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屬感。

人類很奇怪,有著強烈的歸屬感。

最簡單的,每到選舉藍綠兩邊就站出來了。 (巧合的是,在玩PC 的也有intel (藍)跟AMD (綠) 兩大派互鬥。)

人隨著見識閱歷的增長,自己就被自己劃分到各式各樣的群聚裡了。

同學會啦,學生會啦,同好會啦,同鄉會啦,各種俱樂部啦,啥啥之友會啦,不就是一個個群聚嗎?

忽然覺得,朋友,群聚對一個人很重要。
不往市儈的方面去想,至少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族聚,人就可以得到歸屬感。

一個喪失歸屬感的人,充其量不過是一株失根的蘭花罷。

沒有眼鏡,我如盲人,是殘障。

昨天出門前,眼鏡居然不見了。

找了半天都找不着。

實在沒辦法,只好戴著平常看書用的眼鏡出門。
那一副度數根本不夠,最少有著兩百度的視差。
開車時勉強能清楚看到紅綠燈,其他的就毫無辦法了。

回家以後,翻箱倒櫃地找。一如慣例,在最不可能發現的地方找到了。

戴上符合視力的眼鏡,心裡想著,要不是靠著這兩片凹透鏡,我根本就是一個半瞎子。

一個完全眼盲的人,因為看不到外表,只能靠心靈去認識事物的內在。
而我,因為還看的到,只是永遠看不清事物的本質;而我的心靈還再依靠一雙半瞎的眼睛在逞強。

曾經戴過一段時間的隱形眼鏡,忽然才驚訝原來正常的眼球的世界是這麼透明而清澈。

什麼時候我的心靈才能透明而清澈地連善惡都不存在?

沒有眼鏡,我如盲人,是殘障。透過兩片凹透鏡,獨自欣賞自以為是的世界。

有些事,看到了也沒用;有些事,看不到比較好。

10月20日,一個心情的紀念日。

我想我很難忘記這一天吧。雖然是蠻好記的。

這是她的生日。我第一個喜歡女孩的生日。

她對我的影響有多大呢? 大概往後讓我心動的女孩都會多少帶著一些她影子吧。

如果要現實的名人形容她,某汪姓前主撥吧。

她不美,但是很清秀。她有一個超市名,但是這名字很能形容她的氣質。

她是第一個讓我知道什麼叫做觸電的女生。

小時候膽小,不敢真的去表白,就這樣藏了五年多,儘管最後她知道。因為我做了很多很笨蠢到不行的舉動。

出國以後心中總是放不下她,直到有一次回國後與他喝了茶,心裡才真正死了吧?
或者說,眼前的她,與印象中的她已經不太一樣了。
同樣是清秀可愛令我心動的佳人,只是她的思考與言語令我不知道是誰換了腦袋?

從此,心裡真正的放下她了。

往後的日子,我就很怕夢見她了。
不論是愉快的,悲傷的;無論只是驚洪一瞥或是真情相擁(甚至相吻),夢醒時分,我就知道接下來,準有讓我不開心的(尤其在人際關係上的)事情發生。

這五年來,屢試不爽。我想她不知道這件事;就算知道,彼此也是啞然失笑吧。

如果有緣,或許還會想知道他這幾年過的如何?
是否已經結婚生子? 是否一路上都很幸福?
當然會很想知道他好不好。只是我很怕真的知道哩,人還是很膽小的。

20日的早晨,恍然間又夢到她,與她並肩促膝而談。沉思ㄧ天,決定還是把一段讓我魂牽夢縈的時光寫出來。

不知道我這一生中,是否真的有一個她能取代她? 能讓我觸電,讓我甘心把一生都交給她,心思都放在她身上?

1020,是我建在心中沙灘的紀念碑。不知道記憶的海水,多久會將它衝毀?

仙人掌,舉步維艱。(紀念版)

仙人掌,孤零零地站在沙漠。

仙人掌,滿身是刺,靠近的人沒有不被刺傷的。

仙人掌,偶然被對半劈開,裡面全是水。

仙人掌,偶然失去了支撐,還是呆呆站在那。

仙人掌,明知該往前走,卻迷失在大漠,不知前方再哪一頭。

仙人掌,舉步維艱,因為早已紮根在地底。

仙人掌,懂它的人可以拿刀劈開,把它的水取出來,讓人們解完渴,繼續他們的旅程。

仙人掌,舉起臂膀向天空,證明自己很堅強。

仙人掌,永遠只能是仙人掌。


(轉載圖片自: http://www.straus.nl/land/U.S.A./HI6696,
圖片原始網址: http://www.virtualmex.com/cactus.jpg )

**後記**

>>儘管舉步維艱,卻是這一篇讓瀏覽人數登頂上1000 人次,謹以些許文字聊表紀念。<<

夢境中的一幅畫。 ( 前後篇)

夢到一幅畫,是一幅現代畫,線條很強烈,可惜我不會畫出來,只好用文字形容。

太陽在畫的右上方緩緩升起了,上方附近的山林水流都展現出強烈的色彩。
畫的下方大半部都是一個小鎮,一個英國都市風味的小鎮,馬路是石磚的那種。
不知道為什麼太陽永遠照不進這一個小鎮,整個小鎮就如同身處黑夜般。

整個小鎮,沒有一絲燈火,黑暗,幽靜,甚至感覺詭異。

畫的最下方,有一個披了風衣的男人,提了一盞油燈,走進這個小鎮中。
畫面中,男人與手上的路燈,是這個小鎮裡最明亮的一塊區域。照亮了一小圈的街景。
男人的手上另外拿了一隻古時候點路燈的東西,就是一根長竹竿,竿頭可以引火的東西。

那人拿著這根引火棒,準備把這小鎮的路燈一一點燃。

夢境中,那幅畫問我,這男人,只是想純粹在經過小鎮時亮一點好看清楚路,還是有心讓給小鎮多分享一些光芒,還是他以為點亮了路燈陽光就會照進小鎮?

我答不出來,然後就醒了。

好久沒有這麼強烈意象的夢境了。真想找人把這幅畫畫出來。

繼續閱讀 “夢境中的一幅畫。 ( 前後篇)"

一張白紙 ( 白紙黑字版 )

說到桃花,我才真正找到了這一篇的開頭。

我或許從來沒有真正遇見過桃花,或是我看到的不是桃花。

所謂的我的桃花枯萎死了。

有時候覺得自己做了對的選擇反而不快樂。
有時候自己的胡思亂想得到證實只是痛苦。
有時後心腸好得到的回報不一定是成正比。
替自己存在一絲幻想與希望究竟是對是錯?

一整個週末,真的是無話可說。

我到底是好脾氣還是冷血無情?

心如被砂紙磨,如被撞鐘,如結了冰般。

真的開始覺得,只要能忍住寂寞,習慣孤獨,一個人有什麼不好。

從有悲有喜到不悲不喜到大悲大喜,我退化到有悲有喜前的不悲不喜了。

我真的累了。真的變成白紙,真的一切都無所謂了。

念佛無用論。

看到一篇文章。雖然沒看完,但是已經忍不住想要分享了。
藥師經的濟世觀。 http://staffweb.ncnu.edu.tw/hdcheng/psytalk/ysj.htm

前面有幾句話看了真是拍案叫絕。節錄如下。
============================================

一般人大多在迷信中學佛,念佛有三種心態。

(1)依賴心

好像念了一萬聲佛,佛就欠了你似的。

(2)功利

哼!我佛都念了,結果還是沒有效果,你說氣不氣人?這是功利主義。

(3)糊塗心

只曉得念,腦子也不思考,不知道佛號所包含的意義。佛法並沒有禁止你思考,處處都叫你正思惟修,否則就是迷信。
=============================================

所以搞了半天,甚至連我在內念佛都是念假的。開始念頭不對,後面都全錯了。

信主耶穌的也別得意。同理可證,每個禮拜去教堂打瞌睡,念聖經時不求甚解,到臨了時只會求神,這樣到主跟前要做忠實的僕人恐怕也很難吧。

心情真不好。

說真的,搞了半天終於把自己的網站給搞定了。
不過真有種淒涼的感覺XD。

以上不是心情不好的原因。

說真的,如果我知道不去FAT 要罰70元,那麼我會叫你就呆在那吧。

雖然我知道RED CROSS 的東西是怎麼回事。
一張初級證書,內容應該包含了 急救觀念常識,
CPR,異物阻塞排除,燒燙傷處理,基礎包匝與固定。等等 ( 比方溺水處理等 )。

當年背負著童軍團下達Passing Rate 99% 壓力下,連我這笨手笨腳的都能過關了>.< 不過印象很深的一點。急救輔導員說: 如果你想實際施予急救,最基本的證照是中級證書。初級證書在正常情形下是不符合急救資格的。 有了初級證書,你可以學會自保,或是往中級邁進。 聽了小小失望。虧我還貼我很帥的照片在證書上。 原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除了有心,還要有毅力一直往這條路上走下去。 聽說中級以後第一個訓練是讓你不怕血。 總是覺得很對不起,70 塊錢是小 (其實真多!),放棄一個機會是大。雖然兩件事都不是常有的機會。 下次還是把事情先問清楚先再邀約好了。 大家如果對今天吃飯有啥意見歡迎到我的版上去發表一下吧。 心情真差v__v

我夢到我去可以到地獄的鬼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夢到這種怪夢。

跟幾個朋友依照約定到了山裡的樹林的一間小廟。

進去以後,有比丘尼來跟我們做「簡報」。內容不外乎是這間廟的簡史,然後有多恐怖的故事與證明,還有等一下"搭乘"時的注意事項等等。旁邊還有一位黃袍道士,似乎就是我們的「導遊兼司機」。

在等待的期間,我們所呆的「簡報間」有電視可以看,除了一些陳年的武俠連續劇,竟然有1988年"中華隊"拿著國旗參加奧運開幕的畫面。牆上還有許多的關於這個恐怖小廟的簡報。

之後往廟裡走進去,坐著類似迪士尼的車子,漸漸的往下。
說真的,一直往下走,反而越來越沒有害怕的感覺。

之後,我也沒看到什麼,晚上回到城市後就醒了。

好怪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