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嘉 (Gigabyte) 真失敗,率先被Keroro 小隊征服了。

雖然算是舊聞了,不過還是想抓出來鞭一下。
摘錄自技嘉的網頁

只有一個直覺,技嘉真的是愚蠢的藍星人代表,整個技嘉的企劃行銷保證沒有一個人有好好看過Keroro 動畫版。

如果有參予相關計畫的人,希望能回答以下的問題。

一:如果有好好看過Keroro,這種造型、規格功能,你覺得能說服幾個藍星人這是一台利用K隆軍技術的超科技產品嗎?
( 某達人言: 這設計不符Kururu 的美學呀! )

二:如果你真的認識Kururu 曹長,你真的敢用Kururu 曹長做出來的東西嗎…….. ( 想認識Kururu,請參考二年番第83 集)
(進入第三年了(105話),結果還是一樣。
三:最重要的,Keroro 動畫版到現在已經進入第三年了。請問這三年中Keroro 小隊有哪一個侵略計畫是真正成功並且能消弭預算赤字?

良心建議,真想搭Keroro 的順風車,不如就推出摩亞手上那隻手機,或是就狠下心請吉崎觀音老師親手設計一台來生產;想跟著Keroro 小隊一起征服藍星,除了吃喝打混,進度落後,預算超支跟一定失敗外,什麼都得不到 — 如果你真的有好好看過動畫,就知道我不是在罵人。

摩亞的手機,2004 年時撥映第六集就出現了。不但可以和宇宙通訊,還能輕易毀滅藍星,而且配色造型都好多了。

本站最大手筆之隨手測試: Dell 2007WFP vs 2005FPW。

因為某些原因,現在我手上剛好有這兩台螢幕。
這大概也是本站最空前的大手筆測試了。

曇花一現的雙寬螢幕。坦白說,有爽到。
應大眾要求,我大略做了一些簡單的拍照(圖非常多),給大家作一個參考。

關於 2005FPW

關於 2007WFP
繼續閱讀 “本站最大手筆之隨手測試: Dell 2007WFP vs 2005FPW。"

慘事三則。

慘事一: 幾年前買的錸德X 4x DVD 片相繼爆片。

目前出現狀況的是內環碼為J3 開頭的,已經燒好的常常會有CRC error;還沒燒的幾片,燒出來的一定爆片。
我想,除非錸德痛改前非,不要再用啥自家狗屁爛染料,乖乖用太誘等級的染料,不然我大概永遠都不會再碰錸德了。
700MB 爆片就已經很痛了,更不要說4.3GB,甚至是未來BD 等級的資料爆片,那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慘事二: 80GB 的硬碟資料連同Partition 一起消失了。
我的電腦元件好像跟PL-3507C 不和。
我的硬碟不只一次發生類似狀況,就是當我的外接盒接在Audigy ZS 的1394a port 上,經過步驟 X ( 意思是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到的 ),資料就連同partion 消失了,就像一顆新硬碟一般。

我相信我的身邊並沒有涼宮春日等級的同學在,也很遺憾沒有長門有希能幫我復原資料。

比起錸德爆片,我的80GB 硬碟讓我更痛 – 裡面是滿滿的 還沒備分的2004 – 2005 番組 / APE 等。
今天在Aqery 那東挖西掏也沒有辦法完全復原回來,資料也是,心也是。

慘事三: 好死不死,這個月網路開始漲價。
現在開始,我要付新台幣2000+ 才有下載256kps / 上載128kbs 無限流量 ( 上下載都算 )。
如果也哪位大師願意對Telecom new Zealand進行各式各樣的網路攻擊,我會感謝你伸張正義。

很想出去散散心,只是看到一公升台幣35元多的油價,還是算了吧!

令人不爽的復活節假期。


寧可沒有總統,但是飯不能吃不爽。
首次覺得 Easter Holiday 令人不爽。

我整個Easter 週末吃飯的籤運都不好,吃完都付錢時都有種 你他媽的要我付啥屁錢 的感想。

‧事証A: 某拉麵店。
我能理解人多服務差,人多上菜慢,人多菜就爛的道理,但是請不要 被我看到。

去過那家的都會知道,進門後除了一些方桌外,另外在廚房櫃檯前還有一排座位。我就坐在那,看著我的拉麵是怎麼進行巨大怪獸合體的。
我就看著我的那碗拉麵,本來應該給我的菠菜因為廚師不小心掉到別人碗裡就只剩一口了;
本來放在我碗裡的三片叉燒放進碗裡後,被廚師用手拿起來看了兩眼,扔到垃圾桶去。
然後又用手拿了兩片叉燒,拿在手裡看了兩眼,拿起菜刀狠狠剁下一邊,扔進我的湯碗裡。

我都看在眼裡,因為我就坐在旁邊。
直到我咬下叉燒,我才知道那兩片,被剁下的那一角,根本是生的。我吃出來了。

感想: 要是廚師是女的,看到以上的片段,我真的很想罵 這什麼叉燒啊,你去被插操吧!!

‧事証B: 倒楣路上號稱飯、菜、人的燒臘店。
我能理解人多服務差,人多上菜慢,人多菜就爛的道理,但是請不要 把我忘了。
我去幫朋友買外帶福建炒飯,店員說要等上至少十五分鐘,反正我不趕時間,我就等了。
結果我在門口等了 45 分鐘,等到我火都上來了,我走到櫃檯找我點餐的店員聊聊。

我: 請問我的外帶好了嗎?
店員: 哈? 你啥外帶?
我: ( ……. ) 福建炒飯。

這時店員才惘然,把櫃台下的炒飯遞給我。 我摸摸溫度,至少20 分鐘前就在那了。

結論: 這是一個三蠢的故事: 店員蠢,我也蠢,整件事都是一個蠢。

‧事証C: 你一個字的食神燒臘店。
我要先解釋一下,在我口中的食神餐廳,等級大約跟電影食神中的唐朝差不多一個等級爛。
我能理解人多服務差,人多上菜慢,人多菜就爛的道理,但是請不要命令你他媽的大爺老子我。

我很能理解香港茶餐廳併桌的習俗,但是我不太能忍受已經被帶到一張桌子坐定了,點餐後一個母夜叉走過來
「啊你們也看到又有客人來啦,你們兩個要不要坐到同一邊去。」

我在想,好險真是人山人海的客潮,不然是不是你要順手幫我們移動碗筷呀?

至於上菜的爛品質,結帳時可以把我們晾在櫃檯這種小事,都有點沒辦法阻止我想去另一家重新吃晚飯的衝動。

總結論: 難怪基督徒吃飯前都會禱告 感謝主賜我們這一餐。的確,在耶穌受難日想要在奧克蘭好好吃一餐,大概得要先大聲朗誦 愛是恆久忍耐 愛是不嫉妒到沒力為止。

台北101 大樓布丁版。


( 不好意思,借用了gslin 的照片。另外可以在這裡參考這張做比較。)
如果你問我的意見,對於一個自己家就在台北101 附近不遠 (或許很多人羨慕?) 的居民來說,

我覺得台北101 大樓不好看。

2003 年回台北時,我聽到的形容詞都沒幾個好聽的;比方,
天蠍座青銅聖衣 ( 屋頂上兩根重型起重機,活像蝎子尾巴,請參考這張自行想像 )
一根筷子插著一串貢丸 ( 簡稱貢丸塔 ), 一根筷子插著一串魚板豆腐 ( 進階版,簡稱魚板塔 ), 超高級靈骨塔 ( 也請自行想像 )等無法詳列。

直到偶然間看到 gslin布丁塔,我想,我對101 大樓的新綽號大概從今天誕生吧。

有必要學簡體中文嗎?

有時間簽名跟打筆戰,不如多寫一點有意義的文章。

我從來沒有學過簡體字,但是我覺得只要你國文有好好在學,就算你看不懂那一個簡體字,你大概也可以從前後文猜出那是哪一個字。
畢竟簡體是從正體改過來的殘廢,你不可能因為你朋友斷了一條腿就不認識你朋友。
所以簡體中文有什麼好學的,又不是讀日文漢字,讀音意思全變了。

最後就是政府公文改什麼橫式文書。有一次遇到一個很愛讀書的大陸女生,我把我身邊帶的書分享給他看。

他翻了兩面,略帶歉意的微笑: 我看不懂直式書寫的書。

台灣就是這麼矛盾,一方面要去中國化,一方面又在維護固有中國文化,整天罵共產黨,公文卻率先向大陸看齊。
莫名奇妙。

朝比奈實玖瑠的冒險實物照。


這一台是U14 系的Nissan Bluebird。 為什麼我知道? 因為我就開這一台。

有圖有真相,這台是車體編號HU14,搭載SR20DE 引擎的Nissan Bluebird SSS。

本站應該還有一些撞車時的照片,找找2004年年尾跟2005年初的文章應該可以發現。

很榮幸能在朝比奈實玖瑠的冒險中參與演出,我真不要臉。至於感想,希望能盡快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