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白紙 ( 白紙黑字版 )

說到桃花,我才真正找到了這一篇的開頭。
我或許從來沒有真正遇見過桃花,或是我看到的不是桃花。
所謂的我的桃花枯萎死了。
有時候覺得自己做了對的選擇反而不快樂。
有時候自己的胡思亂想得到證實只是痛苦。
有時後心腸好得到的回報不一定是成正比。
替自己存在一絲幻想與希望究竟是對是錯?
一整個週末,真的是無話可說。
我到底是好脾氣還是冷血無情?
心如被砂紙磨,如被撞鐘,如結了冰般。
真的開始覺得,只要能忍住寂寞,習慣孤獨,一個人有什麼不好。
從有悲有喜到不悲不喜到大悲大喜,我退化到有悲有喜前的不悲不喜了。
我真的累了。真的變成白紙,真的一切都無所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