊市府的台北當代藝術館定位:

當代館的發展定位與規劃方向
當代文化的生發激撞
全球性與跨文化的發展視野
當代城市的創意行銷

北美館定位則是:

將美術館朝向「現代化、國際化、本土化、精緻化」的方向發展

維基百科北美館的解說:

台北市立美術館,是一家位於台灣台北市的美術館,成立於1983年12月24日,典藏的作品類型相當廣泛,但主要以台灣的當代藝術為主。常簡稱為「北美館」。

而北美館館方的解釋是:

館方表示,1980年代後出現於日本的「御宅族」文化,包含大量的電視動漫畫元素,其結合模型、公仔玩具產業,深深影響台灣的流行文化,也足以讓台灣近年崛起的創意產業文化作為借鏡。

我個人認為,以兩館的定位而言,這次海洋堂的展覽放在任一展館都不會偏移自己的主題與定位。

●北美館更應主動規劃,展出有百年歷史的台灣文化。
所以我說那些排不到展期的藝術家永遠排不到隊,因為他們笨到找錯議員做選民服務了。
按照李議員的說法,沒有百年以上、知名度不夠的展品,北美館永遠不應該主動洽展。

●北美館能展公仔,就能展出布袋戲偶。
以議員您的本事,幫北美館接洽還有什麼問題嗎? 相信很多人都很期待的。

● 商品不應該出現在藝術館。
商品的定義很籠統,如果說李議員覺得這麼公仔是商品,那麼我們試著稍做衍伸,
那些拍賣場上的畫作、雕刻,和他們在藝術管理販賣的複製品就可以不算是商品嗎?

那麼紐約曼哈頓現代藝術博物館收藏IBM 於1995 年發表的Thinkpad 701 TrackWrite,照李議員的邏輯,這間博物館已經淪為IBM的附庸了。

● 博物館不應該展列次文化藝術。
根據維基百科次文化的解釋:

次文化在社會學中,是指在某個較大的母文化中,擁有不同行為和信仰的較小的文化或一群人,亦稱亞文化。次文化和其他社會團體之間的差別,在於他們有意識自己的服裝、音樂或其他興趣是與眾不同的。

一個文化通常包含了很多個次文化。次文化和其母文化有很大一部分是結合在一起的,然而在某些特別的面向上,兩者之間就會有極端的差別。某些次文化的差異在到達了某個程度以後,會擁有自己的名字。

按照以上的邏輯,從現在起,李文英議員就應該嚴厲監督北美館,舉凡原住民文化藝術、二二八時期相關藝術作品、新銳作家的作品、北市青少年藝術創作這些展覽一輩子都不該出現在北美館。因為他們不是「非主流」「不夠老」「沒代表性」就是「藝術不夠高」

我就覺得他媽的奇怪,憑什麼北美館不能邀展非主流文化? 就某個角度來說,整個台獨運動文化也是從「非主流」、「次文化」逐漸變成主流的呢?

3. 李議員,妳的情色的定義在哪?
李議員的文章中有以下這段:

北美館暗藏春色,其中更有一區情色區展示多支爆乳、露點、姿勢猥褻的公仔娃娃,將商業的、暴力的、色情的玩具展放在美術館中,等於是對主要參觀群的青少年倡導「雛妓情色文化」。

 

首先感謝小掰同學Wesly 同學這裡提供了一段很有趣的資料,我們先來看看李文英議員在2006年02月17日 環保裸男V.S.首都風化 寫的幾段話。

首都在一個國家裡通常扮演的是進步火車頭的角色,也是蘊育革新議題的溫床。

只是,一場社運的訴求卻招來台北市中正一分局打算以「妨害風化」來處理,那就令人啼笑皆非了。

首先,依照刑法對「妨害風化」的描述,幾乎都脫離不了「猥褻」或「性交」的字眼。而情慾的流動恰巧又完全是自由心證,有的人看到街上辣妹的股溝或星光大道上明星走光就性趣盎然,但一般人,包括警方並不會因此指稱其「猥褻」。

何況,嚴格說來,這幾位學生的重要部位皆以字報遮蓋,至多只能說是「擬裸體」,一場訴求「乾淨」、「原生」的環保活動被警方視為「猥褻」,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馬市府放著市街巷弄裡和網路世界裡的無限春光不管,卻單挑環保團體,顯露的其實只是其保守的管制思維和對社會運動一貫的陌生疏離。這樣的首都,真令人搖頭汗顏。

警察大人們,何妨以開放包容的態度面對社運的創意,切勿將焦點導向「色情風化」,方能讓社會大眾更精確地來理解此一事件。

我不想說李議員是換了場景就換了腦袋,或是批評他只是為了政治做秀讓郝龍斌難看。
我只想請李議員向市民回答,您的情色定義標準在哪?

● 是依照素材嗎? 大理石頭雕的裸男是藝術,塑膠成型的比基尼少女是情色?
● 是依照年代嗎? 作者死掉的作品才是藝術,活在當下的現代作品就是情色?
● 是依照價錢嗎? 富士比拍賣百萬才是藝術,網路限定販售的商品就是情色?
● 是依照得獎嗎? 色戒有得獎情色也是藝術,模型沒得過獎藝術也要變情色?
● 是看愛台灣嗎? 李安台灣出生所以是藝術,海洋堂商品大陸製造所以情色?
● 是看誰當政嗎? 國民黨當政所以都是情色,民進黨當政海洋堂展覽有創意?

您不是說首都是一個國家裡通常扮演的是進步火車頭的角色,也是蘊育革新議題的溫床嗎? 怎麼展覽不合你意就翻臉了?
您為什麼可以罵市長放著市街巷弄裡和網路世界裡的無限春光不管,自己卻單挑美術館一個小角落數說春色無邊?
您可以罵警察,自己卻不能開放包容的態度面對塑膠模型的創意,切勿將焦點導向「色情風化」,方能讓社會大眾更精確地來理解此一事件,這不是兩套標準嗎?
您不是說而情慾的流動恰巧又完全是自由心證有的人看到街上辣妹的股溝或星光大道上明星走光就性趣盎然,但一般人,包括警方並不會因此指稱其「猥褻」? 看到塑膠模型會有情色的感覺,難道您是戀物癖?
BOME 村上隆合作的作品被您說是對主要參觀群的青少年倡導「雛妓情色文化」。那麼有買村上隆設計的LV 限量櫻花包的女生都是認同雛妓文化的嗎? 那畫Psyché et l’Amour 的畫家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就是在暗示小學生們可以脫光衣服搞親親囉?

台北市有這樣的議員,真令人搖頭汗顏。

我非常期待您能拿出您作秀時的氣魄,在電視上好好回答這些問題,不要被逼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在攝影機前哭腰。

最後要來說說我的批評。
李文英議員女士,
妳當然不是衛道人士,因為妳根本沒道理可言。
你當然沒有反日情結,因為妳根本不敢惹日本。

妳可以不認錯,但是妳應該對我們的日本朋友道歉。不知道從你嘴裡一句話,可以讓日本國民們對我們台灣的形象有多少負面印象。只因為妳愛上電視出風頭,粗暴地強姦日本人的智慧與文化。ACG 文化逐漸流傳到世界,美國、歐洲都逐漸認同的時候,你卻敢胡亂批評,難道嫌我們邦交國太多,得罪幾個沒關係?在阿扁每次努力拼外交的同時,你在後面忙著扯後腿,黨裡有妳這種同志,還不如養條狗有用。

喔,對了。TVBS 的新聞記者跟主管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雖然其他新聞媒體也是渾蛋,不過比起來,TVBS 更欠幹。

不負責的: 北美館歐洲雕塑展 議員:太色情

( PS: Psyché et l’Amour, 1879 )

台北市立美術館花了70億,重金禮聘歐洲經典雕塑來台展出,不過有台北市議員很生氣的說,有家長反應,其中一些女性雕塑有穿等於沒穿,身材曲線太明顯,讓參觀的人很尷尬,而我們現場訪問一些參觀的小學生,似懂非懂年紀的他們則是覺得看的很不好意思。

真的很難得,歐洲經典雕塑作品漂洋過海來北美館展覽,但其中一些穿著少少的藝術作品,卻讓台北市議員很不滿。民進黨台北市議員艾柞秀:「花了人民的70億,用一樓整個大廳在幫歐洲,歐盟這樣的組織做一個所謂藝術品的推展,是不是台北市立美術館,已經淪為一個歐洲的奴才,這沒手的女人你不要以為殘障就可以隨便露奶。」
( PS: 斷臂的維納斯 )
可能是因為早就預料到有爭議,北美館將其中一些情色系列的展覽品暫時收起來,
(PS: 強暴薩賓婦人 )
但部分姿勢怪異的雕塑作品,還是成了話題。
( PS. 小便少女 )
台北美術館館長謝小韞:「能夠把這麼多經典作品集合起來,第一次在海外展出的城市,我們接洽了10年多才成功,至於是色情與否的,這樣一個定義的問題,我們其實是,這是一個平台,我們交給社會大眾來做一個公評。」
記者:「你會不會覺得他穿太少?」參觀小學生:「會。」
( PS: 米開朗基羅大衛像 )
記者:「你一直看人家雞雞你會不好意思嗎?你幹嘛臉都紅了?」參觀小學生:「…。」大人看來見怪不怪,但似懂非懂的小學生卻覺得尷尬,歐洲藝術展覽進了北美館,又引發藝術跟色情那一線之間的敏感。

( 備註: 本篇全文改寫自本篇。)

延伸閱讀 :
名畫當不雅影視處鬧笑話 神話書封面用裸露作品 一度勸書商停賣 ( 明報 )
露點?不雅?孌童?請你投訴我。
情色Blog之二:色情與視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