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評台北市議員李文英。

我真的希望這是最後一篇,不然很有可能會繁殖成九評共產黨的規模。
既然名稱為”評”,那就不能一味地批評,首先來說一些我覺得好的一面。
從好的一面來說,不管這是一個不長眼的鬧場,或是一個精心設計的局 ( 個人偏向這一點 )。 一個議員至少願意一再進行某種形式的解釋與溝通。至少在台灣,這已經很難得了。
接下來說不好的一堆。
問題一: 立場搖擺,說理立論令人糊塗。
我在前一篇所說的,從事件發生到現在,
坦白說我不能確定究竟是要質疑北美館的黑箱作業? 還是要質疑展出的內容是情色無關藝術? 還是兩個都要質疑呢?
我試著歸納出李文英議員的論點,我的理解是

質疑北美館黑箱作業,刷掉其他優秀藝術家展覽的機會,好讓海洋堂來北美館做「稱不上藝術」的情色商品展售。

問題是,從新聞稿聲明稿二次聲明稿,論點基礎其實一改再改。已經跟之前要大家關注的北美館審查過程黑箱作業越來越沒關係了。
要質疑黑箱作業,就應該提出一些黑箱審查的資料、案例,最好是有原本已經敲定的展覽被硬拔抽去展海洋堂的鐵証。
要質疑這是商品展、玩具展,就應該拿出一些令人信服力証,說明北美館這樣的展覽內容,跟台北世貿玩具展相比,只是裝潢比較好看。
要質疑展覽內容充滿情色,不應該由市議員說了算。況且市議員進入了一般市民都沒見到的展品,還要說滿城春色;這樣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現,不被批評才怪。
在我的觀念裡,所謂的代表,就是可以把一群人的意見,整理成大家都懂的建議。
如果說,有眼不識泰山會被罵白目,那批評一家世界公認的模型製造商是不是給自己也給對方難看呢?
如果說,連自己選區的選民都不能確定一份自己畫線標重點的新聞稿究竟是要質疑北美館的審查有問題,還是不爽展出內容藝術不夠高?
如果說,會勘過程充滿瑕疵,新聞稿上又對特定族群充滿偏見與打壓,
這樣的民意代表我就很難認同他的「專業」了。
問題二: 查證不足,有失公信。
今天另外一個相當大的問題是,
台北市議會已經鬧過一次腳尾飯的事件了。但是很顯然的沒有人真的記取教訓。
我可以理解公開檢舉信件時,隱去檢舉來源的作法。
但是,查證過程太草率了;用簡單一點的說法,就是明察有餘,暗訪不足。
大家都能明白議員大人親自參觀一定看不到什麼「好東西」;既然如此,不是有助理、有工讀生嗎? 花個新台幣30 元暗地去調查一下應該也不是很貴的投資吧?
再者,也是我對投訴資料最大的疑點:
第一: 一般民眾參觀時,內部根本不能拍照。


那麼檢舉資料一的圖像內容從何而來? 光是這一點就非常令人質疑。
檢舉函1
第二:
檢舉資料二的展區圖像很詭異。
  檢舉函2

為什麼圖上面有
類似藍圖的尺規線? 個人經驗不多,只是印象中還沒有看過哪一家的導覽地圖上還有附尺規的。
總結以上兩點,我就不禁要質疑?

為什麼在一般市民不得拍照的情形下,可以有現場學生家長能夠進入沒有開放的展區拍攝未開放展覽的作品?
為什麼現場學生家長為什麼會有拿到展區規劃圖?
除非說,現場學生家長只是一個吸引媒體的代名詞? 提供資料的是那些審查不通過的藝術家爆的料?
問題三: 會勘過程粗劣,真的像作秀。
看完TVBS 的新聞畫面後,

讓我想起小時候電視演的東廠太監。

小太監: 啟秉公公,小的發現京城裡的美術館竟然暗藏春色呀! ( 要用很驚訝的語氣 )
李公公: 什 ( 聲音要尖細 ) ? 有這等子奇事?
小太監: 回公公的話。小的派探子回報,裡面竟然有露點公仔啊?! ( 也要用很驚訝的語氣 )
李公公: 咱家聽說這美術館一年80個畫工都不一定能申請到展覽啊,那個咱家頗中意的誰誰誰跟誰誰誰 上回還給打了退票呢!
小太監: 況且小的已經查過了。這美術館館長是京兆尹好龍B的人馬,這個好龍B啊,經常跟皇上和公公您作對,上回還為了南門的牌匾頂撞皇上呢!
李公公: 好哇! ( 語氣要怒 ) 這好龍B 眼裡還有皇上? 還有王法嗎?! 來人啊! 給咱家備轎,我可要親自去看看這好龍B 要把這京城稿的什麼樣!
小太監: 小的遵命。

然後就請接上方的新聞畫面。
問題四: 不忘作秀,不思檢討。快刀手就切到手。
李文英議員被批判的很慘的,就是從頭到尾不忘作秀,犯錯忘記檢討。
我當然很生氣有民意代表做出這麼偏見的行為,更不高興事後可以這樣大刺刺的說「大家來北美館釘孤支」等著曝光。
明擺地拿一家外商公司和一群支持者當墊背,怎麼想都不會爽。
是人就不可能完全沒有偏見,也不可能完全不犯錯。只是現在的台灣很病態,每個民意代表大概都學會了「化犯錯為曝光,化曝光為選票」的伎倆。
只要就這次的海洋堂事件來說,從頭到尾賺最爽的就是李文英。
1. 跑到北美館鬧海洋堂展覽,做足了秀,賺到曝光。
2. 把事情炒大,讓大家都對這名字有印象。賺到知名度。
3. 事後來個沒誠意無所謂的鞠躬道歉,賺到曝光,還能貼金自己不怕抹黑打壓,專業問政。
4. 大家相約海洋堂,一票記者跟著來,又是賺到傾聽民意的曝光。
5. 等三年後大家都忘了,這就是一個大大大政績: 長期關注多元文化,關心雛妓問題,貼近青少年的聲音,順便曾經揭發北美館黑幕。
我們這群笨蛋就成了議員的墊腳石。
台灣的政客們從上到下都太會道歉,反正鞠個躬,口袋裡的錢也不會掉出來;卻從來沒有看過有人曾經真的很認真的檢討過,連檢討文都沒有。
二次聲明稿的語氣和內容,就讓我覺得

「我這個選出來的議員是不懂你們的東西啦。好啦,下禮拜我找記者一起去看看你們的文化啦,啊我這個議員都做到這樣了,你們還要怎樣?也不看看我是多少票選出來的」

的被迫無奈感。
坦白說,台灣的政治就是這樣無奈。
問題五: 觀念偏差,自討苦吃。
我先說我自己的觀點好了。
我自己算是一個不入流的動漫迷,頂多也只稱的上是一個NEET,御宅族的稱號自認我還不夠格。
但是我喜歡它。因為身處小眾文化還有一個好處,就是當你遇到同好時,有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
御宅族文化在我眼哩,真的不是什麼很高尚,很了不起的文化,甚至,我會很自私地希望御宅族文化永遠小眾下去,永遠也不要打進主流。
因為與其被誤解亂用 ( 例如PTT 的鄉民亂用宅男 )、被社會取笑 ( 例如吳宗憲、內射會美眉就覺得宅男就是淫獸 )、被拿來指責 ( 例如這次海洋堂事件 )、刻意迎合大眾 (例如Keroro 越做越難看 ),越來越「藝術」( 於是想買到精品得花更多錢 ),我看不出次文化打進主流真的有什麼好處。
可是這群怪人既不偷也不搶,努力拼經濟,既不崇拜名牌、也不崇尚皮包跑車,整天窩在家裡做自己喜歡的興趣,這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環保族群,我不知道為什麼不能夠被尊重呢?
這一次海洋堂展覽,真的只是單純的玩具展、色情展嗎?
Flickr 上,有人已經在11 月16日記者會上拍了200 多張圖片
我想,看過這組照片的朋友,一定也能理解李文英議員活該被批的原因。

這樣的成品,是能夠用玩具來形容嗎? 這樣的製作工藝水準,是學生勞作課也能做出來的東西嗎?
這樣的東西,是談不上藝術甚至是美術的塑膠製品嗎?
裡面大部分的作品都在宣揚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日本雛妓文化嗎?
我在前一篇說的,
難道商業裡就沒有文化嗎? 情色裡就沒有文化嗎?
為什麼英國名牌賣的環保袋每個人搶到翻天,而我們台灣卻是十元一個還不一定有人拿?
為什麼國外舞群的上空秀表演可以世界巡迴,而我們台灣鋼管辣妹秀卻還要常常躲警察?
為什麼日本出了一家不只是模型店的海洋堂,而我們台灣卻只有塑膠臉盆板凳的五金行?
難道台灣的環保袋比名牌的不耐用?
還是台灣鋼管辣妹天生比洋妞下賤?
既然要尊重人權,就請尊重他們的文化。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某些文化,但是我覺得最起碼的,你不喜歡它,就請不要去踢館,回來還說自己被打壓。
而李文英議員比藝人吳宗憲更為可惡的一點是,
吳宗憲說到底只是一個演藝人員,他再怎麼王八還是可以推給「做節目效果」。
身為一個民意代表,就是代表人民出來和政府對話,有面對選民、對社區、對社會負責的義務與使命。
一個議員言行失當的影響,後果是相當驚人的。
這就是我會連續三篇持續批評的最主要理由。

參與討論

18 則留言

  1. 我左思右想,也不知道如何將環保和御宅族文化連在一起,願聞其詳,謝謝.

  2. 回應路人。我也只是路過。
    就內文看來,
    很明顯作者是希望台灣爭氣,把簡單的東西做到最好。
    於是舉例一個「狀似」輕情色的人形,能在國際競標到5800萬美金、
    一個簡單的環保包也有可能做到與時尚接軌…
    不要學無知的某些議員,看輕這些做公仔的海洋堂工作者,
    光是一台帆船,就能讓世人刮目相看。

  3. 就像我去看舞台劇不吝嗇站起來鼓掌叫好
    看到這篇
    我也起立站起來拍手
    這件事需要我們長期觀察下去

  4. >頂多也只稱的上是一個NEET

    原來你算是沒有求學,也沒工作(意願)
    靠父母養之類的人阿
    還是你誤解ニート的意思了?

  5. to: 五字頭
    我覺得兩回事吧!! 作者已經講明:[這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環保族群]
    但我覺得就算這群人關在家裡,也不代表他們沒有製造的溫室氣體,至少不會到所謂[環保族群]的地步.
    而且你的說法,感覺就像單用金錢的價值來衡量海洋堂的作品,好像你才是看輕海洋堂的作品…

  6. 藝術價值既然是看不出來的
    那只好讓明顯的數字說話。
    不然就算是大衛像,只要夠死不要臉,一樣是巨大垃圾一個。

  7. 不只尺規線呀~
    居然有人把原圖的亮度,對比拉一拉
    紙張背後”台北市議會”四個大字就出來了
    還有立可白塗掉某些字的痕跡
    沒事去搞這個的也算是個柯南了
    結果,第一封新聞稿裡的”多位藝術家”是誰也沒說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