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對話 1.1 版

( 犯桃花版後記 )
後記:
目前這一篇還是初稿,有很多感覺經歷十多個小時候開始淡了。不過還是盡量勉強把它寫完。之後再找時間把它潤稿,如果我還勤快的話。
這一篇,是一份感覺 + 一份小說最後演化而來的濃縮第三版,能不能表達我目前的感覺?
我想我是回答不出來了… 盡量把當時的夢境與感覺用力地回想,用文字保留下來罷!
隨著時間的流轉,最後也將是雲淡風輕的數位訊號吧?
現在的我,感覺胸口微微的刺痛,與像被方乾血液般的空虛。

=============================================
深夜,我和我面對面的坐著。
我: 你喜歡她吧?
我: 嗯。喜歡。
我: 你會想她嗎?
我: 嗯。現在會了。
我: 為什麼會心動?
我: 她貼心,善解人意,識大體…五官也很清秀。只是他也受過同樣的傷,會心疼她。
我: 因為心疼所以動情?
我: 不,不是……至少我的意識裡沒有這樣想過。
我: 那有打算追她嗎?
我: 不敢。
我: 為什麼不敢?
我: 因為怕。
我: 怕什麼?
我: 怕感覺變了,怕傷害她了。
我: 她這麼脆弱嗎?
我: 不,她一路走過來都很堅強,只是那是打腫臉衝胖子。其實她的心很脆弱。
我: 這麼了解她的內心嗎?
我: 一開始也許是,但是現在我不敢說我知道。
我: 因為發現人家再軟弱再無助也可以不需要這隻肩膀? 人家本來沒有也能活的好好的。
我: 當初也許很天真的只是想看到她能好過一點,更陽光一點吧,沒想這麼多…
我: 那現在呢? 你的付出有感動到人家了嗎?
我: 沒有。也許沒有。但是她應該知道。
我: 為什麼這樣付出? 是有心機還是太傻?
我: 當初我也寂寞,我也沒想太多,只是我沒想到我曾經也會進到他的心裡。
我: 在閃躲問題嗎?
我: 沒有。
我: 既然沒有,覺得這樣對她公平嗎?
我: 不公平。
我: 不敢追。因為怕他太堅強追不到,怕追到手後她太脆弱傷了她?
我: 算是吧。
我: 多膽小,怕她狠下心拒絕就憋在心中。
我: 是啊…
我: 還有一個原因,害怕在一起後的感覺變了。
我: 也許是吧。
我: 像這樣的男人,得不到女人的心。
我: 知道…也明白。
我: 為什麼把她用自己的思維去想得想的這麼脆弱又這麼堅強?
我: 我以為我了解她。
我: 事實上錯了。甚至還陷了下去,不知道哪一天才能出來。
我: 是吧。
我: 能帶給她快樂嗎? 能讓她忘記黑暗走向陽光嗎? 能給她一個承諾嗎? 就以我現在這樣?
我: 坦白說,只能盡力吧…
我: 就因為這樣沒把握,根本不可能得到她的心。
我: ……沉默…
我: 現在陷下去了要怎麼辦?
我: 我不知道。感覺很掙扎。
我: 這一切最終都是一場空,如果少了對方的一顆心。
我: 不要這麼想,有些事情曾經擁有就夠了…
我: 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什麼我跟我會在這裡扯半天?
我: ……沉默…
我: 現在要怎麼辦? 繼續陷在裡面? 還是另有打算?
我: 累了,想跳出來了…
我: ( 笑 ) 累了? 累了怎麼跳?
我: 我想,這或許是最好的辦法…
我冷不防地抽出一把銀白而鋒利的匕首,用力地往自己的胸膛刺進去,已經發黑的血大量地從胸膛與口中汨汨地噴出來。
我只是冷冷站在一旁: 疼嗎? 替自己多增加一道傷口,值得嗎? 這樣就可以解決了嗎?
大量失血的我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了,黑色的血持續的大量湧出,氣若游絲: 虛了…累了…長痛不如短痛…或許就這樣能解脫了…
我: 這個樣子她看到會快樂嗎? 因為得不到所以這種自私的方法去傷她的心? 真的覺得這樣就是最好的解決嗎?
我: …我錯了嗎……
我: 錯了。萬一這一切都只是腦中的想像呢? 既然從來沒猜透過對方的想法,又怎知我的想法就是她的想法? 就這麼莽撞,她怎麼敢把疲憊的身心靠在一個不可靠肩膀上?
我: ……來不及了… 語罷,我漸漸的化成一灘血水,漸漸揮散在空氣中。
我站在我的殘跡前,搖搖頭: 傻吶! 心不改變,做這些事情又能有什麼用? 到頭來只是害了我自己…
此時,我的頭頂漸漸裂開,漸漸擴大,我發狂似的尖叫、怒吼,奔跑,甚至撞牆也仍然無法阻止自己分裂和伴隨來的痛楚。
分裂漸漸擴大與加快,從頭到腳,就像剖開的西瓜般被一分為二。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麼怪夢,忽然間,我悠悠的爬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我慌亂著摸著自己的傷疤。
看看自己分裂時所受的傷,與記憶中所受的傷並沒有什麼分別。
我緩緩的走到我的面前,指著我曾經被匕首刺進的胸口: 真的有用嗎? 看,除了多了一道傷口,我又讓我得到了什麼?
我站在我自己的面前,看著自己。
已經數不清身上的傷口有多少是我用的還是自己用的。
已經分不清哪一個我是分裂前的我還是分裂後的我。
已經想不起原本的我是冷靜的我還是擔心受怕的我。
在我恐慌不已的時候,我把我扶了起來,對我說: 來,坐吧!面對面談談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