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小時後,我只希望自己能趕快長大。

如果說這48小時後我最快看到了什麼。我體驗了劉墉的故事的真實版。

剛剛被「教訓」了一頓。雖然事情我都知道,只是從別人嘴裡說出來感覺總是不一樣。
不像上次,半點怒意都沒有,反倒是羞愧了。

哈,我真該把名字改成「加快腳步懂事長大」每天讓自己看看。自己都覺得自己可恥了。

昨天還是跟人家說要別人肯定你前要先會提升自己,我看這句話倒是該給自己好好研究一番。

讀了半本佛典,真的覺得自己是在造業造孽呀!!

繼續閱讀 “48 小時後,我只希望自己能趕快長大。"

一個晚上短短幾小時,如同雲霄飛車的心情。

今天晚上真的是非常雲霄飛車的心情。

朋友(?) 借的東西不還已經有段時間了,讓我忍無可忍了,PO 了姓名與照片發洩。本來想PO 在這邊,只是想想這邊又沒人認識他。想想算了。
commitee 的人私下跑來跟我說他們也不爽他很久了,讓我看了機密文件是趕走他的過程。

後來事情鬧大了,他上線說要找律師告我。

我也火了,東西不還反倒來告我? 我就說我也不怕打仗,要來就來。

現在冷靜一點了,越想越難過。
倒不是後悔了。
而是在我最衝動的時候我身邊沒有一個人可以即時拉住我。

也許我真的該被告到法院吧,至少,良心法院可以判我做人失敗的重罪了。

我真的不怪所有人,至少是我自己太衝動了。

所以是誰要好好休息?

我的簽名簿裡有位網友留了一段話,感覺挺貼心的。

節錄如下:
====================================
午安阿~~~
來看看你唷~~
連續下幾天的雨要好好休息唷~~~
====================================

可是過了兩秒鐘,我忽然在想,

這句話是說
『連續下幾天的雨』要好好休息?
還是說
連續下幾天的雨,『你』要好好休息?

同樣一句話受詞稍微轉個彎,連標點符號都不用,意思就全變了。

中文真的很有趣。呵呵~ ( 其實我住的地方是大晴天哩~ 嘿嘿~~ )

世界上就是有這麼賤種王八跟一群盲從的白痴!

之前一天才PO 的有關網路謠言,今天就给我聽到很蠢的消息。

====================================================
節錄白痴訊息如下:
「請勿在你的MSN暱稱前加上(f),微軟工程師證實,此舉會導致中毒、從網路上下載一個名為flower.msa的檔案,並感染名單上的聯絡人」
===================================================

白痴嗎? 那如果我放(F) < 大寫的> (W) < 枯萎的玫瑰> 或是 (Flower) < 同樣圖檔,我自訂的捷徑>
我想請問原發文者,我會不會中毒啊? 請你回答一個令我滿意的答案好嗎?

繼續閱讀 “世界上就是有這麼賤種王八跟一群盲從的白痴!"

矛盾。

印象中的小時候,每天放學回家就會黏在正在炒菜的媽媽身邊講學校裡的事情。

漸漸的長大了,我發現我講了一些話,明明不是我的問題,我卻被「督導」或是挨批。
漸漸地,我不願再去跟父母去講述自己的事情。
於是國中時,和班上同學起了衝突,家裡也不諒解,於是我過著在家呆不住卻又不想去學校,在學校受不了卻又不想回家的日子。

到了高中,我變的謹言慎行,無風無浪。

高中沒畢業,就跑來這牛國。
不知道是怎了,感覺跟我高中時代的朋友完全不是一個STYLE,加上我一個人來,膽小吧,
我開始封閉了。
再來是電話裡,跟父母談的事情都會被放大;再者,有時候一些只是想講出來你當聽眾就好的事情,你往往會收到一份如同學術論文般的回應。
我覺得壓力很大。

再來是我在學業上重摔一跤,那空白的半年,我變的很封閉,沉迷網路,一切都無所謂。
所有的事情,我不願與人分享,因為就怕有一個壞人抓到了把柄可以害我,就怕太熟摩擦了。

積了太多的垃圾,差點病倒。

慢慢的開始釋放一些東西,人有漸漸開朗了,只是壓縮過的東西,要釋放起來依時間也不容易。

今年很奇妙,遇到了一個人,短短的幾個月內,他讓我把所有的心事與秘密都說出來了。

說真的,除了感覺奇妙還是奇妙。釋放的感覺很好,只是有些沒有安全感了,我的依賴性也增加了。

自己也矛盾了,常常這樣釋放出來,人家會不會煩?這樣好嗎?
有時只是希望人家當聽眾,有時卻又希望有回應,這也不是一種矛盾嗎?

想了半天,累了。在我想到答案以前,不復再言。

髒話與不髒的話。

全世界唯一不會讓人會錯意的話大概只剩髒話。

試想,如果你今天聽到「幹你娘 / 老師」或是「他媽的」我不知道還能有什麼多餘的聯想?

但是一般的話,就沒有辦法這麼清楚的表現了。
有時候客套的話,甚至太客氣的話反而讓人覺得虛偽或虛假。

我今天就在想,為什麼人類自己創造的語言就沒有辦法每個都像髒話那樣簡潔有力又能準確無誤的表達出自己的感覺而不會被誤會?

是人類語言本身的問題還是人類連自己創造的語言都用不好?
還是說人類自己正在破壞語言的遊戲規則?

有沒有一種語言,就算三歲小孩或是衝動的人也能夠一說就讓人心情就很好而不會有別的聯想?
有沒有一種語言,不用作家級的運用能力,大家也可以把自己想說的話,心理想的事能夠正確而完整的表達出來而不會有後遺症?

後記:

看到台灣某碩士的『援交,一夜情勿擾』/『援交、一夜情勿擾』一個標點符號躲過一場官司,心中感觸很深。

從小自己就會講錯話替自己惹來麻煩,最後學會了一套油嘴滑舌 + 謙卑有理的說話方式,雖然麻煩遠了,人情也遠了。

如今想想對曾經因為我說錯話而辱罵我國文老師的人,

不是我國文老師敎不好,是我自己有辱師諄。

真的,對所有曾經因為我說錯話而被傷害到的,不管還是不是朋友,

對不起。真的沒有那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