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晚安。

臨走前,她看者我,眼眶裡閃過幾絲哀怨。
「為什麼你要走?」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輕輕地推開她,轉過頭去。
「這段時間,你在我身邊的日子不是很快樂嗎? 外面的日子就這麼讓你忘情? 難道我的條件不夠吸引你?」
我沒有回答她。我顧自裝作瀟灑地往前踏出步伐。只是,我自己也感覺,這幾步路,每一步路都是沉重。
「難道我們相處這麼久,你已經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了嗎?」
我停下了腳步。
我多麼想告訴她,我喜歡她,我對她很有感覺,我很想留下來和她在一起。只是,這回我真的不得不離開,而我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所回答她的,是我快步向前,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吻了下去。
我知道,她的眼神從哀怨變成了驚懼,最後變成了怒意。但是彼此的舌尖卻仍在激烈的攪動著,沒有停下來。
就這樣過了許久,四片唇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她的眼睛凝望著我。
「這次離開,多久後才會回來。」
「也許很快,也許很多年後。但是希望我再回來看妳時,妳我都過得很好,好嗎?」
「嗯。」
我緊緊抱著她,忍住眼淚,在她耳邊輕輕地說:
再見,台灣,等我回來。

參與討論

4 則留言

  1. >就這樣過了許久,四片唇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班傑明大佐嘴巴說他愛台灣,但是卻又同時跟蓋婭進行激烈的肉體接觸,這樣子可以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