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境啟示錄: 新聞媒體沒有救,我們果人是白痴。

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穿越一陣白光醒來。
我躺在一張床上,一群身穿白袍的人圍著我,每個人都是欣喜之情;其中有一個還對著外面喊,「對對對! 醒了! 醒了!」
迷糊間,我看到一個留著長鬍子白袍老人向我走來。我想,以我的認知,我應該叫他院長或教授什麼的吧?
老人緩緩走來。先向我微笑,示意我不用說話。反正我也全身無力,只能躺在那。
老人開口說話了。對著那群白袍人(啊?) 嘰嘰咕咕發表了什麼,我也聽不清楚,只依稀聽到「太令人感動」、「跨越時空的奇蹟」、「感謝上帝」、「由衷感謝各位的辛勞」云云。
我勉力地想要爬起身,老人意識到了,緩緩地把我扶起來,對我說,
「孩子,先別亂動,你的身體還很僵硬,因為你已經死了2000多年了。是奇蹟又讓你在這張開眼睛了。」
「我… 我現在在哪裡… 這裡…是天堂嗎?」我有好多狀況想要理解,但我現在只能想到這個問題。
「不,這裡是你死後2000多年的世界。對你而言,這裡恐怕是地獄。」老人奸險地微笑著。
我驚醒了。在我床邊,剛好放了一本我最愛看的書之一,1999年出版的《呆伯特大未來 – 21 世紀是白痴的世紀》。
我隨手翻了翻,我傻眼了。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