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況交代。


第一次人在澳洲過年。
上禮拜,開夜車從布里斯本出發,12小時後直奔雪梨,
第四個晚上,再從雪梨開13 小時回到布里斯本( 中間順便在黃金海岸吃拉麵 ),總路程不多不少,2000 公里。
主要只是為了去NSW ART GALLERY 去看莫內
如果你問我一個人24 小時開2000 公里的車是什麼感覺,我覺得,現在回想起來,這怎麼可能。一切都像一場夢一樣,從滿天星斗到拂曉黎明,記憶裡的景色都像莫內的印象畫一般夢幻。
我一直覺得,只有實際走過,而不是用飛的走過一個國家,才能看到一些比較真實的,不同於旅遊書上『那些你心中預期理所當然你該看到』的人事物。
人要是有錢,就可以玩得輕鬆又享受。這真的是肺腑之言。

我不是在開玩笑。


語言,尤其是中文,是非常可怕的東西。常常一個斷句錯位就會引發大風暴。
上個星期天,我逛去一個「明明中秋已經過了一個禮拜」的中秋節園遊會。
我到的時候台上是一批年輕人在表演歌唱與音樂方面的演出吧。 ( 要我形容,這是一個主唱致詞時都問『請問大家都知道我們在表演什麼嗎』的節目 )
結束時一位主唱致詞,除了介紹他們的表演,不能免俗的感謝外,最後提了一句:
最後我要特別感謝在天上的父。
我當場大吃一驚( 因為最近我對這方面的事情會比較敏感 ),想說她父親都不在世上了還能這麼努力,心中滿是同情與佩服。
只是等到我要回家的時候,我才忽然發覺我是不是會錯意了?
可能他指的父是上帝,我所想的「在天上的父」此時是在家裡看報喝茶。
所以,我想說說我的幾點感想。
一,語言與文字真的很奇妙 — 尤其是中文。有人說念文言文有啥屁用,但是多念了也不會完全沒用。
二,真的是要看場合講話。面對什麼場合,就說他們懂的語言。
三,自己習以為常的,人家不一定會覺得理所當然。
以上。

Pokarekare ana

MP3 在這。 *
這首歌,廣為人知的程度幾乎快成為紐西蘭的非官方國歌了。 哪天要是紐西蘭獨立了 ( 紐西蘭也有愛紐西蘭的本土派 ),這首歌大概八成會成為國歌或是國旗歌一類的歌曲。
這個版本是 整天在想怎麼從乘客身上撈錢Air New Zealand 的廣告版本。
歌詞的翻譯請自己上這裡看,毛利文的部分,你就把它用羅馬拼音念出來,八九不離十。
為什麼要放這首歌,最近幾天學校學生會在辦Pacaifc Fair,

當照片裡的薩摩亞老兄彈出Pokarekare ana 時,回想到這幾天新聞上的大災大難,唉
鬧出人禍的都是政府官僚,倒楣的都是老百姓啊,
希望家人能團聚,大家都能平安。
P.S: 看了一堆嘴砲文,我還是那句話。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此乃為人之道,簡稱人道。
憑良心,做自己應該做,可以做的事。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這是劉備死在四川時留下的千古名遺言。
P.S.1: 不是說不想幫助緬甸風災的難民,有個王八軍政府擋在那不希望你幫忙又能幫個屁。
P.S.2: 我沒有用Hayley Westenra 的版本,因為我覺得配樂太RPG 了。

本日三連發第三蛋:繼往開來,惡靈退散。

為了慶祝本站三週年 + 本人N 周年 ( N > 1),特選打混三篇以資慶祝。

因為沒看過這部的,六十成也沒有Nico 帳號,所以提供youtube 連結。

這大概是Nico Video 成立時與陰莖王子網球王子舞台劇的兩大齊名左右護法影片。
會選出這部作為三連蛋的最後一發,當然是有理由的。
第一,這首歌莫名奇妙地紅,紅到被邀請在今年夏天,日本武道館舉辦 Animelo Summer Live 2007 演唱會中面對現場上萬名歌迷做現場演出。

現場實況,真難想像全場1 萬多人跟著一起喊 惡靈退散~ 惡靈退散~
第二,本站不能跟這麼偉大的作品相提並論,不過莫名奇妙的精神我會努力傳承下去?
第三,個人一點小小的希望。就是大悲咒也可以編成Eurobeat,Hard house,Death Metal,至少讓沉迷的人有機會得到救贖?
第四,我真的覺得現在台灣是魖魅魍魎惡佔生活;池淺王八多,屎尿三大坨。
如同歌詞說的:

面對這些科學力量束手無力的怪異之輩,就只能靠陰陽師了。

所以,親愛的朋友們。困難的時候總會過去的。只要有一片葉子,我們就可以一起來
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惡靈退散
相信我們的生活一定會更美好。
有人說留德的人講話就是很直。我只是想說,像我這種留宅的人講話也蠻難聽的。
感謝大家這三年來的支持,僅以這打諢的三篇和大家一起分享,再次謝謝大家。

本日三連發第一蛋: 超屌的停車法。

為了慶祝本站三週年 + 本人N 周年 ( N > 1),特選打混三篇以資慶祝。

這張是在昨晚在奧克蘭市中心某處停車場拍攝的。
終於給我拍到傳說中的「一次停三個停車位」的豪氣照片。
謹以此照片期勉自己跟大家在未來做一個「在拖吊車來前讓大家敢怒不敢刮,卻又很佩服你的氣魄」的人。

因為我真的是宅男。

圖文毫無關係
足足放了兩個月的假,幾乎是完全不想再碰這裡了。
這期間,發生了不少事,但是一件事都提不起我的興趣,比方:

● 吳宗憲就是那麼屌。娶了老婆還有女友,挖苦別人還有錢賺;我們都應該敬拜他。
● 內射會美眉能包才能射,沒錢的男人就像沒裝子彈的手槍 – 看起來很威,但是就是沒用。
● 動員民眾參加遊行集會不一定能讓明天會更好,但是出來走走肯定對身體比較好。
● 無名小站就是他媽的有錢,老子爽怎麼幹就怎麼幹,因為你沒有無名帳號就會被同鞋恥笑。
● 天大地大記者最大,天知地知記者最知道,記者說話死老百姓乖乖聽就是了。
● 台灣大學生只要健康不要腦袋的偉大情操讓我佩服。
● 為什麼台灣文化節上完全沒有入聯的宣傳文宣…?

很多人都有問我怎麼不寫。坦白說,
1. 因為我租的地方因為房東要賣房,所以經常要保持乾淨供地產公司帶客人參觀外;
2. 我的相機壞了,等待繼任機種這幾個月所遭遇的過程幾乎讓我抓狂;
3. 我嘗試自己是否能放下一切虛幻的光環,達成夏日3個月 ( 整整比某活動訂的30天多三倍 ) 不更新部落格挑戰
4. 這些大大小小的事 有什麼好寫的? 發洩過了,罵爽了,大家繼續回復原狀,沒有什麼真正的改變。不就是那麼回事嗎? 還不如看全民最大黨咧?
5. 因為最萌2006 我支持誰誰就給我輸,所以今年我用默不做聲來表達我對喜愛角色的支持。
6. 去年部落格大獎送的衣服真是嚴重刺傷我的心….我去年努力的最大動力就是想拿到第一年送的壓克力球….
7. 還有很多不能說的秘密。
8. 重點是,我真的是宅男。
因為我發現我對許許多多的事開始無動於衷。
一個真正的宅男,應該不會馬上知道很多事情,就算知道了應該也不至於會有反應。
因為如果你真的那麼宅,你又怎麼會想知道那麼多訊息,又那麼在意別人的眼光呢?
於是我開始失去了寫部落格的動力了。
然而最矛盾的是,為什麼會有這一篇呢?
因為我想寫。預告一下我快回來了,以後會很隨性地放上文章吧。
所以也別太期待囉。光是這篇就寫了兩個月了。

從布里斯本歸來。


10 天前臨時出發到布里斯本,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
有很多感想,但是我只能以一個在紐西蘭住了很久的角度來看布里斯本這個城市。
看來我欠的稿越來越多了,但是請相信我,遠離網路一段時間你會很平靜….

我家不是告解室。

關於某參賽歌手的年齡疑似假冒事件,我覺得某位大人說的好。

沒有人期望政治人物是誠實的
但是大家卻期望還沒有被演藝圈污染的參賽者還可以誠實
(被污染之後就不強求了)
這是一種背叛了大家的期待的反動啊!

但是有一篇留言,讓我實在忍不住想說幾句話。
第一個: 我家不是告解室。
冤有頭,債有主,解鈴還須繫鈴人。
如果你對某個人感到抱歉或是懺悔,對著他說比暗地裡自責要好的多。
如果你找不到對方了,可能在公開領域傳達自己的抱歉比再一個小小得部落格留言要好的多。
第二個: 說謊這件事。
說謊不可取,因為這是會傷害信任的事情。但是,
A. 為什麼會想說謊?
沒有人是完美的。只要是人,都一定有一些令自己在意的缺陷,像是臉上有疤,頭髮稀疏,自己的OO 實在太小,或是脾氣不好,口袋裡沒錢,曾經做過什麼錯事…. 等等。而這些可能都是你不願意讓人知道的事情。
既然不願意被別人發現自己在意的缺陷部份,就會想要去掩飾。
臉上有疤的就會想找合用的粉底;
頭髮稀疏的就會想找生毛/植毛,或是乾脆弄頂假髮;
自己的OO 太小就會想上網求救;
脾氣不好的就會想改個性;
口袋沒錢的就會想借錢弄件好衣服裝闊;
曾經做過什麼壞事的就會想說謊否認;
這是人性。
所以,在我的看法中,化妝這件事在某些人的眼裡也是一種說謊與欺騙的行為 – 如果你親眼見過把整塊粉餅黏在臉上的女生,你就會認同我的觀點。
B: 說謊的影響程度。
說謊的嚴重程度當然是和你的利益影響來做決定。
下面三個例子或許可以說明我的看法。

1. 比爾蓋茲謊報自己創立微軟公司的實際年齡。
2. 比爾蓋茲自認Windows Vista 是全世界最便宜好用的作業系統。
3. 比爾蓋茲在股東大會上謊報Windows Vista 的實際銷售數項與年度財報。

回頭來看這三個謊言。
第一個謊言。說真的,人家幾歲開公司關你屁事。這幾乎不夠成謊言。
第二個謊言。由於我一下子想不到更好的例子,所以以這種類似吹牛的比方,我想說的是,有些事公道自在人心,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第三個謊言。這就很嚴重了。因為他的謊言誤導了投資人與消費者的判斷,是最糟糕的。
當然說謊的種類很多,但是不管怎麼說,受害最深的應該還是自己。
以這次參賽者年齡說謊的事情來說。我認為:

1. 沒有任何證據確定他對於年齡說謊。
2.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整個歌唱比賽中,他的歌唱能力是應該被質疑的。
3. 沒有任何證據說明他的年齡對於他的歌唱能力有所影響。
4.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謊報年齡對於社會公眾的權益有所損失。
5. 目前沒有證據表示參賽者因為謊報年齡而獲得了本來不應該屬於他的名聲、支持、甚至是CD 銷售量

如果你問我,我會告訴你一個參加歌唱比賽的選手的年紀有多大,就跟他的OO 有多長一樣,根本不值得你去在意,也不構成說謊的行為。
當然,對於那些 因為你的年紀讓我支持你 的觀眾來說,如果未來有出道的計畫,當然是有交代道歉會比較好。
請認清楚這個競爭市場的事實是 : 老子才不管你多少年紀,多少經驗,只要你他媽的唱片給我賣到多少數量,我就認同你。少來講這些公平競爭的假惺惺屁話。
我就不信大聯盟會裡,因為克萊門斯年紀突然多兩歲洋基就不用他,只要你給我場場勝投,我才不在乎你幾歲。
因為我被騙過,而我自己有說謊的經驗,所以我知道那種痛苦。如果想親身嘗試說謊的感覺,當然還是勸你親自實際去操作一下會比較清楚。
C. 謊言的嚴重程度
當然我還是主張同樣的謊言也是要看說謊人對於我自己的利益所造成的影響的判定。
範例:

1. 一位參賽歌手謊報他的學歷。
2. 一位從業律師謊報他的學歷。

當然是範例2 的影響比範例1 要嚴重。
請問一位歌手的能力會因為他的學歷有所變化嗎? 除非今天是某歌手謊稱自己有受過專業的歌唱學校指導,不然這只是道德上的問題。
但是一位律師並未受過相關的專業訓練,我們就會質疑他是否能提供我們專業領域的服務,影響的層面與範圍都會嚴重許多。
所以同樣的謊言由不同的人說出來,自然嚴重程度也不同。一個有讀點書的人,我想分辨這些應該不是很困難的事。
D. 說謊的技巧。
最高明的謊言就是連自己都會被騙倒。
真正優秀的謊言就跟玩梭哈一樣,必須要懂得如何正確地叫牌來讓對手以為妳真的有實力,而不是被看穿虛張聲勢。
從來沒有出過國求學的人說自己是史丹佛大學博士後研究,扯那種一眼就會被人看穿的謊,那叫白痴。
結論。
為什麼我會寫這篇?
因為在網路上我最討厭這種假惺惺的詭辯 + 反婊的小人留言,還寫這麼長,我他媽的討厭你。

白色情人節特刊: 三好宮建宮紀事。

我想故事從很多年前說起好了。當然這個故事和池上三好米沒什麼關係。
很多年前,我的約會模式其中之一,就是開車到市中心的車站等著客運巴士把住的遠遠的她運過來。
其實我知道,要一個週末假日會睡到日上三竿的女生為愛坐早班巴士,其實我應該懷著感恩的心。
當年年少不懂事,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一見面,她的臉上就是滿臉堆著大便,東挑剔西嫌棄,令人大嘆女人真難搞。
只是等到相處的時間一長,就像牛頓被蘋果砸到發現萬有引力一樣,我偶然間發現,
女生一累脾氣就差 問他什麼什麼都隨便 ( 就是都什麼不好的意思 )
女生一餓問題就多 嘴巴就不停挑三撿四

從這基礎上繼續觀察研究,我終於發現了牛頓女人三好定律,從此我就笑她是三好公主,因為每次她一下車巴士,嘴裡就老是念著
想睡 ( 通常會隨季節更替改變需求 )。
所以基本上從此以後,我只要試著滿足『三好定律』的條件,加上一天之中不要犯什麼地雷級的錯誤,我大概就可以順利的過完約會的時光,直到分手那一天。
前兩天在偶然的機會下跟__娘娘提起這段往事。
__娘娘心懷慈悲,發願解助天下有情男女為情所苦的煩惱,義不容辭且不辭辛勞地自動兼任三好宮娘娘
讓天下有情女子都有機會被冊封為三好宮的公主、貴妃、嬪妃、貴人、常在、答應等等,選擇豐富,服務合理,絕對可以滿足大家的需要。
雖然我覺得這樣下去__娘娘就快變成統領六宮正宮皇后了。但是這等奉天承運的國際大事,在這白色情人節之際,總是要以嚴肅的心情,慎重為文一篇,以茲後世紀念。
附記: 謹奉娘娘旨意,節錄於開宮大典時對眾生有情的開示:
● 對自己的女友,要記住自己的女友有三好 : 人好,心好,身材好
● 對女友說的話,都從心底回答:好,好,好
● 本宮對眾生有情一視同仁。無論善男信女,無任歡迎。

會爆你料的絕對不是你朋友。

昨天聽到了美國女太空員開車千里準備綁架假想情敵的新聞。
如果這事情發生在台灣,記者會怎麼做?
我想,一定有一堆SNG 車和記者圍在德州家門口,
● 最好能拍到她情夫,問他:「你們真的有三角戀嗎? 你們在一起多久了?」
● 最好能拍到她丈夫,問他:「你對他的行為都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你們會離婚嗎?」
● 最好能拍到她小孩,問他: 「妳媽被抓了,你現在心情怎麼樣?」,最好還能拍到小孩大哭大鬧,喊著我要媽媽的畫面。
● 最好能拍到她父母,最好他們年紀都夠大又沒骨質疏鬆症,這樣就能期待他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跪在鏡頭前說「我錯了我不該生這種雜種。我對不起美國,我對不起宇宙。」
● 最好能找到她同事,這樣就能挖到一堆「據他的同僚指出,他入行就頑劣邪惡,心理測驗也是靠作弊的。」
● 最好能找到她朋友,最好他能說出「我們一起長大 …. 他睡過的男人比發射上太空的太空梭還多」這類爆料。
然後就會有一堆禿鷹,
● 比方新聞裡會請到的所謂的專家學者,三十秒下的結論就是不勝唏噓,此風不可長啊
● 比方立法委員,就會拿著報紙問官員「這些國民黨時代對太空人的身心調查到今天還能用嗎」然後嚷著要修法,不修法就不給預算。
● 比方很多自稱是「我在NASA 工作」,或是「我在NASA 工作的表哥跟我說」的文章充斥各大討論區,書籤網站,說明腦殘媒體王八蛋,真相其實是這樣這樣。
● 當然還有很多部落客,比方像我這種渾蛋,拿這事情借題發揮,看看能不能多賺點流量,要是能被網摘就更好了。
我看台灣新聞最不滿意的一點,就是新聞媒體很喜歡找身邊的朋友爆料。說白了,就是要他向他的落水狗朋友落井下石。
有人會說,就是因為是很要好的朋友才有機會在進距離一刀捅進你要害。這點我承認。
我只是覺得,如果這個人真的是你的好朋友,他就不會在你吸大麻被警察逮到,在你面對沉重的社會壓力時,跑去跟記者說「他早就在吸毒了」,還表現出一付很無奈的樣子。
所以我每次看到「友人報料」四個字,我都是兩個感想:
1. 會爆你料的通常不是你朋友,多半是仇家。所以他們的爆料,聽聽就好。
2. 真正的朋友不會落井下石;會在你落水時樂於向記者爆你料的朋友,就算他講的是實話,但是他應該不能算是你朋友了。

所以有時覺得媒體找朋友爆料想證明自己的消息來源可靠,這點是很詭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