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響詩篇Eureka 7 第6話:Childhood。

感想拖了很久,因為看完之後心中搖晃不已。
如果你之前沒看過這一部,我簡單說一下。
男主角蘭頓喜歡在同一艘船 ( 月光州 ) 的女主角優萊卡。

所以Eureka 照顧的三個小鬼 ( 總之不是女主角生的) 對蘭頓存有敵意,總是想盡辦法要整他,希望能趕他下船。

優萊卡也感覺到了,向蘭頓詢問那群小孩的事,並且透露自己其實對於管教他們並沒有自信。
蘭頓否認了小孩的惡作劇,並且透露早年父母早亡,自己是姊姊一手管教長大的。
偶然之間這群小鬼在準備惡作劇時闖了大禍,讓整架月光州陷入曝露在軍隊雷達的危機。
同時蘭頓也回想起自己過去也是這樣調皮,也完全能懂這些小孩的想法 —

當蘭頓感覺到最照顧自己的姊姊有了喜歡的人時。
於是蘭頓偷偷帶著這群小鬼上尼爾瓦修直奔軍隊基地,「要玩就玩大的。」

軍隊方面被突如期來的舉動搞到愣住,不過很快的軍方立刻回過神來還擊,月光州也立刻出動支援,自然是大獲全勝,解決了一場危機。

最後蘭頓被霍蘭德 「不管理由是什麼,我們這些大人應該要負起管教的責任」而關禁閉。而小鬼們知道大哥哥幫他們隱藏過錯,也自願陪他關禁閉。蘭頓開始和小鬼們有互動,也拉近了與優萊卡的距離^^ ( 完 )。
看完這一話,好多感想。我盡量用最簡單的方式說完。
1. 為什麼男生常常會在喜愛的女生前逞強裝沒事?
我一直在想這問題。表現出自己的成熟穩重來增加好感度嗎?
2. 小孩子的心態?
其實大人也一樣。留住喜歡的,排斥討厭的,接受可以被認同的,驅趕要搶走東西的。
說到這點,讓我想到那些叛逆的小鬼。
我不禁覺得那些特立獨性的行為其實就是一種訴求的表達手法? 就跟那些大人沒事就要走上街頭去抗爭一般。
我相信在成長的過程中,一定有過要你開始獨立自主卻又不太聽你聲音,而你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的尷尬階段。
所以蘭頓也能理解那群小鬼。
3. 被認同感與信任感
從第二點所延伸的感想。
連一歲半的小孩都會不時地回頭看大人的反應,就知道尋求目光是一種本能。
而我們的社會與父母,整天除了一邊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是被神選上的王牌駕駛員,一邊批判我們下一代都是死小鬼不知道他們在想啥。
而他們的搞怪或是發出的聲音,則是被當成小丑劇來取笑,然後再來感嘆我們的社會與教育。
我覺得,儘管他們的行為應該被鞭到死,不過還是得給他們一個能讓他們覺得能被注目的地方。
再來是可以信任的人。
男主角之所以會登上月光州,其中的原因就有崇拜月光洲這個組織跟首領霍蘭德。
小鬼們會黏著優萊卡,因為優萊卡讓小鬼們能有媽媽般的依靠。
蘭頓能體會這些,所以帶著他們玩更大的惡作劇;小鬼們至少開始認同這位大哥哥。
想要讓這群小鬼接納,或許得先爭取認同,然後表現出「我比你厲害」,「聽我就對的」本事讓他們聽話,然後帶著他們走向我們希望他們前去的方向吧?

我們能在現實中很容易地就看到這樣的畫面嗎?
以上是在混亂中完成的感想。完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