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極泰來。我車被撞。


保護隱私,我把車牌號碼馬賽克了 XD

今天停在紅燈前,後面一台車從後面撞上來,把我車子撞成如上圖顯示。
看來是非得修不可了。

傍晚打了電話給保險公司,他們說明天會做鑑定,順便幫我處理理賠事宜。

(這邊很有意思的事情是,發生車禍,除非在高速公路上或是有人受傷,不然警察不會來的。 雙方自行把駕照電話保險公司的資訊抄下來然後丟給保險公司處理就是了。)

說真的,我有一種否極泰來的感覺。

上個禮拜覺得怎麼都很不順,心情也不好。
這一撞,反正有保險公司幫我處理,我倒是真的希望我的壞運經過這一撞都給我撞飛了。

『最冷的寒冬已經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我希望這句話能開始在我身上出現。

咖啡豆的故事。

有一個老人走在路上,遇到了一顆咖啡豆。

咖啡豆對老人哭泣著,「為什麼我那麼不起眼,我又醜又苦又澀也不能當糧食。」

老人微笑著,「你的苦,只是你的外皮。也許你不知道你的香味人人都喜歡呢。」

咖啡豆搖搖頭,「您不知道。我雖然有香氣,但是煮成了咖啡我仍是苦的。」

老人對咖啡豆說,「仔細想想,對我而言,
咖啡或許很澀,加了牛奶就溫潤。
咖啡或許很苦,加了砂糖就香甜。
咖啡或許很燙,加了冰塊就冰涼。
咖啡或許味道單調了,加了香料又是別有一番滋味。
話說回來,你說咖啡苦,有些人以喝黑咖啡為樂,還有人愛喝濃縮的ESPRESSO 哩。」

咖啡豆仍有些許疑惑,「也許您說的沒錯,我可以因為大家的喜好有很多變化,但是他們只是喜歡我的汁液,卻鄙棄我所剩的咖啡渣。」

老人微笑道,「世上每一種東西都有它好的一面與他不好的一面。我敢說,大家不會因為吃到你又酸又苦的咖啡渣就全盤否定你的價值。
一杯咖啡不會因為多了多少奶精,多了多少糖就變得不是咖啡了。咖啡不管怎麼變,咖啡就是咖啡。
但是如果因為咖啡的變化,能夠讓更多的人體會到咖啡的美好而感到幸福,那又有什麼好自悲的呢? 你應該感到高興與驕傲呀。」

此時咖啡豆似乎聽懂了老人倆要表達的意思,正在沉思呢。

老人對咖啡豆說,「有些事情,過一會你就會懂了。現在,要不要陪我去喝一杯咖啡?」

我真他媽的犯賤。

我好討厭我自己。

明明心情已經承受不住,還強迫人家推薦悲到不行的歌。

於是眼淚終於流出來了,只是我被帶壞了,不到五分鐘自己又停了。

我到底在幹麻? 一直讓自己聽歌,卻拼命強忍著鼻酸逼自己不要再流淚。

我到底在想什麼? 是到一個休息站? 還是真的到了終點站了?

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幹麻。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想啥。我真他媽的犯賤。討厭透自己了。

本以為放手可以換回自由與解脫,到最後只剩心碎與心痛。

九月十八日晚,自身衝突八小時全記錄。

下午四點。體內的怪獸開始引爆。腦血管開始爆衝,理智開始崩潰,想鬧人。基於上禮拜天類似的狀況,身體進入壓制模式。

下午四點五分。自我狀態分析。低潮度:80% 做錯事危險度:90% 本日恢復能力評估:30%。「一切都無所謂」的低潮感覺與思想蔓延全身。

下午四點半。玩牌,持續對自己體內的怪獸進行壓制。

下午五點。聽完「凡人歌」與「鬼迷心竅」,狀況無法好轉。

繼續閱讀 “九月十八日晚,自身衝突八小時全記錄。"

我真的好不想長大。

我從來從小就不認為長大有什麼好。

小的時候,爸爸常說,這些玩具,長大你就不准玩了。我好生氣,我就說,等我長大了我照玩。
事實證明,到今天我還會去逛玩具店。而且目前正在考慮採購SIKU 的產品 -0-

長大一點,越級偷看一些「大人看的書」,裡面總是提到社會是大染缸,原本純白的年輕人盡了社會全都被染色了。
在我的印象中,大人的世界就沒有半點好的。爾虞我詐,欺騙,虛偽,各自為了各自的自私與正義在你爭我奪。

小時候的簡單與純真很快的就被慾望,壓力與責任代替。
小時候沒有錢也可以很快樂;長大了沒有錢就很幹,就想拼命撈錢。
小時候書包上有印加菲貓就很快樂,長大了你他媽的不是LV的皮包出門能見人嗎?
小時候沒有那麼多的煩惱,現在可好,大人們把自己的慾望也分享給現在的小孩,讓他們一起活受罪。
小時候只要執著自己,長大後不但要滿足自己,還要讓別人滿意。

好懷念去年還可以躺在她的床上,學小朋友翻滾哭鬧死性耍賴強迫他陪我去吃義大利餐。
今年過完三分之二,我才慢慢醒來這樣的日子已經不可能再回來;連帶的,我拼命想保有的那份孩提的想法,行為,動作,任性,耍賴…一切的一切也再也留不住了。

章孝嚴曾經說過,凡事不要看過去,要向前看。如今,這句話對我而言,我感覺我不得不必須放下自己的幼稚,大步往前去擁抱依各我必須試著去適應的,曾經我討厭的「大人的世界」。

人越大,心越假,煩惱多了,慾望增加了,心機加重了,冷血了,油條了,犧牲了一切小時候的純真,理想,夢想,抱負,換來的只是讓你能多看幾眼鈔票上的小朋友。讓你看看你離小朋友有多遠了。

好想學小男生大哭一場,這時才發現自己長大到哭不出來了。

如果讓我選擇重來,我風風光光的活到2001年已經很滿足了。

誰能借我一滴孩子般的眼淚?

夢境與現實。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寫了。

在夢中,夢到了自己親眼見到,雖然心酸難過但是卻不得不含淚微笑面對的事實。

那是微笑嗎? 苦笑吧。但是只不住心痛的感覺,心酸到會滴下眼淚,卻又不得不給予最深的祝福。

不願去想,卻又親眼見到,卻又不得不正眼去面對。

真是掙扎的痛苦。

醒來以後,分不清那是夢? 或是預言? 還是現實?!

如果是事實,我有勇氣去看明天嗎?

迷惘。一種紫色煙霧彈般的迷惘。心情如同纜車般緩緩下降…

我不奢求太多。至少,給我一夜如同真實般的美夢就好…

回應火大文 ( 好像是回應RIA 的? )

第一,沒有人會告你的,只有那個白爛會自己去惹到一群人。

第二,說真的。我實在是不想掃你的興。你也知道我對我爸關係雖然好多了但是我還是會怕他。
我自己本身是有些期待我父親能看看你們,我相信他對你們都會有很好的評價,對我也是一種肯定。但是怎麼說,對我而言,上意難測。
他是一個很不愛動的人,不同於我媽,或許這造成了你的一些誤會。也許有這麼一天你能明白的。
除了我本來就想拒絕的事情例外,我真的很討厭的就是拒絕人了。我被拒絕過,知道那種感覺很不好,尤其是一頭熱時給你一盆冷水的感覺,那真不好受!
最大的失望莫過於失去希望。所以我講話時都會試著為彼此保留一些空間。也許我的做法上有些疏失,這個我必須向妳道歉。

第三,我好像會被你轟喔,因為我不鳥你逕自寫了這一篇。
有一些事情我不方便公開表達我的想法,但是我總希望至少大家能順利的渡過所有可能的風風雨雨,至少大家能開開心心的再明年一起喝茶聊天。

畢竟,儘管有人轟過我,有人批評過我,但是我還是很喜歡見到你們,你們真的對我都很好。很喜歡跟你們相處的時光。

只是,冬天晚上到海邊沙灘上吃冰這檔事,除非我打賭輸了,我真的不想再幹第二次>.< P.S 如果你想借車的話,等油價再低一點時,找個一望無際的曠野再借你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