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援Portnoy: 聯合報請向精神病患道歉。

看了Portnoy 的這篇這篇,我覺得聯合報是不是有點用詞太過份了。

沒有錯,台灣社會對於弱勢族群都存在著一種歧視感。

忘記在哪裡聽到了,在台灣,你最好就不要染上什麼怪病,不要遇上什麼天災人禍,不然你之後在社會上就跟得病的蟑螂一樣處處惹人嫌。

台灣社會對精神疾病患者的印象大概跟恐怖電影裡的變態殺人噁心獸差不多,我們的政府對於精神病患的關懷大概在廢桶智限愛台灣的熱情下應該也沒什麼精力排到什麼優先名單上 — 況且有這群越多越好的病患才能顯出舊時代是多麼的不好,現在是改革的時間了,不改不行了。

我認為事實現狀是在台灣的精神病患得不到妥善的協助,也沒辦法得到設會良好的印象。
因為大多數的家庭不姓徐不姓蔡也不姓辜,他們的家裡沒有力量讓總統府說出
『這是一個人權立國的恥辱』好讓行政院會立刻回應想方設法做點事情。

只是聯合報的出發點是想讓主事者能點辦法來關懷,還是想要賺點點閱率,都不能下這種變態的標題來這樣胡搞。
難道他們不知道他們用的標題會誤導多少社會大眾嗎? 很多人看報是只看標題的!

聯合報是希望社會大眾以後見到精神病患出現在路上就要通報警察逮捕還是開槍打死嗎?
如果不是的話,又為什麼要用「不定時炸彈」、「社區裡的危機」、「狂漢」、「瘋漢」、「難控管」這些會恐慌性的字眼讓社會不安呢?

膽敢問聯合報撰寫這些文章的人:

P1. 憂鬱症、躁鬱症都屬於精神疾病中的一種。
P2. 現代社會壓力很大,人們因此得到憂鬱症或是躁鬱症的機會比以前大很多。
P3. 聯合報的記者說: 精神病患難控管,是社區裡的危機,不定時的炸彈。
[P4. 聯合報的記者裡,有可能也有因為工作壓力得到程度不同的憂鬱症或躁鬱症的員工。]
所以,
C1. 對附近社區而言,聯合報大樓很危險,是一顆難以控管的不定時的炸彈。

請問這樣的邏輯,你們應該可以很輕鬆的反駁吧?
如果可以反駁,為什麼要用這麼聳動的字眼侮辱精神病患呢?
如果不能反駁,為什麼要用這麼聳動的字眼惹得自取其辱呢?

請多用正面的角度去關懷依群需要關懷的同胞,這才是正愛台灣,謝謝。

在奧克蘭的英國食品商店 – Bramptins。

偶然間在Orewa (奧克蘭北邊進40公里處) 發現了一間賣英國食物的商店 – Bramptins。

在今天的奧克蘭,賣華人食品、賣日本食品、賣韓國食品的店對我來說已經不稀奇了,於是就進去看看英國人都吃些什麼食物。

吼吼吼吼吼~~有原廠的桂格燕麥片啦!!!
(我沒有買,因為保存期限到5月,我估計我吃不完)
吼吼吼吼吼~~有FOXS 的薄荷糖跟水果糖啦!!!
(我都買了,但是還沒來得及拍照就被啃光了)
(更新: 補上有同圖有真相的空袋子屍體照。)

我好懷念啊 ><

最後有圖有真相的只剩這罐 Ben Shaws 的 Cream Soda。

如果你問我味道如何,我覺得像是加了焦糖的香草冰淇淋扔到七喜汽水裡。

坦白說,我個人覺得明明就是同文同種,為什麼英國食物硬是比紐西蘭的好吃。如果你想試試看的話,可以到Orewa、Browns Bay 或是Pakuranga 的 Westfield Shoping Mall 的分店去碰碰運氣。

真的是笑死我的備長炭第一話感想。

偶然間在popgo 的討論區看到一個網友寫的備長炭第一話感想

如果你的歷史敏感度沒有像我這麼高,會直接聯想到當年對岸「向貧下中農再學習」也是搞這類語言的話,
我個人覺得真的很好笑。

我從來不知道一個備長炭的動畫教育意義居然可以到這種程度呀。

The House of The Dead 4

SEGA 獨立出來的WOW Entertainment 又合併回SEGA 的大作,The House of The Dead 4機台出現在奧克蘭了。
今天偶然經過時遇到這個機台,於是來試玩一下。

改變:
0. 全新的Lindbergh 機台,畫面更是驚人。
1. 螢幕改成16:10 寬螢幕。
2. 改拿烏茲衝鋒槍,一次給你30發 ( 很爽 )。
3. 另外給你3 枚手榴彈,感覺好像雷電 XD。
4. 槍把增加了搖動的功能,目的是想做到類似BioHarzard 中掙脫的指令。
5. 但是最糟的,大概是Lindbergh 引擎的記憶體不用錢,敵人的數量是排山倒海地多。絕對不會比三代輕鬆。

我玩了一下,連第一關魔王都沒摸到就死了。不過看隔壁強者打起來真的事大呼過癮。

2006 奧克蘭花燈節今天結束了。

這是我第三年遇上花燈節了。

今年沒有去看燈,也沒有拍照有一個很主要的原因:

他‧們‧在‧噴‧水‧池‧裡‧放‧蓮‧花。

絕對不是聯想到Eureka 7 裡面佐久夜住的那一朵蓮花;而是讓我想到六個大字:

接 引 西 方 世 界

半夜活動結束燈一關,感覺就會很像到了地獄少女的拍攝場景。

比起這些,像是狗年放猴年快樂的主題燈 / 天候不佳 / 外賣小吃還是還是你很熟的那些餐廳…… 似乎都沒這麼嚴重了。

情人節的發好人卡大串聯 ( Unisex 版 )

除此之外,本站接受社會各界贊助好人卡。請到本篇留言回應處寄發。

在這之前,一定要先說清楚。

發送好人卡的對象並不只限於你要拒絕的對象。如果有過去一年幫助你很多,足以登上好人好事或傑出青年的朋友,甚至是男朋友或是老公,妳也可以考慮發一張表示你對他過去幾年的感謝。

至於規則很簡單,

1. 被點到的人請寫下最多五個你要發卡的異性,可用代號稱呼,願意的話也可以簡述理由。
2. 點名最多五個同性兄弟或姐妹繼續發卡下去。

我的發卡時間:
1. 某S。
理由: 你終於讓我開始有跟我父母相同的感覺,不‧受‧尊‧重。

2. 某S。(跟上方不同一個人)
理由: 只能用由衷感謝來表達我對妳過去扶持的感謝。

3. 某S。(還是不同一個人 -0- )
理由: 因為你,我學會很多,也有所成長,感謝妳。

點名時間 ( 我發現我不點女生的話好像永遠都沒有女生會被點到0.0 )

女生部份: 如果兩天後都沒人理我再點吧….大概被點中的也是那幾位大大吧 (提示: 右手邊有交換連結的) Orz
男生部份: 同上… Orz

最後希望大家都有一個和平的情人節……也希望好人這一詞不要再負面下去了……還有現在本站接受社會各界贊助好人卡……

從彎彎被夾娃娃看無名對使用者的保護。

原篇在這裡。
偶然間看到彎彎的大頭娃娃被台灣商人自行拿去做實體娃娃放在夜市夾了。
只能說那商人夠聰明,後面放兩張海報其實就好像真的了。
已經沒什麼好批判的了,自從看過小白龍機動戰士這種極度脫力的東西以後。
其實中國商人台灣商人都一樣,有錢賺的事情只要不會立時死全家,啥都敢做。

我是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無名小站思考一下是否要趁這一次的機會提供所有無名會員創用CC 的保護機制。

雖然說大部分的無名會員可能搞不清楚那是要幹麻的,甚至根本用不到。
但是對於有需要的人,無名應該要考慮給予這些會員對於他們著作一個最起碼的保護,讓他們有機會對自己的創作有一點基本的法律保障,而不是讓會員拼命道德勸說,而奸商管你去死地抄。
對於其他聽都沒聽過的會員,我想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教育機會吧。

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夢想著要進入演藝圈。一但進入了演藝圈,就算抄襲他人作品 ( 如永邦與季忠平之流 或是TORO 只是參考GACKT一下的作弊 ) 也會有妳的經紀人、助理與IFPI 這些打手幫你捍衛他們所謂的著作權跟智慧財產權。

總之,希望彎彎的事情能夠圓滿落幕。

EUREKA 7 40話,第四季 OP 全截圖。

喔喔喔喔喔喔~~ 終於換OP了。
雖然我對第三季的OP 音樂跟畫面的評價沒有像其他人這麼差,不過,
EUREKA 變成我愛羅這點還是讓人很想哭。
總覺得Renton 很可憐,好不容易追到了一個美少女,結果對方變成我愛羅 ( 甚至還畫上國劇臉譜 );
這時候Renton 也不能甩掉Eureka,因為世界可能就因此滅亡。 =口=

40 話開始,劇情應該就要走入最高潮了,讓我非常期待最後的劇情。

好吧,來看看最後一季的OP 截圖吧。
警告: 圖多,45張。
繼續閱讀 “EUREKA 7 40話,第四季 OP 全截圖。"

拖了好久才來講Orz 考題…

龜去來嘻笨蛋,問題不在火星上
IGT偵探趣味回去!現在馬上給我滾回火星去! 這兩篇最引起我共鳴的這兩篇,讓我很想寫一篇自己的感想。不過似乎拖了很久呀,熱潮也退了。

我的看法大概總結下來是兩點:

1. 問題是這是一個有標準答案的大考試。
說真的,題目不難。只要你心裡默唸一遍,大概都可以猜個八九不離十。
就算是全部空格或整篇放到國中基測我覺得都不會構成太大的考驗。
所以因為Orz 吵著要送分的家長我覺的是胡鬧。 ( 況且現在也不是十年寒窗的時代了 )
只是我覺得很有問題的還是在

……他拜託大家每天確實打掃,他一定3Q得Orz。

除了一些把大學指考當科舉在考的考生,大概多少都知道Orz = 失意體前屈;就算你不知道這個詞,你逛過無名,打過MSn,多少都知道Orz 是要橫著看的象形字,跪下去的理由跟原因跟五體投地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很好奇有多少考生會陷入在『失意體前屈』跟『跪下磕頭』的兩難之中。
因為少一分可能就進不去台大的臨場壓力會讓你懷疑閱卷老師要的正確答案是什麼?

忘記在哪看到有一篇批評語言的傲慢。或許吧,如果出題者想要考火星文,就應該研究對火星文的使用更精準才是 — 畢竟我們的大考都是要求設計一份有絕對標準正確答案的考試卷。

2. 出題者是想篩選出什麼樣的學生進入大學?
說真的,這一題火星文考題要是出在大學的社會學系 / 語言研究學系 等期末試卷上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火星文的出現與發展其實可以是一個很有趣的學術題材來加以探討。

只是大學考題上出現這樣的問題,我不知道出題者是想要測驗受試者的哪一種程度或是能力?
火星文 < --> 正體中文的轉換能力?

三個字,放屁啦!

上過網並習慣於火星文的學生可能還看不出文句的錯誤,也許沒有習慣上網的同學,反而一看就會覺得不對。

如果這個道理行的通,那麼明年大學指考英文科也可以這樣考呀,把通篇兒童黑話跟黑人英語的文章要同學改寫,反正沒看過的就反而容易看出來,不是嗎?

我一直以為這一類聯考 / 指考是一個高等教育人才的篩選器,一個大學希望挑選什麼樣的什麼樣的人才進入大學,就用什麼樣的試題去測驗。
我很想知道這一題所要挑選的學生究竟是哪一類? 按照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廖吉郎教授的思維,我猜,
或許是要否定經常上網看同儕文章的學生進入大學?

難道要測試學生是否能使用學術語言就要把火星文拿來鞭屍嗎?
我相信會寫火星文同時也會寫學術論文的同學也很多吧?

結論: 我雖然不喜歡火星文,甚至是是輕視它的存在。但是在一個很嚴肅的,挑選國家未來要作學問的高等教育人才考試上,我覺得這樣輕率、甚至是輕蔑地去開社會現象的玩笑,實在很糟糕。

感想: 如果你因為 Orz 所以很OTL,你只好OGC 或 O3>C。

整個都是事與願違。

從小到大我遇到的事與願違似乎還真不少。

‧結交了要好的知心朋友 -> 不久後就要分班了。
‧喜歡上班上的女同學 -> 她其實喜歡別人。
‧終於決定了聯考的志向 -> 我出國了。
‧中學時代放棄英數全力拼國三史地 -> 在國外國文好有屁用….
‧我想交女朋友 -> 根本沒機會認識…..
‧我交了女朋友 -> 這個時候桃花旺是怎樣?!
‧我想專心對她 -> 她變心了。
‧我想找個人聊天 -> 大家走的走逃的逃 ( 都回台灣了 )。
‧我覺得我想要人陪 -> 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我死心地想一個人過了 -> 有一個人走進我的世界。
‧當我忘記了以後 -> 偶然間遇到了應該從我的世界消失的人。
‧當我想回家痛哭一場時 -> 路邊廣場為什麼有街頭雜耍藝人在表演呀 -0-!!

說到街頭藝人,我超愛看的。
他們就站在廣場的一個角落表演給路人看,他們也不勉強你看,也不收你門票,
所以,
如何吸引路人看到最後進而在最後的時候向路人討打賞就是一門功夫與學問了。

每年從一月開始,整個Auckland Festival 開始進入最高潮,常常可以發現一堆特別的活動。
像昨天,本來我要去City Council 去報失一個被偷走的垃圾桶,結果在路上,看到兩個加拿大來的雜耍藝人在Aotea Square 的一個角落表演。
我覺得他們很厲害呀! 我並不是說他們的雜技華麗到了嚇死人的程度,而是,他們吸引觀眾的技巧實在很了不起。
他們總是有辦法吸引觀眾駐足,總是能讓大家大笑或是鼓掌,最重要的是,他們有辦法讓大家掏錢出來。

他們說的好呀,
『今天你給我們一塊錢,能讓我們的小孩得到更好的食物、飲水、跟教育,讓他們不用跟我們一樣XD。』
『最重要的是,記得留下地址電話,我們每年都會寄有照片的明信片給你。』
大家都哈哈大笑,然後把身上的零錢都丟出來。
然而事與願違的是,我身上剛好沒有零錢,而他們不收信用卡。

所以這整篇的結論是,
感謝街頭藝人讓我快樂起來。
我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從事一份能讓人快樂的職業。
這一篇其實想說街頭藝人,而我只是用事與願違當標題罷了。

謎之聲:可是你的BLOG 都在批評別人讓人不爽呀。
也許這也是一個事與願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