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米蘇的眼淚 (一)

提拉米蘇是什麼? 提拉米蘇是什麼東西? 已經沒有人記得了。只知道他叫提拉米蘇。

提拉米蘇在提拉米蘇的爸爸與媽媽悉心照料下,提拉米蘇健康快樂地成長。
在父母的眼中,提拉米蘇雖稱不算是頂尖,但是也沒讓父母操太多心,可以是一個好孩子。

直到有一天。提拉米蘇放學回家後,表情嚴肅地問提拉米蘇的父母:
「爹,娘,這件疑問在我心中已經埋藏了好久了…… 爹,娘,雖然我是提拉米蘇,但是為什麼我的外型與身材活像一顆西瓜?」

提拉米蘇的媽:「傻孩子,你在想什麼呢? 在娘的眼中,提拉米蘇跟西瓜都是一樣圓呀。」
提拉米蘇: 「可是…可是… 娘您有見過長得像綠色保齡球的提拉米蘇嗎…」

無言……

繼續閱讀 “提拉米蘇的眼淚 (一)"

仙人掌,舉步維艱。(紀念版)

仙人掌,孤零零地站在沙漠。

仙人掌,滿身是刺,靠近的人沒有不被刺傷的。

仙人掌,偶然被對半劈開,裡面全是水。

仙人掌,偶然失去了支撐,還是呆呆站在那。

仙人掌,明知該往前走,卻迷失在大漠,不知前方再哪一頭。

仙人掌,舉步維艱,因為早已紮根在地底。

仙人掌,懂它的人可以拿刀劈開,把它的水取出來,讓人們解完渴,繼續他們的旅程。

仙人掌,舉起臂膀向天空,證明自己很堅強。

仙人掌,永遠只能是仙人掌。


(轉載圖片自: http://www.straus.nl/land/U.S.A./HI6696,
圖片原始網址: http://www.virtualmex.com/cactus.jpg )

**後記**

>>儘管舉步維艱,卻是這一篇讓瀏覽人數登頂上1000 人次,謹以些許文字聊表紀念。<<

夢境中的一幅畫。 ( 前後篇)

夢到一幅畫,是一幅現代畫,線條很強烈,可惜我不會畫出來,只好用文字形容。

太陽在畫的右上方緩緩升起了,上方附近的山林水流都展現出強烈的色彩。
畫的下方大半部都是一個小鎮,一個英國都市風味的小鎮,馬路是石磚的那種。
不知道為什麼太陽永遠照不進這一個小鎮,整個小鎮就如同身處黑夜般。

整個小鎮,沒有一絲燈火,黑暗,幽靜,甚至感覺詭異。

畫的最下方,有一個披了風衣的男人,提了一盞油燈,走進這個小鎮中。
畫面中,男人與手上的路燈,是這個小鎮裡最明亮的一塊區域。照亮了一小圈的街景。
男人的手上另外拿了一隻古時候點路燈的東西,就是一根長竹竿,竿頭可以引火的東西。

那人拿著這根引火棒,準備把這小鎮的路燈一一點燃。

夢境中,那幅畫問我,這男人,只是想純粹在經過小鎮時亮一點好看清楚路,還是有心讓給小鎮多分享一些光芒,還是他以為點亮了路燈陽光就會照進小鎮?

我答不出來,然後就醒了。

好久沒有這麼強烈意象的夢境了。真想找人把這幅畫畫出來。

繼續閱讀 “夢境中的一幅畫。 ( 前後篇)"

咖啡豆的故事。

有一個老人走在路上,遇到了一顆咖啡豆。

咖啡豆對老人哭泣著,「為什麼我那麼不起眼,我又醜又苦又澀也不能當糧食。」

老人微笑著,「你的苦,只是你的外皮。也許你不知道你的香味人人都喜歡呢。」

咖啡豆搖搖頭,「您不知道。我雖然有香氣,但是煮成了咖啡我仍是苦的。」

老人對咖啡豆說,「仔細想想,對我而言,
咖啡或許很澀,加了牛奶就溫潤。
咖啡或許很苦,加了砂糖就香甜。
咖啡或許很燙,加了冰塊就冰涼。
咖啡或許味道單調了,加了香料又是別有一番滋味。
話說回來,你說咖啡苦,有些人以喝黑咖啡為樂,還有人愛喝濃縮的ESPRESSO 哩。」

咖啡豆仍有些許疑惑,「也許您說的沒錯,我可以因為大家的喜好有很多變化,但是他們只是喜歡我的汁液,卻鄙棄我所剩的咖啡渣。」

老人微笑道,「世上每一種東西都有它好的一面與他不好的一面。我敢說,大家不會因為吃到你又酸又苦的咖啡渣就全盤否定你的價值。
一杯咖啡不會因為多了多少奶精,多了多少糖就變得不是咖啡了。咖啡不管怎麼變,咖啡就是咖啡。
但是如果因為咖啡的變化,能夠讓更多的人體會到咖啡的美好而感到幸福,那又有什麼好自悲的呢? 你應該感到高興與驕傲呀。」

此時咖啡豆似乎聽懂了老人倆要表達的意思,正在沉思呢。

老人對咖啡豆說,「有些事情,過一會你就會懂了。現在,要不要陪我去喝一杯咖啡?」

我和我的對話 1.1 版

( 犯桃花版後記 )

後記:

目前這一篇還是初稿,有很多感覺經歷十多個小時候開始淡了。不過還是盡量勉強把它寫完。之後再找時間把它潤稿,如果我還勤快的話。

這一篇,是一份感覺 + 一份小說最後演化而來的濃縮第三版,能不能表達我目前的感覺?
我想我是回答不出來了… 盡量把當時的夢境與感覺用力地回想,用文字保留下來罷!

隨著時間的流轉,最後也將是雲淡風輕的數位訊號吧?

現在的我,感覺胸口微微的刺痛,與像被方乾血液般的空虛。

繼續閱讀 “我和我的對話 1.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